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闯不过来的关


【明慧网2005年4月15日】我和一个同修在墙边坐着发正念,犯人头子喊:“你俩把腿拿下来,不准炼功。”我想:我不能放下来,不听邪恶的,就听师尊的话。犯人头子见我不放腿,穿上板鞋过来踢我的喉咙,又踢我的脑袋,就听到脑袋撞在墙上的“咚咚”声,犯人头子见我毫无畏惧,就吓得往后退,我问他:“你有什么权力打我,我去告你。”犯人头子连忙说:“我错了,你以后随便炼吧。”我虽然被打,但在师尊的呵护下,我没有感到一点点的痛,此时我的泪水掉了下来,因为师父的慈悲让我再一次体悟到大法的神圣威严。

*  *  *  *  * 

99年7.20邪恶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疯狂的迫害,我到北京上访,后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由于当时对法认识不足,在邪恶的迫害中,被邪恶钻了空子,交了保证金被释放,并做了一年不進京上访的保证。回到家中通过学法,我知道这样做是不符合大法的行为,给法带来的负面的影响。于是2000年末,我又去北京上访,在京被抓,后来在师尊的加持下,闯出了魔窟,从此流离失所。

2001年10月1日,我回到家中,半夜四个恶警闯到我的家中,将我绑架到X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县公安局局长和看守所的所长,指使看守所的犯人打我,当时把我的两颗门牙打坏,并打成内伤,医生检查是两肋内部毛细管充血,全身肿痛。即使是这样,我仍然保持强大的正念,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向犯人讲大法被迫害的真象。并绝食抗议,放下生死,在号里炼功,这样号里的犯人深受感动,主动要学大法,我就教他们背《洪吟》和大法的经文。

由于我炼功身体恢复的非常快,伤势也渐渐的好转。有一天看守所的恶警看我炼功,就指使犯人不让我炼功,并说:“再炼功就打死你,打死也算白死。”我想:我是修大法的,任何压力也不能让我放弃炼大法,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第二天我仍然炼功,管号的犯人头子过来对我笑着说:“真是管不了你了,你炼吧!”这让我领悟到坚定大法,师父就时刻的呵护我。当时我被打成重伤时,加上绝食,出现生命危险,本应闯出来,但想到犯人要跟我学法、炼功,就放弃闯出的机会。实际上当时也被邪恶钻空子。这样在2001年11月15日,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强行送到F市教养院。

到教养院后,任何人同我谈转化的问题,我一念——就是否定。我坚定的说:“别和我谈什么转化不转化的事,我修炼大法,是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根本不存在着转化的问题。你们不让我做好人,而去做坏人吗?你们不是在做坏事吗?”这样没有人再做我的转化了,我就给他们讲真象,明白真象的人也就不对我疯狂迫害了。在师尊的呵护下,我的行为也感动了大队长,他在犯人面前说:谁也不准碰我,谁碰我,他就跟谁算帐。我真正的体会到:这是师尊在保护我呢。

在邪恶教养院的黑窝里,要想达到修炼人的标准,那就得方方面面都得突破。当时,大法弟子在教养院里,都得坐在小板凳上,每天十几个小时,進行体罚。有一天,几十个同修都坐小板凳,我和一个同修在墙边坐着发正念,犯人头子喊:“你俩把腿拿下来,不准炼功。”我想:我不能放下来,不听邪恶的,就听师尊的话。犯头子见我不放腿,穿上板鞋过来踢我的喉咙,又踢我的脑袋,就听到脑袋撞在墙上的“咚咚”声,犯人头子见我毫无畏惧,就吓得往后退,我问他:“你有什么权力打我,我去告你。”犯人头子连忙说:“我错了,你以后随便炼吧。”我虽然被打,但在师尊的呵护下,我没有感到一点点的痛,此时我的泪水掉了下来,因为师父的慈悲让我再一次体悟到大法的神圣威严。

一次邪恶的教育科的科长,带着造假的录像片播放后以搞政治为名,来迫害大法学员的正信,就让学员发言。其中被转化的人,就在邪恶的安排下,胡说一些鬼话。我一看邪恶想迫害法、扭曲同修证实大法的行为,我立刻谈了我对插播真象的认识,邪恶还以为我能为它们说话呢。这一下,触动了邪恶的教育科长的要害了,他向教养院的领导做汇报。之后,找来了十几名的恶警,对我攻击、辱骂并扬言对我如何如何等等進行威胁。我的心不动,摆正心态,对大队长说:“你们的干警就是这等水平,讲不过就骂人?”大队长急了,把那几个恶警赶走了。

事后,我们几个同修切磋,是因为我们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了。大家都认识到了是学法不够,这样我们每天都坚持学法,虽然不能公开学,但每天都能看师父在国外的讲法。

我们几个同修,从根本上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就帮助那些所谓的“转化”人清醒过来,效果很好。十几个学员同时声明:“转化”作废。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同时,我们又和女队的一百多名同修沟通,集体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条件释放;在农历新年大会上,大家共同喊“法轮大法好”,喊完后开始绝食。这一次邪恶的教养院可乱了套了。一百七八十名学员同时绝食,这使邪恶根本就想不到,给教养院的邪恶一个沉重的打击,让邪恶再一次看到了大法弟子对大法坚信的正念,坚不可摧。

2002年邪恶对我们整体证实大法没有办法。就对我和L大打出手,学员集体绝食,抵制迫害要求释放。教养院的领导,研究迫害的方案,这样把L送到八大队,把我送到七大队進行迫害,当时我想:什么环境也别想动了我。师父说:“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到了七大队,那真是要把我置于死地一样的场面。我被送到七个人的房间里,都事先安排好了迫害我的犯人的头子、打手。我刚坐下,他就来抓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打嘴巴了,打的非常的狠。我被打完之后,我就问:“你凭什么打我,打好人犯法,你知道吗?我和你有冤、有仇吗?”犯人的头子说:“没有。”“那你为什么打我?”犯人头吓得跑到管教室找来最邪恶的恶警,外号叫高铁杆。高来到我的面前,不由分说,就连打带踢,把我打的鼻口流血,面目全肿起来了。血流满面,当时我在绝食。我被打之后,我仍然质问恶警:“你为什么打我,你们这样迫害我,如果我的生命出现危险,你们要负完全责任,别想打死算自杀。我来到七大队之前,我告诉过同修,如果我在七大队出现生命问题,那一定是七大队的坏人害的,同修会追查到底的。我绝食完全是被迫害造成的,你们还听坏人的话再迫害我,我出现生命问题全是你们的罪。”恶警吓的马上给大队打电话,队长在电话里就给打我的恶警臭骂了一顿,并叫中队长告诉我:打你的干警明天上班给我赔礼道歉,不准再迫害我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立即向所有的干警和犯人讲真象,把环境开创的能够炼功了。这样我在师父的呵护下,更加坚定大法了。打我的犯人头当时就遭报了,晚上睡觉不能闭眼,一闭上眼前就是一圈鬼,白天黑夜不能合眼。他只好来求我,我告诉他别再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真心的想不做坏事就行了。他说:“能行吗?”果然当一圈鬼再围着他的时候,师父的法身出现了,鬼立刻消失了,犯人也变好了。恶警高铁杆在大年初三就在饭店被四五个人打得半死、腿也被打坏了,而且打他的人还让他给一万元才能了事,真是善恶有报!

在七大队绝食期间,邪恶的队长吴××以灌食为名,下管后在我胃里来回穿,把我的胃穿坏了,造成我直恶心,给我灌食的邪恶的医生说:“让他活活受罪而死。”在吴××的指使下,对我進行很长时间的迫害,一次十二个犯人按着我,我猛劲一动。把灌食下的管拔掉了,吓得他们再不敢迫害我了。我被插管迫害后,很长时间不能吃饭,当时有好心的干警和犯人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半年之后,我又被送回迫害法轮功的大队,由于我经常的抵制迫害,制止他们打骂同修和转化学员,邪恶之徒把我看成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障碍,想对我進行加重的迫害。大队长找到我俩说:“你们X县的政法委书记那个熊样和院长有什么权力给你俩加期、关小号,你俩回去吧,我就不听他们的。有任何事我顶着,看他们能怎样。”我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俩,这样我更加坚定大法了。

同不坚定的同修交流,共同提高。经过几次抵制迫害大法学员,不断与被所谓‘转化’的学员交流,并進一步讲清真象,使环境也越来越好。被“转化”的学员基本上全部声明转化书作废,并直接交到院里。在这种情况下,院里的转化率达不到一上级的要求,就又实行压力对我们進行新一轮的迫害。不转化就用大板子打,我们又進一步揭露邪恶、讲真象,邪恶放弃了这次迫害的转化。但邪恶之徒又对我们坚定的五名大法弟子進行新的迫害,找来检察院的要给我们判刑。这次五名大法弟子个个显出大法弟子坚不可摧的正念,任何邪恶也别想动了真修弟子。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之中,检察院的邪恶灰溜溜的退出了迫害,让邪恶再一次看到了师父的伟大、大法的神圣、大法弟子了不起。

从根本上讲,只有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定走师父安排的路,才能更好的救度世人,清除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一切迫害。

在同修们的共同提高上来的形势下,2004年1-5月间,我们更重视学法、发正念、讲真象,而且还要炼功。到4月份,我们基本上创造出了集体学法、发正念,切磋的环境。我们几名大法弟子正念正行要求无条件释放,开始進行集体绝食,在大法弟子正念行为下,我和另外两名大法弟子被释放了,不长时间后12人均被无条件释放。只有几个转化的学员,不能坚定的没有放。还有做的不好的,都是没有重视学法,正念正行、讲真象,给大法和修炼带来负面影响和不可挽回的损失,没有放出来。

让我们用师父的经文《见真性》共勉:

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

当写出我的经历的时候,证实自己的那颗私心暴露的淋漓尽致,又是一次的同化了大法。我所经历的磨难都是在师父慈悲保护下放下了执著心走过来的。大法弟子是圆容大法、证实大法来的。大法弟子做的越好,世人才能真正看到大法的威力,洪大的佛法在世间的再现。这样大法弟子才是真正的做到了证实法。

从我的经历中感悟到:要破除在正法修炼中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框框,在磨难中制造的假象。那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走好师父安排证实法的路,就没有闯不过的关。

让我们永远记住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