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進一步都是师父在牵着我的手


【明慧网2005年4月13日】我是1997年12月得法的大法弟子。1999年7.20以后我虽然两次到天安门,但由于当时对法理解不深,又带有执著心,认为走出来就行了,没有认识到走出来的目地是为了证实法,是为了证实法才走出来,结果到天安门转了两圈就回去了。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很难受,知道自己有怕心,没做好该做的事。于是暗下决心:有一天我一定会从新走上天安门,堂堂正正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

2000年12月,一外地同修大姐找到我,约我一同去北京。我一听挺高兴(这位同修曾十多次進京证实大法,都是正念闯出来的),就答应第二天一起去。真定下来要去了,我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丈夫也在一旁劝我过几天再去,人心、情也往上翻,但我守住一念:不管咋折腾,都动摇不了我这颗心。心一坚定,第二天我就和同修出发了。

来到北京郊区某县,我俩下车了,同修大姐把我领進一住所,并不宽敞的屋里挤满了人,大约有20多人吧,有年岁大的、年轻的母亲带着吃奶的孩子,还有孕妇,他们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大家在一起谈体会,找不足,我一下子被这个强大的正念之场震撼了。我的心在流泪,比起同修来,我无地自容,差距太大了;同时也感到自己责任重大(因我地区迟迟没有人出来证实法)。我在心里告诫自己:这一次一定走上天安门证实大法。过了一会儿,和我一块来的大姐对我说,明天她还要返回去,问我有何打算,是回去,还是去天安门?我说:去天安门!我对大姐说,如果我能闯出去,我会把在这里的情况和大家交流,如果我不能回去,我写封信,请大姐帮我捎回去,交给我们当地的同修。同修大姐答应了,第二天早上大姐带着我的信返回去了(原来大姐是专程送我来的)。

我和外地一同修商量好一起打条幅。我们乘车来到天安门广场,大约上午9点多钟,我们见迎面过来一群外国游客,大约20多人,我俩选好地点,从怀中取出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条幅迅速打开,随后又掏出一摞传单撒向路人,同时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边跑边喊,想让更多的人听到、看到“法轮大法好”。

平时我是一个很内向的人,说话都没有大声,是大法给我力量喊出了心底的心声。这时从广场的各个方向同时都喊起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喊声此起彼伏,震撼着广场上所有人的心,穿过天空,传向远方。一条条鲜艳的红底黄字的“法轮大法好”的条幅纷纷举起,人们驻足观看,这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这时广场上一片混乱,警车在广场上乱转,警察从车上跳下来,手拿电棍、胶皮棒不由分说,抢条幅,打人,强行把人拖到车上拉走。大法弟子们和平、理性的讲真象,用生命卫护条幅,证实大法。警察不容说话,上前就打,就拽,大法弟子不畏强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正义和平之举被外国游客看在眼里,中国警察不由分说的强暴行为也被世人看得一清二楚。

我们被带到前门公安局的地下室里,那里已经关押了几十名大法弟子了,还有的大法弟子被陆陆续续的抓到这里。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证实法,大家把保护下来的条幅挂在墙壁上、铁栏杆上,同时齐声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因为我们同是师父的弟子,我们都在履行着同样的使命,大家彼此虽不相识,但大家的心紧紧连在一起,大家同时背师父的经文、讲法。我们虽身陷魔窟,但却没有一点怕心,互相交流、切磋,敞开心扉,畅所欲言,坚定正念,相互鼓励,这天大约有200多名大法弟子被关在里面。晚上警察强行拉人非法审问大法弟子,问姓名、地址,大家商量好,我们来北京是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告诉中国政府“法轮大法好”,是证实法来的,其余的一概不说。

晚上10点多钟,我被审问一阵后,被两个人开车带走了,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心里在不停的背法。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下了车后,我看见牌子上写着某某驻京招待所。我被带到大厅里,他们把我铐在椅子上就走了。这里有4、5个某地区的大法弟子,都是因为说出地址被接到这里来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被他们地区接来,心想不管到哪,绝食、绝水,不报姓名、地址。

第二天早上,一位大约60岁的老人端着刚买来的早餐来到我跟前让我吃饭。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到哪里都要体现出慈悲来,于是我忙说:谢谢您,我不饿。这位老人又说了几句就走了,并吩咐人把我带到楼上有床铺的屋子里,手被铐在暖气管子上,能躺在床上休息。晚上11点多钟,这位老人急匆匆的進来忙说:对不起,我净顾忙了,差点儿把你忘了,一天没吃东西了,饿坏了吧,跟我来,洗洗手,我让人给你买点饭去。说着打开手铐把我领到他的办公室,让我坐在沙发上,随手端过来一杯热水放在我面前,对我说:我打算放你回家,能不能把你的姓名、地址告诉我?见老人说话态度和蔼可亲,我还是没说。老人看出了我的心思又说:你们大法的书我都看过,我心里都有数,我也放走了4个人了。我忙解释说:我们来北京只是为了证实大法好,是来上访的,不想连累当地政府,也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我也不想为难你,请你原谅。老人见我不说也不再问了,并把他的手机号码给了我,告诉我以后再来北京就说是他地区的,或打电话找他,他会帮我的。我谢过老人的好意。

这时一看表已经12点多钟了,老人对我说:我决定放你了,住一宿明天再走,一个妇女晚上坐车不方便,待早上一早我来叫你,并把你送出去。说着忙掏钱,问我身上带没带钱,我忙说有;老人执意给我零钱打票用,我再一次感谢。随后把我送回我住的屋子,并没有戴手铐,看看窗户对我说:你好好休息,可别做傻事呀,我不给你戴铐子了。我看出老人的心思,对他说:法轮功教我们到哪里都要做个好人,您放我、不放我,我都不会给您添麻烦,更不会跳楼的(因我住的是第5层楼)。因老人看过大法书,对我说的话还是相信的,随手关上门出去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这位老人把我一直送到班车终点站院内,并指着一辆车对我说,你上这辆车吧,到某某地下车,再乘20路到火车站下车,再坐火车回家吧。面对眼前素不相识的这位老人,再次谢过之后,我上了车。

车开动了,老人挥手与我告别,此时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眼前模糊一片,我也抬起手与老人告别,示意老人回去。车开出去老远,我依然看见老人还在那站着、摆手……

当天下午我安全的返回了家乡。

此次北京之行,全靠师父的苦心安排,让我遇到大姐,和那么多的同修见面,在邪恶的环境里又遇到那位好心的老人。每前進一步都是师父在牵着手往前走,每一步的提高,每一步的升华,溶入了师父多少心血啊,我亲身体会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见证了天安门发生的难忘的历史画面,展现了大法的庄严、神圣。

同修们,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走好以后的路,抓紧时间,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