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留美大学生的呼吁:无条件释放我的母亲刘桂芙(图)


【明慧网2005年3月6日】当得知我的母亲刘桂芙于2005年2月28日夜第四次被北京警察抓走的消息,我几乎崩溃了!一瞬间我如同坠入了恶梦之中,两天前我还和她通过电话,而现在她已经身陷囹圄,我无法形容我的焦虑和失望。

自从我的母亲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三次被抓,并于2001年至2002年被劳教一年半后,我没有一天不牵挂母亲在中国的安危。因为我透过中国大陆严密的通讯封锁,从母亲的只言片语中得知她在北京的看守所和劳教所受到的迫害。在看守所里她曾经被预审警察打翻在地践踏;被警察逼迫空手掏厕所,不许洗手就得吃饭。在北京新安劳教所里,四大队警察逼迫她放弃深信了8年的法轮大法,她因为坚持信仰,被连续罚站了将近4个月,然后又天天遭受惨无人道的毒打;在警察无力“转化”她后,让她天天服苦役,夜里还要“学习”劳教所的什么“规范”,得不到休息……要知道,我的母亲可是50岁的人呀!

我真的无法理解中共为什么要把象我母亲这样无辜的好公民反反复复送進监狱、看守所这种地方。母亲的第四次被抓让我对中共彻底绝望了。

前三次母亲被抓,我虽然也感到这样的崩溃、焦虑和失望,但我同时也感到沮丧。我那时不明白为什么我的母亲总是麻烦不断,为什么她就不能象其他很多中国人那样明哲保身,保持沉默呢?我以前曾劝她保全自己好让我尽快拿到学位,甚至心中对她也有些许的抱怨。但这次母亲被抓却强烈的震撼了我的灵魂,我不停的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到底为什么发生?这些问题唤醒了我对母亲所有的记忆,母亲的人生过程历历在目,我终于明白了这恶梦的因由,理解了母亲的心。

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母亲的人生好苦啊!她经常遭到我生父的打骂,被迫离婚后带我从唐山来到北京。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母亲始终过着动荡的生活。因为不愿为单位领导做假帐,她很长时间拿不到工资,把我送進能住宿的学校,自己却是居无定所。那时的母亲一无所有,我就是她生命的全部。她全部的生活目地就是让我能吃上一顿饱饭,我的快乐就是她唯一的快乐。千百次母亲对我说,如果没有我,她渴望以死来解脱……

作为年幼的女儿,我那时很难理解母亲的心境,但却看到,由于恶劣的生活条件,有一种东西正在从她体内消失,生活的负担异常的沉重,最终她几乎耗尽了体力和精力,我知道她不去看病并不是因为没有病,而是因为根本没钱看病。她的身体已经垮了。现在我才明白,那时我朦胧中感到正在从她体内消失的是生命的活力。

是法轮大法为母亲重新注入了生命的活力!

我的大姨刘桂锦以前有小儿麻痹后遗症、唐山地震受重伤又留下很多后遗症,修炼大法全都好了,法轮功不但不要她一分钱,还退回了她500元感谢师父的捐款。经大姨现身说法,我的母亲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的身体迅速恢复了,法轮大法的学员还经常帮她解决住处。最重要的是充满心间的快乐与幸福又重新荡漾在她的脸上。不再是以前的含义,生活的压力对她来说是精進修炼的动力,生活的挫折对她来说是修炼提高的考验。她以一种全新的姿态勇敢的面对生活!母亲本来就很美丽,这时青春的光彩又回到了她的脸上。(图一)

高精度图片
图一
高精度图片
图二

98年,经功友介绍,我的母亲和我现在的继父结婚了,我们终于有了固定住所。结婚时,继父已经是病得喘不上气的人。我母亲做的一手好菜,又会勤俭持家,继父在母亲的照顾下身体迅速好转。母亲又自己动手在继父家的院子里盖了十几间房出租补贴家用,也是用这笔钱资助我在美国著名的普度大学攻读药剂师专业。她既当男人,又当女人,里里外外支撑起这个家。如果没有法轮大法的力量,这样的生活重担无论从身体上还是从心理上都是不能承受的。就这样,在母亲被抓之前,她与我的继父在法轮大法的光芒中过着幸福的生活。(图二)

中共政权镇压法轮功后,我的母亲以及唐山的大姨、三舅等人全都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关押,大姨甚至被迫害致残。

经过了劳教所的重重魔难,母亲才回到了家。一见到我的姥姥、姥爷都痛苦的蜷缩在肮脏的床上,她忍不住哭了。以后一直经常过去照料老人,喂水喂饭、端屎端尿。直到他们在2003年10月18、19日在安详中离去。亲朋好友、同事街坊来为两位老人送行时说:“以前我们看到老刘两口没人照顾,都说老刘的子女怎么那么不孝,没有人性,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党把孝顺的子女都关進了监狱劳教所,这么高龄的老人没人照顾,××党才没有人性!”母亲用她的实践向世人证实了她的信仰是多么的真实和伟大!

回忆完这一切,我才看清了我的母亲:父母跟前的好女儿;丈夫身边的好妻子;孩子后面的好母亲。我的母亲不但是最正直的人,而且美丽,善良,有着力可托山的坚强意志和宽厚柔软的心肠。

这时我才明白了自己以前在痛恨政府践踏人权时也在气与怨自己的母亲,这气与怨却原来是我自身不敢挑战邪恶。每当母亲被抓我虽然盼着母亲回来,却总是躲在家里默默祈祷。现在我明白了对邪恶的畏惧只能是纵容邪恶,邪恶终归是邪恶,永远也不会因为你纵容它就不来害你。象母亲这样敢于面对邪恶的法轮大法弟子才是真正伟大的。在这种伟大面前,我终于看到了自己的渺小与软弱,我再不能坐观。四次失去母亲,今天我要忍无可忍的向中共说:“我的母亲行的正,走的端,立即停止迫害,马上无条件释放我的母亲!”

失去母亲,我的继父将无人照顾,可能很快又会变成象以前一样羸弱。我的学业也会受到影响。但是这些痛苦与我母亲正在经历和将要面对的迫害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而且也只有结束了对我母亲的迫害,我们全家才能过上幸福生活。我以我诚挚的心呼吁中美社会各界以及世界上一切善良的人帮助、声援我对我母亲的营救。

此次直接行凶的是我母亲管片的青龙桥派出所。现在我的母亲被关押在海淀分局看守所。我希望北京善良的人们能够向我提供更多的派出所和看守所电话、地址、负责人信息。也希望更多的有正义感的人们能向海淀看守所和各个迫害的相关单位打电话、写信和其他各种方式要求无条件释放我的母亲。

海淀看守所10-62902266转3500或3582; 海淀区清河龙岗路25号 邮编100085
看守所队长 朱峰 10-82883420;
所长白刚 10-62902266转350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 010-82519110 长春桥路15号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局长:张伟刚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政委:王聚成
海淀分局纪委 010-82519180
海淀分局督察 010-82519210

青龙桥派出所 二龙闸甲5号
010-62881666 、62881620
片警王海鹏:13911321221(手机)

海淀区青龙桥 福缘门居委会 010—62543932;

圆明园派出所,电话: 010--62553476

=========================================
马振川
北京市公安局局长
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北京市公安局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大街9号
邮政编码:100740

Beijing Municipal Public Security Bureau
No.9, Dongdajie, Qianmen,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

北京市公安局办公室信访处
邮政地址:北京市公安局办公室信访处
邮政编码:100740
电子邮件地址:110@bjgaj.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