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栾城县恶警暴行:吊铐至昏死 乳头被电煳


【明慧网2005年4月12日】我是多次被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之一,我简要讲一下被迫害情况。

2000年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遭受恶警毒打后被非法送到延庆看守所,在延庆看守所遭受恶警电棍电击达半个多小时,脖子被电的到处是泡,粗肿得不能扭脖。次日又被送到当地的乡政府,在那又被打得遍体鳞伤,双腿变成了紫黑色,脊背用柳条子抽打的皮开肉绽。最后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数月,家人用重金买出,连送礼花了8000多元。

2002年中央电视台来到我家,在我不在现场的情况下录了我丈夫被它们教的编造的诬蔑法轮功的话。在我揭露出这场骗局后,当地610抄了我的家,我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9月29日晚,我到栾城县发真象传单,被方村派出所抓住,恶警不让大小便,使大小便都解在裤子里,恶警把我关在一间小屋里,七八个人围我一圈象踢球似的打过来打过去,当时我的耳朵被打得听不到声音了,打完又把我反背铐起来吊在门框上,头朝下不知被吊了多长时间,恶警们用水把我泼醒,往鼻子里灌水。当把我放下来时双臂已经没有知觉了。

到了中午恶警吃过饭(我还饿着)又把我绑在椅子上(双手双腿绑着),把拿来的手摇式电人凶器,它们叫电话的两个极用电丝缠在我的两个小手指头上,用足电电,还往身上浇水加大导电力度,后它们竟灭绝人性的把缠在小手指上的电丝解下来缠在我的两个乳头上,就这样电了大约5、6个小时,吃晚饭时才停止迫害。然后把我前铐在椅子上过了一夜,第二天非法送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在洗澡时发现乳头已经被电煳了。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我用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不久被判劳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