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曼哈顿反酷刑点讲真象的修炼心得


【明慧网2005年4月25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从去年的九月底在曼哈顿反酷刑点讲真象至今七个月了,在这过程中,深深的体会到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一定要做好,也深深的体会到讲真象的过程也是自己的一个实修的过程。能不能在这其中放下自我的观念,为曼哈顿的众生负责,为法负责,在这众神瞩目的历史时刻,正念正行,整体的配合好以救度更多的众生,来兑现自己的誓约。一些个人体会,与大家分享。

一、不畏严寒,救度众生

在这几个月中,曼哈顿反酷刑点的同修们共同经历了一个严寒的冬季。记得那一天是纽约的第一场大寒流,我们在42街美术馆前,阴冷刺骨的寒风伴随着陡降的气温,几乎是滴水成冰,我们用的化妆品都冻成了冰块,卸妆的湿纸巾冻成了硬硬的一团。可是没有一位同修后退,大家坚持演示酷刑,我们明显的感到,世人在大法弟子们的正念的场中,背后的邪恶因素在解体。一位美术馆里的警察,两个星期以来从我们的展位面前走来走去,面无表情,从来不接资料,可这天,他走过来对我说:今天天气很冷,你们可以到美术馆里来取暖,另外我们这里也有洗手间,你们不用去麦当劳,那里走过去太远了,我会给你们钥匙的。我看着他的眼睛,真诚的说“谢谢”,我感到他的心在大法弟子们的正念的场中溶化。这以后,他见到我们时都满面笑容的。

还有一天,我们在中央公园附近,风大的吹得人几乎站不住,加上近零下二十度的气温,手套拿下几秒钟手都觉得冻的痛,脸露在外面好象冻的要僵掉。我和同修们边组装着酷刑展的刑具,我心里边犯嘀咕:这么冷的天,风又这么大,撑横幅的架子也无法站稳,今天到底要不要做?我心里正犹豫的时候,一位美国人从我身边快步走过,大声的用英文说“法轮大法好!”

在这一瞬间我明白了,还有什么比众生的生命更重要的呢!放下怕苦怕冷的心,做下去,坚持下去。这一天,我们几个同修轮流站在铁架子上,压住不让风吹倒它。这么冷的天,还有几个行人听完真象后脱下手套来签名的。

二、排除干扰,实修向内找

在我到点上一个多月后,突然开始发烧咳嗽,嗓子哑的说不出话来,身上疼痛难忍,胸口痛的无法呼吸,每次上几级台阶心跳的都很厉害。这时,点上的同修们鼓励我说,越是邪恶阻挡你来点上,你就越要来。这样我几乎每天仍然去,平时嗓子说不出话,但是讲真象时嗓子又能发出声音来了。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半夜咳的很厉害,去卫生间吐出的竟是两口血,当时心里也确实有些慌乱,虽然平时在网上也看到很多同修们对待病业关的交流,可是轮到自己时的确是实实在在的。其实我的心里也很明白,这是干扰,但是如果自己没有漏,那邪恶也是干扰不了的。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了自己的一颗证实自我的心,在酷刑点上,大部份同修不会说英文,她们炼功,发资料,演示酷刑,看上去默默无闻,而自己则跑前跑后的跟行人讲真象,回答他们各种各样的问题,请他们签名。一段时间下来,同修们都说:这个点上就你英文说的好,你很重要,你不在还不行。说者无心,可我的心里真的认可了。同时我的显示心和欢喜心也都出来了。找到自己的问题后,加上同修们一起发正念,不多久,我的症状就消失了。

在邪恶的黑手烂鬼聚集的曼哈顿,各式各样的干扰有形无形,很多时候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慧眼去识破它们的同时,也在其间归正自己,才能最大限度的让更多的众生明白真象,减少损失。

看到常人已经干扰不了我们了,邪恶因素就利用同修之间尚未修去的人心来达到它们的目地。有一阵子,在台湾同修们住地,由于各自的生活习惯不同,也由于人心的作用,同修之间的矛盾较为突出,反映到这个空间来就是住地的水管堵塞,积水满地,反映到酷刑点上就是商家不让我们在门口,原来签名支持我们的店主叫来警察。好在同修们也都能及时的意识到,及时的归正自己。我们的点也越做越好,大家配合默契,最多的时候,我们点上可以一天征集签名800-900人,观看我们的展板的行人围了几层,四、五个同修上去讲真象都来不及。其实所有的事情和我们的修炼状态是密切相关的。

为我们几个点送酷刑工具的一位老年同修每天非常的辛苦,在曼哈顿开车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何况他还不懂英文。一天,雨下的很大,他考虑到雨天资料会淋湿,就建议我们今天不要做了。可我当时坚持己见,非做不可,一定让他送来,冒着大雨,他在雨中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才到我们的点上。当时大家都没说什么,可心里都不痛快。第二天,他来送刑具时,言语上很冲撞。我当时强忍下了,可心里怎么也没放下,就和一位负责协调的同修去抱怨:你看,下这么大的雨,我也不是为了自己,我们点上的同修身上全部湿透了,大家还在坚持着,为什么他就不能配合我们。这位同修直率的对我说:那你有没有为他着想呢?他那么大年纪送三个点,一个星期七天,几个月下来了,为什么不能够包容一下呢?况且在这个前沿阵地,体力精力消耗很大,方方面面对学员的干扰也很大,为什么要用你的状态来要求别人呢?如果大家配合不好,被邪恶钻空子,那时的损失则会更大。

听了同修的这番话,对我的触动很大,对常人我们抱着善心去救度他们,可是对自己的同修一点也不宽容,指责这个指责那个,我的眼睛都去看别人了,这怎么能是善呢?何况在坚持的背后,是否也有一颗心:别的点上下雨天都停了,就是我们的点做的好。

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后,我给这位老年同修打了个电话,诚恳的向他道歉,并和他做了很好的交流。当听到他说他来曼哈顿的几个月几乎花完了自己的积蓄,现在每天的生活费控制在一美元左右,我的眼睛湿了。我们点上还有一位台湾的同修带着一个六岁的孩子坚持了三个月,风雨无阻。有时妈妈讲真象忙的没时间,孩子就拿出妈妈做好的冷饭来吃。每一位来曼哈顿讲真象的同修都是克服了重重困难,如果我们都能够相互体谅,相互包容,真正的在矛盾来时退一步看自己,修自己的这颗心,我想我们整个曼哈顿的场就会更加圆容不破,邪恶因素也不容易钻空子。

有一段时间,天气很不正常,不是下雪就是下雨,有时一个星期要下好几场雨。后来,我发现一个问题,包括我自己在内的不少同修常看天气预报,不是说不可以看,因为我们每天在外不可能不考虑气温的变化,但不知不觉的对天气预报产生了一种依赖的心。这边的邪恶看的清清楚楚,那就给你使劲的下,有时,一大早雨下的很大,等你今天取消酷刑展了,这边就停了,再通知学员也来不及了。认识到这个问题,大家也在修炼上做了交流。 过了两天,早上起来发正念时发现窗外又飘起了鹅毛大雪,于是加了一念“铲除一切干扰曼哈顿讲真象的邪恶因素”,十五分钟后,雪越来越小,慢慢就停了。但几个小时后,雪又下了,而且下的更大,先到点上的同修打来电话问要不要做,我那天不知为什么正念很足(后来知道是有缘人来听真象),我对她们说今天要做并请大家发正念。放下电话后,我坐下来立掌,感到能量很强,半个小时后,雪停了,天越来越亮,等我赶到曼哈顿点上时,已是阳光明媚。大约下午两点左右,来了一位气质不凡的白人,他先是站在那里看我们的横幅,我迎上前去和他讲真象,他说他知道法轮功,也看了很多报道。我和他谈到王丽萱和她八个月的婴儿,也谈到近几个月来被迫害致死的人数,还谈到国外商界投资的资金被邪党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听完后,他主动的签了名,并拿了资料。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才知道他很可能是一位国际商业界的举足轻重的人物。

以前我们的点上也有过同样的经历,也是下雨天,有的同修坚持不收,雨过天晴,来了一位美国政府要员,他问了很多问题,拿了真象资料并说要向总统汇报。

三、反酷刑点 震撼人心 深入讲真象 众生在觉醒

讲真象时,我会结合明慧网上的报道来谈,比如上个月被迫害致死的人数,这样可以让人拉近时间的距离,让人感到目前为止这件事还在发生。结合着酷刑展板上的实例图片,让人有眼见为实的感觉。现在则加入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讲的过程中也在销毁着另外空间的邪灵因素。随着大法给我开启智慧,七个月来讲真象,针对不同的人,不同的问题,我都能给以很好的回答。

一位在联合国工作的人和他的朋友来到我们酷刑点上,听了真象后,这位朋友问我:“我在北京有个高尔夫球场的生意,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办?”我说:“这是你的生意,由你自己来定,不过,听完我说的这样残酷的事实,你想会作出一个很好的决定的。”他二话没说,告诉我:“撤,我立刻就撤。”我没想到他这么干脆,问他“你说撤吗?”“对呀,我会把我的生意搬到意大利去,我是意大利人。”这两人离开之前都签了名。

一位在某大报社工作的女记者,看了曼哈顿的酷刑展后,从正面报道了法轮功,她工作的报社在中国的网站把她的栏目拿了下来,还威胁她。当她去香港时,半年前预定的房间被取消,好心的饭店工作人员悄悄的告诉她:你快离开吧,这里太不安全了。可她告诉我:我不怕他们,我还是做我该做的事,该写的我还要写。好一个不畏强权,仗义执言的生命!

一位开加油站的先生,他问了我很多问题,我都给他一一解释了,最后他说:我是听我的中国朋友说你们不好,但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都明白了,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我要拿你们的资料放在我的加油站给我的顾客们,我也要拿几本中文资料给我的中国朋友去看。他说等资料发完了再来拿。

一位老人看着我们的酷刑图片,感慨的说:“我真的为那么些匆匆走过,目不斜视的人感到难过,这世上也有这样麻木不仁的人哪!”

一位白人在我们的签名本上写了足足有好几分钟,当他直起腰来时,认真的说:“我把我家十口人的名字全签上了。”

有一位在曼哈顿上班的女士跟我说,一次她碰到电视台的记者在路边采访人们对法轮功酷刑展的印象,她为我们说了很多话。我说“那太谢谢你了。”她又说,“我是看不得这样的事还在今天的社会上演,你们做的很好,我支持你们,坚持下去。”

一些媒体也来对我们進行了跟踪采访、报道。纽约最有名的一家电影制片公司把我们的酷刑展收入他们新拍摄的一部反映纽约风貌的记录片中做背景。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来看真象,问问题,近来常有来签名的。当然也有来闹事的,可这时,往往是那些正在看真象的正直的人们站出来主持正义。

越来越多的人们看完我们的酷刑展后或是听完讲解后,问,“我们怎么样帮你们呢?”也有越来越多的人们给我们出谋献策,建议我们这样做或那么做效果会更显著。

每天那一幕幕感人的故事太多太多,众生在这看似平平常常的但却史无前例的历史关头在选择自己的未来,看着他们,更加感到我们肩负的责任是那样的重大。

几个月下来,我深深的体会到整体力量的巨大,酷刑点上的每一个人都重要,哪一个角色都不能缺少,每一份正念都极其关键。也深深的体会到我们做的三件事的重要性,学法是最关键的,只有保持清醒的头脑,才能更好的自如的运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和能力,去救度更多的众生。

感谢尊敬的师父给我这样的机会,感谢所有的同修们给过我的鼓励和帮助。

谢谢尊敬的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