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坚定正念,铲除病魔


【明慧网2005年4月17日】最近看到明慧网上不断登出同修因身体出现病态,没能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被夺走了生命。旧势力利用这种形式,一方面所谓的考验同修们在这种情况下能不能坚定的修下去,能不能意识到修炼的严肃;另一方面阻碍大法弟子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削弱着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旧势力根本就不配考验大法弟子。师父在每次讲法中都谈到了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管什么原因,只要坚定正念就能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但还有很多同修在魔难中不能坚定正念真正走师父安排的路,一直处于魔难之中。在与同修交流中使我意识到应该将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希望那些还在病态中的同修们能以法为师,坚定正念,尽快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我是2002年被非法抓捕,在公安局遭到刑讯逼供,看守所长期非法关押,在监狱又受到强制劳动和高压转化,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出现了高度浮肿,生命垂危。在师父慈悲呵护下,由于同修和家属共同营救,自己坚定正念,终于闯出魔窟。

刚回到家中,通过学法、炼功、发正念,身体有所好转。由于没认识到问题严重性,慢慢的放松了警惕,让邪恶钻了空子,身体浮肿渐渐加重。虽然我在学法中认识到应该否定这一切,但在实际行动中,因身体难受而随弯就弯,怎么舒服怎么来而顺从了邪恶的迫害;家人也因情重没能及时纠正我的一思一念,在这种环境下,邪恶加剧迫害。我的身体浮肿使我不能下蹲,走几步特别累,并大口大口喘气,每天不能坚持炼功。同修们看到我这个状态,担心我再这样下去会被邪恶夺走生命,建议我上同修家住一段时间,此举令家人非常感动。在同修家中,我们集体学法,尽量少睡觉多发正念。

在不断学法和与同修交流中,我明白了自己肩负的责任重大,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如不能按师父要求做,走师父安排的路,就将随时被旧势力夺走生命。正法的今天,大法弟子应该去做什么。“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分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象。”(《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在不能走出去向世人讲清真象的情况下,我写出了自己被迫害经历,揭露邪恶对我及同修们的迫害,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这时师父在国际法会上讲法也已发表,同修们跟我一遍又一遍的学习师父讲法。师父讲法中说:“念‘大法好’不但对常人有效,对于大法弟子清理思想也都是有效的。你叫自己的全身细胞都念大法好,你会发现整个身体内都在震动。因为念动的是法,所以才有那么大的威力。”(《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因此同修们时时叮嘱我念“大法好”,并纠正我的不符合法的一思一念。关于发正念如何清理自己思想,师父讲法中说:“你可以发出这么一念:‘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成为未来的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的环境中去等着;如果你真的无能力离开我的,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如果你发出这样的一念,对一些极低生命来讲是太慈悲了。对那些还在干扰的清除起来也会容易。”(《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同修们也在不断的帮我铲除那些破坏我身体的邪恶,但是身体浮肿却不断的加重,这也是邪恶垂死挣扎的表现。同修告知了家人,家人把我接回了家中。

我身体浮肿越来越重。几十米的路对于我来说简直太遥远了,每走一步都喘的厉害,腿感觉特别沉,挪动一步都非常吃力;皮肤发黑,一层硬皮,身上也是一按一个坑,而且特别僵硬,跟铁板似的;身体根本不能直立,站一会儿就站不住了,喘气时嗓子总是吱吱发响;因为身上总是感觉特别冷,在床上打开电热毯还得捂个大被,身上穿上羽绒服;我的手也眼看着往起肿,穿上羽绒服就脱不下来,只能用剪子剪开袖口把衣服披在身上;胳膊肿的不能回弯,吃饭很难送到嘴边,手肿的不能握拳,因此使不了筷子,只能勉强的用勺吃饭;吃点饭就憋得出不来气(因肚子特别硬);腿也僵硬得不能回弯,上厕所坐便都非常吃力,坐下就起不来,只能由家人把我硬拽起来,因身体不能直立,小便只能用尿罐接;晚上睡觉不能躺下,躺下上不来气儿,只能坐着睡,坐时间稍微长一点,后背就靠一个坑,特别痛,只能换个姿势。

通过不断学法,我能真正的以法为师,坚定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连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也不承认。所以尽管身体如此严重,生活很难自理,但是也动不了我的心,就是坚定正念排除它、否认它,不管行动怎么困难,我也不用家人帮忙。炼功不能站着我就坐着炼;吃饭胳膊不能回弯,手不能用筷子,我也坚持自己用勺吃;吃点饭就憋得上不来气,有时半夜还起来呕吐,连续吐了几天,即使这样我也坚持每顿都吃饭,尽量多吃;晚上少睡觉,有时困的刚要睡着就憋的上不来气儿,睡不着那我就背法,心中念“大法好”。邪恶变着法来迫害我,我就是不配合邪恶,不让它达到目地。

邪恶见这些办法不起作用,就钻了家人没放下情的空子,让家人劝我吃点药,我早已看出邪恶的险恶用心,所以在家人问我是否吃药时,我问家人:信不信师父,信不信法(家人也修炼)?家人听了无话可说。最后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凭着自己对师父、对法的坚信,身体渐渐消肿,每天大量排尿,二个小时去一次厕所,大便也像水一样,而且大腿内侧还不断往出渗一种粘糊糊、有异味的液体,就这样在经过二个星期的排泄后,身体逐渐恢复了正常。

现在回过头来看一看自己的这段经历,读了明慧网登出一些同修的交流文章,找出自己很多不足。同修以法为师,正念正行,很快便否定了旧势力的迫害,但是自己在众多同修帮助下却用了很长时间,只因自己在这过程中抱着一些人心,例如,看到一些走过来的同修,就想照着同修们的做法去做,来解决自己的痛苦,达到自己的目地,虽在表面没表露出来,但在自己心中却隐藏着这样的心,这是不能及时破除旧势力对我迫害的主要原因。有时念“大法好”也是为了解除自己痛苦。通过这件事体现了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却也看出了自己抓住人心不放而给自己带来的严重危害,因此而体现出修炼的严肃。为此那些还在病态中的同修不要认为没有同修的帮助就很难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有师父法身在看护着,只要自己多学法,以法为师,坚定正念就能否定旧势力安排。“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我最近接触过这样一位同修,在证实大法中她也送了很多传单,跟很多人讲过真象,但是却得了癌症。同修们看到就来跟她集体学法、发正念,帮她提高认识。然而她的表现是:在身体痛时就念“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在读法时不是丢字就是差字;大家发正念时她在那睡觉。这种情况下大家还是坚持了五天五夜与她集体学法,近距离发正念,最后鉴于大陆环境特殊,为了同修安全,只好暂时停一下。她一看同修都走了,就灰心丧气,认为这么多人帮发正念都不起作用,自己无能为力了,为了减少痛苦让家人给她打了杜冷丁。通过这件事我再次看了师父讲法:“在修炼中你们不是由于自己真正的实实在在的提高,从而使内在发生着巨大的本质上的变化,而是依靠着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强大因素,这永远改变不了你人的本质转变成为佛性。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也有的同修不理解,她做了那么多怎么会出现这个问题呢?师父讲法中说:“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

正法修炼已经快6年了,回想这几年我们传单发了多少,真象光盘送了多少,然而常人又有多少能明白真象呢?难道这与我们的心没有关系吗?自己发传单、送光盘时,是否抱着一个纯净心态,真正的想救度众生,还是怕自己圆满不了,被落下,完成任务一样的做呢?师父讲法中一再提到让我们多学法、多学法,我们做到了吗?事一多,一忙就忽视了学法,真正问题出现了,给大法带来损失了才知道找自己有什么执著而被钻了空子,问题没出现时不知道修自己。是不是因为参与了证实大法,做着一些救度众生的事,就不用修自己了呢?通过学法,看了明慧网上一些同修写的文章,对照自己确实存在很多不足,看到师父讲法,就表面去认识,认为应该做点什么事,而不是静下心来多学学法,师父每次讲法能是单单的让我们表面去做什么吗?

“注意:我不是叫你们人为的做什么,只是叫你们明白法理,这方面的认识要清楚。其实大法不只是度人的,也是讲给各界众生的,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爱护你们人的这一面是叫你们在法中能悟上去。大法圆容着众生,众生也在圆容着大法。我告诉了你们法的庄严、神圣,目地是抹去你们对法的迷惑、误解。”(《精進要旨》——道法)在正法中出现的一切问题,师父在讲法中早已讲过,只是我们没有悟到,没真正按师父要求去做,所以带来这些损失。

身体还处在病态中的同修们哪!正法到了今天,我们为什么身体会出现这个状态,让我们身体成为邪恶逞凶的乐园?静下心来多学一学法,找一找自己的执著,扎扎实实的坚定的走好师父安排的路,跟上正法進程,别再让慈悲、伟大的师父操心了,交一份让师父满意的答卷。

以上是个人经历和浅显认识,有不正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