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著、退出邪党


【明慧网2005年4月24日】师父在经文《坚定》中说:“修乃自身之事,无人可代之,为师者表面只诉其法理。修心断欲、明慧不惑乃自负。”

1999年7.20迫害开始之后,始终处于被排斥、排挤不被认可的地位,对这种迫害没有清醒的认识,没有从根本上全盘否定这一切;错误的认为只有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劳教、被强制洗脑才是迫害,而对因坚持修炼所受的不公正的对待,人格的扭曲、人性的被残蚀、意志的被消磨、这种精神的迫害认识不足;只把迫害当作了人对人的不公,消极承受。一直以来,没有明确认识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炼不能只停留在表面,修炼就是不断的去掉执著心的过程。个人修炼时期,不存在迫害,只是修心去业比较单一,而正法时期各种坏神、烂鬼、旧势力、邪灵加之各种业力干扰使修炼显得复杂。

然而,“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只要真正按师父说的做,就会在法理上悟到,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没有做不了的事。法是万能的。我没有识破邪恶迫害,是因它不以狰狞的面目出现,而是披一层伪善、情的外衣。我又是那种多愁善感、在感觉中捕捉感觉的人,很容易放任自己,不去分辨正邪。在没有修去的人心带动下,陷入旧势力用情编织的陷阱里。表面每天也在学法、炼功、讲真象、发正念,但是感觉不到自己的提高。自己知道在修炼,不能混同于常人,行为上硬扳着,心里却翻江倒海。

家庭中父母一直反对我修炼,不许我与任何同修来往。放弃修炼决不可能。接触不到同修,也参与不到正法的活动中来,法理悟的不明白,没有跟上正法進程。那些日子我的脸绷得紧紧的,不会笑,不会说话,只觉得一切不对。陷在旧宇宙理的成住坏灭之中,各种麻烦、矛盾被旧势力加强,无法解决。就在我苦苦挣扎无路可走时,在师父的帮助下,我找到了昔日的同学也是同修,倾诉了自己的苦楚。

通过交流,我认识到自己对待修炼的不严肃。在修炼人面前,任何人的观念都是一堵墙、一座山,都是为我为私的,既然选择了修炼,就要无条件的把自己交给师父、交给法,一字一句记住师父的讲法,一字一句照着做,一步一步脱去人、走向神。处于魔难之中,都是根本执著心没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哪颗心强,旧势力就给你演化一个假象让你钻進去,陷在变异的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手足之情里。而自己冲不出来的关键原因是怕,带着极强的自我保护意识。对于一个修炼人而言,除了师父,谁又能保护得了你。信师、信法说起来容易,就是做不到。不是把自己真正溶于法中,而是找法中自己愿意接受的部份去幻想,基点就没有摆正。

找到症结之后,我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变异安排。我的一切皆由师父说了算。然后一颗心一颗心的去。当人心找准,放的越彻底,物质去的越干净,体悟的就越多。

就当我在各种矛盾的冲突与碰撞中、在旧势力的束缚下向外冲、突破自我的时候,明确了中共邪灵与江××政治流氓集团相互利用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毒害广大的民众。作为真修弟子,应该知道如何做,我们不能与它们同流合污。想一想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入党,入党后感觉自己也是获得既得利益的一员,因为提干都得是党员,多么强的利益之心。它带着多么不好的物质,不修去能行吗?当时有一念闪过,修炼真的很严肃,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严厉的统治。转念又一想这就是怕。随后,我在网上发表了三退声明。但在常人的组织形式上还没有退。如果做得不彻底,常人会说我们说一套做一套,难以让人信服。又如何救得了别人,不能躲也不能回避,只有一条路可走。堂堂正正退出常人的形式。当我真心在法上做的时候,师父就给了我智慧,提笔不假思索就写下了“我原是一名中国××党党员,经过深思熟虑,不再把××主义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本着入党自愿退党自由的原则,决定退出中国××党。”随即交到了公司组织部部长的手里。当时,组织部长很惊讶,说:“你知道吗?这是公司组建几十年几千名员工中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说:“这是我考虑成熟的。”他说:“是深思熟虑?你是炼法轮功的吧?”我说:“是。”当时心态非常祥和,没有争斗,没有显示。他几次想让我拿回来,我都拒绝了。想做的事、应该做的事就一定要做。

就这样我坦然的交了这份答卷。回来后,我感到消去了很多不好的物质,双手心、手掌到指尖是黑紫色,双手放在腿上感觉象放了两块冰。几年来时常感觉浑身发冷,当时接连几天浑身就象冻透之后涣开的那样舒展。其实,我什么都没做,只是放下了一颗心,而师父却为我做了那么多。

在修炼的路上,我确实耽误了很多,也经历了许多的魔难。只要心一坚定就无所不能,师父就帮我了。只有抓紧时间学法,归正自己,一思一念在法上,溶于整体,溶于讲清真象、救度世人之中,识破人心,明慧不惑,努力走正走好今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