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大法弟子2002年在桦皮厂洗脑班遭迫害经过


【明慧网2005年3月8日】以下是我2002年在桦皮厂厂办洗脑班所经历和目睹的部份事实,见证吉林市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2002年10月11日晚上7点多钟,白山乡派出所管片民警王一凡和白山乡政府的林青二人把我诱骗到车上,随后将我送到吉林市610在桦皮厂办的洗脑班。在此期间有40余名大法学员被陆续劫持到这里。一日三餐的伙食费按40元标准索取,变相的从学员身上榨取钱财。不法人员给每人发一张印有誓词的纸,每天早上逼迫大法弟子出外集合站队,面对五星红旗举手宣读誓词。誓词的内容都是歌颂XX党、反对有神论的),如有不宣誓的,就遭到恶警的一顿拳打脚踢。有的功友当时被打得牙齿松动,有的被打得小腹疼了好几天。有好几个功友都被公安局610恶徒孙魁等人打过。

市政法委还从各部门抽调“说客”做报告,为XX党歌功颂德,歪曲事实真象。只许他们讲话,不允许我们说话。洗脑班的吴昌平、崔某、蒋某,还有吉林市各区派来的人员轮番到每个房间强制洗脑,他们软硬兼施的说:一期不转化的留下来,第二期接着转化,再不转化的就送劳教所劳教。

在“十六”大召开的头天晚上,都快接近半夜了,喝得醉醺醺的孙魁不经敲门独自一人闯进女室,不止一次的所谓“巡视”。当时我说:都这么晚了还一趟又一趟的打扰,还让不让我们睡觉了。他听我这么一说:气急败坏的叫来女警察逼我穿衣服到外边门口站着。夜里天很冷,冻得我直哆嗦。当时还有一个女功友也在门口,因为炼功被孙魁发现逼迫功友说以后再不炼了。功友说:我要说不炼了,能到这里来吗?于是和他们理论。

因门口很冷,我想:我又没有错,不能在这挨冻,就借故上厕所。还没等出来,就听“咚”的一声响,我想可能是功友挨打了,正要过去看个究竟。这时一小个子女值班警察见事不妙,过来问我:你不是没有说别的吗?我说:没有。她怕我过去挨打,就推我让我回房间。(此人已经明白真象)。第二天,听说是孙魁用拳打功友,头撞到墙上发出的声音。这还不算完,另一不知姓名的大个子警察上来就扒掉功友的外衣,拖到外边冻着,当时功友光脚穿着拖鞋。

为了抵制迫害女功友我们开始绝食。第三天上午,让我们所有的人,包括不能行走的也被抬到教室观看“十六大”的现场转播的电视。因绝食的功友不去看电视,被池克长强行从床上拽下来,还拽掉了一绺头发,连踢带打弄到了教室。池克长也是主要的帮凶,不止一次的打人。

为了抵制迫害,我们全体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不论他们使用什么伎俩都没能转化一个真修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