连续发正念后大法的神奇再次在我身上展现

【明慧网2005年3月27日】我是98年的夏天得法的,那时的我是一个疾病缠身的人,如胆结石、风湿关节炎、坐骨神经痛、胃痛、头痛,等等。通过同修读给我听《转法轮》和炼功,第三天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七天后就感到身体轻松,一个月后身体就无病一身轻,从此就与药无缘了。

有时我的天目能看到法轮和另外空间一些神奇的东西,看到法轮给自己调整身体。我亲身体验到师父讲的句句都是真理,大法神奇的威力在我身上展现,有一次我激动得哭出声来。就这样我把大法修炼摆在了我心目中的最重要位置,努力按照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与人为善,在个人利益面前不与人去争去斗,时时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谁知到了99年7.20那天如晴天霹雳,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整个中国大地布满了邪气。我们当地恶人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抄家,数次将我抓去关押折磨,夏天罚晒太阳,通宵罚站喂蚊子。我于2000年12月去北京上访,遭到毒打,和其他上访的大法弟子被当地恶人带回了家乡,关進洗脑班。恶人组织了镇、村、社的人及民兵连长昼夜轮流值班对大法弟子暴力洗脑,它们使用的手段极其卑劣、歹毒。在它们眼里想打谁就打谁,全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对大法弟子施暴,还不准出声。把女大法弟子脱光内裤、扒下不行,还得拱起来打。有位功友受不了,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在那种邪恶至极的高压下,我的承受力崩溃了,妥协了,被罚款后,回到了家中。

回家后,仍然受到监视,不准出门,不准访友、不准旅行、不准外出打工等等。那时刚刚受过邪恶各种迫害的我,人心凡重,这颗心象上了一把锁似的,大脑外面象是被包了一层东西,什么都不敢想,成天心惊胆战。就连明慧文章都不敢看,炼功学法也如此。可是伟大慈悲的师父,不断点化我。同修帮助我,一个月后我渐渐开始反复思考,半年后,头脑才完全清醒、稳定,又从新加入了助师正法的行列中。

由于大脑被包着的状态仍然还在。讲真象中常带着人心讲,无论自己怎样努力去克服也运用不了自己的智慧,回答不了别人提出的问题。这样的状态僵持了两年。

去年10月中旬的一天早上漱口的时候,我的嘴有半边不管用了,嘴唇往左歪的厉害,右眼不停的流泪,相貌突然变得很难看,家人见了,人人惊讶,叫我马上医治。我想我是修炼人,发生问题应该找自己的原因。我和同修切磋,同修说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如果我们自己真的没有问题,那一定是那些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特别是在现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业力已经不是问题,要清醒的认识邪恶生命的迫害,它们是真正的在干坏事。”同修又让我看师父近期的讲法和明慧网的文章。有一天师父又点化我,我才猛然悟到原来我感觉大脑被包了一层东西是旧势力封闭我智慧的邪恶因素,又迫害我的身体,妄想让我失去讲真象的信心,达到毁灭众生的目的。我马上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干扰我的一切邪恶因素,解体進入我自身空间场迫害我身体的所有黑手烂鬼。

连续一个星期的发正念后,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展现,我的嘴不歪了、眼睛不流泪了。周围世人和我的家人、亲戚都说大法好。而且我终于能智慧的讲真象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