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尽力帮助昔日同修回到大法中来


【明慧网2005年3月31日】几天前,我做了一个梦:在一片昏暗的山林里,杂草丛生,一个人蜷曲着身体,躺在那,身上盖着一个似锅盖似的东西但能看清里面,我仔细看看那个人,原来是以前在一起炼功的功友于婶,很痛苦呻吟的样子,身体不住的扭曲,我试探着唤醒她,她没有回答我,我还在呼唤她,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师父全都给她做了,是她自己不争气……”我的梦醒了。

想起这个梦,我的心很痛,想起放弃了修炼的昔日功友,他们的未来可想而知。对于于婶,我没有做到尽心尽力。于婶比母亲晚几日得法,和我家是非常好的邻居。她心直口快,心地善良,对我很好,我们都很喜欢她。98年秋得法一直到99年,始终和我们在一起炼功,晚上在我家学法,寒冬数九也没间断过。

99年7月迫害开始后,她因为家属的压力和怕心,开始动摇,后来她又抽起了烟,夏天在外面和一群人打扑克。我们意识到她可能不炼了。我劝过她,母亲也劝过她,但都无济于事。她说家里不让炼,一炼就又吵又骂的,她家老伴于叔脾气不好,我想,母亲和我都劝过,修不修是自己的事,所以一直没有和于婶深说。

初八那天晚上,于婶起夜下地摔倒,送到医院,说是脑出血,母亲去看了她两次,她都是昏睡,母亲让她念“法轮大法好”,快求师父救她。“这回好了,要好好炼功哇。”她点头,好像听明白了。家里人都觉得惊奇,因为她家的人都知道她一直都不明白。母亲第二次去时她已不在急救室,在普通病房,母亲又告诉她要坚持念“法轮大法好”。她家里的人也不太象原来那样反对了。于婶8天后出院。母亲又去看她,回来对我说,你于婶不太好。我想这回我要好好帮她。然而,那几天竟非常忙起来。等到于婶出院的第四天,我想,今天晚上一定去看看她,可是,下午时听说,她已经死了。

我想起,有一个小弟子看到另外空间三种人的下场,有一种是自动放弃修炼的,他们死去时,看到自己被销毁的时候,记忆会被全部打开,看到师父为他们所做的一切,由于自己不珍惜,千万年的等待毁于一旦。想起这个梦,我下决心,一定去找回昔日的同修,帮他们回到大法中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