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的退党


【明慧网2005年4月21日】读了同修的文章《退党事不宜迟》之后,便萌生了退党的坚定想法。因为事关重大,找同修切磋。大家认为,目前形势下提出退党,会给世人留下搞政治的误解,对讲真象,救度众生不利,待时机成熟,再退也不迟。后来,我现这里边潜藏很深的怕心,考虑和处理问题不在法上,而是站在“党文化”的基点上,不知不觉的又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们只有自身空间场中共产邪灵因素得到清理,干扰少,能量场强,才能使更多的众生退党得救。其实,当时退党不但不会产生误解,反而更有说服力,效果会更好。

《九评共产党》(简称《九评》)的面世,敲响了恶党解体的丧钟,我清楚的意识到正法推進速度如此之快,更应该抓紧时间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一方面在我发正念中加上清除自身空间场中共产邪灵一切因素,另一方面在讲真象中加上《九评》退党的内容。为了提高讲真象的效果,避免产生搞政治的误解,找准切入点很重要。通过学习师父近期经文,又看了一遍《九评》,将前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作为切入点,利用过年亲朋好友聚会的机会,揭露恶党累累罪行、讲其解体的必然性及退党得救的道理。

此期间,参加了一次法会,与同修交流了对《九评》问世的深远意义和围绕在这方面内容讲真象的体会,收获较大,感悟颇深。会后,又借此机会和部份同修切磋退党方式及声明内容。几位同修们一致认为:退党不要流于形式,不要大帮哄,关键是要认清恶党的邪恶本质,真正的从思想上退党。通过交流,认识上得到進一步的升华。回到家,立即写了一份声明,顿时感到浑身轻松,终于迈出了正法路上坚实的一步。

回想7.20以来,尽管一直坚持学法,甚至出差也坚持学法,但是好走极端,自以为精進。在此期间,师父一次次的点化,还是错过了多次走出来证实法的机会。在同修的帮助下,在2003年初终于走了出来。两年来,我利用更多的时间,尤其是挤出睡觉的时间,一遍遍的学法,发正念,除邪恶,讲真象,救度众生,随师正法。实践使我深深的体悟到,如果不走出来,精進实修,是不会跟上正法進程的。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才能走正、走好正法進程的每一步,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象我们这些在网上声明退党的在职的大法弟子,面临的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就是交不交党费和参不参加组织活动。对此,我是这样理解的,既然不是党员那就不应该交党费和参加任何组织活动。网上同修围绕交纳党费问题展开了讨论,有的同修建议采取拖或不正面应对的办法,我决定尝试一下。在支部书记三番两次催交没有结果时,于是说出:“只要是没退党,党费就得交”。十几天下来,我感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但正念出不来,反而出现心态不稳的状态,给邪恶留下干扰的借口,使自己陷于十分被动的境地。去年以来,师父多次借常人之口点化,就是不悟。这次在党费问题上又一次点化,真正点醒了我,这次必须堂堂正正的到单位递交退党声明。

正在这时,恶党的“保先教育”开场了,通知我参加动员大会,我决心已下,没有参加。这次“保先教育”活动一改十几年的习惯作法,时间长,活动频繁,逼迫每人写3万字的所谓体会,妄图把党员拖入罪恶的深渊。我们这些在单位名义上还是“党员”的同修,如果参加活动,自身空间场中累积了几十年的“党文化”的余毒尚未彻底清除,再次被强制灌输歪理邪说,无疑等于雪上加霜。尽管是不情愿的接受洗脑,但是共产邪灵无孔不入,借机上身附体,毒害你,加大魔难,让你修不成。

现实摆在面前,我决定继续走下去,正法路上绝不能半途而废,到单位递交退党声明。经过认真的严肃思考,同时也得到同修的大力支持和鼓励,并就退党的理由和出现的问题進行了切磋。关于退党的理由主要有两条,我们修大法一是讲真话,二是不参与政治,而恶党恰恰相反,靠谎言起家,讲政治,残酷斗争,无情打击。

在递交退党声明之前,我一遍遍的默念师尊的教诲:“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当我把退党声明递交到支部书记面前时,他顿时目瞪口呆,称作了这么多年的组织工作,从来没有一个人提出退党的,你是第一个。接着我陈述退党的理由时,讲了《九评》等真象一些内容。后来他与我的同事谈话时,当同事问及退党产生的可能后果时,他说下岗。再次谈话时,我有备而来,沉着应对。我说,《党章》规定退党自由,职工奖惩条例也没有因为退党而受到处分的条款。同时我也正告,如果因为退党让我下岗或受到其他处分,我将到司法部门起诉。在强大的正念下,对方无话可说。

从网上声明退党到单位递交退党声明,回首一个多月的心路历程,从中悟出很多道理。退党是块试金石,试一试你是真信师父还是半信半疑;退党又是一场大考,检验学法是“纸上谈兵”还是精進实修;退党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从中悟出师父所说“做到是修”的深刻含义;退党过程又是修炼的过程,从中感到:退党在人间是一场较量,在另外空间则是一场正邪大战。

退党只能说明闯过了一大关,抹去了兽印,“党文化”的毒素清除了一大块,但并不等于全部肃清。还需要多学法,坚持发正念,讲真象,救度被恶党毒害的众生。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我们这些已经退党的同修有责任帮助尚未“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同修提高认识,抓紧最后的为数不多的时间“三退”,跟上正法進程。

首先,我从亲朋好友做起,3个妹妹和女儿都是大法弟子,她们先后在网上声明“三退”,其中女儿先我一步到学校郑重的退了团。此后,我又走家串户,与同修交流退党认识过程和体会,帮助正在观望、彷徨的同修认清了正法形势,陆续也写了“三退”声明。

7.20以来,我们大法弟子历经魔难,吃尽了苦,走到今天实属不易。“三退”是我们大法弟子在清除共产邪灵及其无所不在的“党文化”。这一道关必须得过,修炼是个严肃的问题,试想一手抓住大法,一手抓住共产邪灵不放,怎么能够修成呢?

个人层次所悟,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