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海清在黑嘴子劳教所被迫害至生命垂危


【明慧网2005年4月24日】丁海清,女,现年41岁,家住吉林省汪清县天桥岭林业局。1997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修炼前丁海清全身是病,多次被病痛折磨得想一死了之,由于孩子太小无人照顾才一次次的打消了轻生的念头。修炼大法后,丁海清很快身体健康起来,严格按照“真善忍”修炼原则做人。原来与婆婆见面不说话,修炼后与婆婆和睦相处。婆婆时常对人讲:多亏了法轮大法,我儿媳妇要不学法轮大法,这辈子不会跟我说话了。同事和街坊邻居也都看到了丁海清的变化。

1999年7月,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忌,开始了对法轮大法全面疯狂的镇压。一时间诽谤、造谣、诬陷铺天盖地而来。丁海清从大法中受益,对江氏集团的造谣诽谤不能听之任之,决定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政府说明大法是正的,是好的,所有对大法的反面宣传都是毫无根据的栽赃诬陷。2000年年底,她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哪曾想到,人还没到信访办就被警察非法抓捕,送回天桥岭林业局并被毫无理由的以所谓“扰乱社会治安”强行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2002年初,丁海清经历了一年的迫害后回到了家里,很快投入到证实大法,讲清真象的洪流当中。就连天桥岭林业局的许多办公室,公安局都是她经常去讲真象的地方。丁海清多次受到恶警的威胁、恐吓,甚至被人监视。警方一直想找到迫害她的机会,但每次都没得逞。

2003年6月末,天桥岭林业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李艳春(李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疯狂抓捕迫害大法弟子,将几十人送劳教,更多大法弟子被抓)与多名恶警到丁海清家欲绑架她。恶警们当着过往行人的面对丁海清施暴,几次险些将她打倒在地。丁海清利用这个机会向过往行人和左右邻居高声讲述大法的真象,许多人目睹了发生在光天化日下的暴行。后来丁海清正念走脱,被迫流离失所。家中撇下忠厚老实的丈夫和年幼的儿子。

在流离失所期间,丁海清一直不忘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认真的做着证实大法,讲清真象的工作。她常常一个人整宿整宿的只身在外,一晚上走一百多里路,脚都磨破了;有时一天吃不上一顿饭。北方冬天气温有时在零下二、三十度,她经常手被冻得不好使,耳朵被冻得僵硬了,缓和过来后肿的老高;夏天在山区树林中过夜,晚上被蚊虫叮咬,可周围的村村落落不知跑了多少。无数善良的百姓叮嘱她多加小心;许多有缘人通过她得了法,多人在她的帮助下从新走回大法中。

2004年12月28日晚,丁海清在天桥岭林业局被地区二派副所长姜涛与另一恶警绑架。恶警们在当天晚上对手无寸铁的丁海清实施了灭绝人性的疯狂迫害。由于丁海清不配合恶警,在所长郝玉良,副所长姜涛的直接指使与亲自参与下,多名恶警使用恶招狠毒的打她:恶人们将丁海清前胸抵住椅子的靠背,把棒子缠上厚报纸,对准丁海清的后背用力击打,这样人被打的内脏受伤、巨痛难忍,而外表却看不出伤痕来。丁海清几次被打得昏死过去,几次又被恶警用冰冷的水激醒过来接着打,面包服都被打破了。到第二天下午,当恶人们将她送到看守所时,她已被打得双腿几乎不能行走;眼睛险些被打瞎,眼眶肿老高;前胸内脏疼痛难忍。恶人们对丁海清还使用了哪些酷刑迫害目前无从知道。

丁海清在天桥岭林业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5天后,再次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七大队。

身心已经遭受巨大摧残的丁海清在劳教所坚定正念,坚决不向邪恶妥协,在劳教所受到了更加严重的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家人几次前去看望,每次所方只允许恶人们认为对转化她有利的家人和她见面,而且还要受到百般刁难、盘查,态度蛮横。见面时,大队长、管教左右跟随、寸步不离。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丁海清已与从前判若两人,原本140多斤的人现在骨瘦如柴、 双眼红肿、步履蹒跚,前胸、心脏、肺等部位疼痛难忍,生命垂危。劳教所的警察完全不顾人的死活,对前去看望的亲人说丁海清表现不好,要给加期,送监狱。完全失去人性。

在此,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和所有善良的民众,关注和营救丁海清及所有在大陆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并希望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一定要坚定正念,抵制迫害,揭露迫害。

同时我们正告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之徒,你们的恶行给你们自己定下了未来,你们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也必将受到法律和天理的严惩。

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电话:0431-8983380; 0431-8961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