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到美国


【明慧网2004年11月30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我的名字叫豆豆,我今年九岁了,是从中国大陆被营救出来的小弟子。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从中国到美国”。

当我2岁的时候我就跟随妈妈得法了,妈妈总是带我去集体炼功。1998年我参加几千人的集体大炼功,那天,有记者拍下我打坐的照片,登在“羊城晚报”上,报纸上都说法轮功好。那时我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知道炼功要做好人,修“真善忍”,可是突然有一天江泽民就镇压了法轮功,我的妈妈多次被关進了监狱。

有一次,公安打电话给爸爸,让他带着我去接妈妈回家,我和爸爸到了公安局见到了满身是伤的妈妈。我哭着要妈妈,可是公安要我妈妈说出其他大法弟子在哪里就可以回家了。我多想妈妈回家呀!可是妈妈什么都没有说,妈妈不想当叛徒,所以公安就叫我和爸爸回去。到了深夜,公安又一次把我和爸爸叫来,看着我哭想逼着妈妈说话,我知道妈妈心里很难受,可是妈妈还是什么都不说,就又被关進了监狱里。

那时候我在幼儿园里,老师吓唬我说:“你再跟你妈妈炼功,就把你送到后山上让大黄狗吃了你!”虽然我只有四岁,可是我心里有师父所以就不怕了。

广州有一次千人大炼功,我和妈妈也去了天河体育中心炼功,我们全被公安抓走,抓到公安局我们继续炼五套功法,我看到有的大法弟子被关進铁笼子里,有的被关進小黑屋里,我和妈妈也被关了好几天。

有一天几十个公安闯進我家要把妈妈带走,我问那些警察:“你们为什么不去抓小偷?来抓我的妈妈?我妈妈是好人,为什么要進监狱?”后来我和妈妈逃出家流浪在外,还是被绑架去了洗脑班,警察把我从妈妈身边抢走,那些警察比强盗还坏。妈妈后来就一直流浪在外,我和爸爸不知道妈妈是死是活。当妈妈第一次从遥远的美国打电话给我时,我哭了,那种伤心太难受了,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妈妈呢?

分别三年了,在没有妈妈的日子里,我很伤心,晚上睡不着觉,看到月亮就更想妈妈,看到小朋友和他们的妈妈在一起就想到我的妈妈。但是妈妈经常在电话中跟我嘱咐的话我永远都记住了,妈妈叫我做“真善忍”的好孩子,我心中一直有法,所以就坚强的度过了最艰苦的三年。

有一次爸爸带我去庙里,给我点了一炷香,让我拜那个佛像。我心里只有师父,我就说:“爸爸,我看到一只大燕子,我想去追她玩。”爸爸就不管我了,我就过了这一关了。

我看到学校的墙上贴着诬蔑大法的大字报就撕了下来。那时候没有人带我炼功学法了,我很快就忘记炼功的动作了,我心里怕师父不管我,我就许了个愿:如果明天下雨师父就管我,如果不下雨的话师父就不管我了,结果那天下雨了,所以我心里就想:“师父还在看着我。”

妈妈想救我出来,爸爸带我去照相办护照,可是公安就是不给我护照,就是因为我妈妈是炼法轮功的。妈妈给广州公安和省长写信,还把海外的报道寄回中国,还有美国的议员和大法弟子都写信打电话来营救我。大家的努力终于使我拿到护照了。有一天有人亲自把护照送到我家里来,当我和爸爸拿到护照时想回头问那个人是怎么回事,那人连电梯都没坐就从楼梯跑了。公安扣押我的护照是不光彩的,所以他们很怕见人。

我刚来到美国心里又激动又难受,激动的是见到了妈妈,难受的是总是忘不了这三年失去妈妈的滋味。我很快又开始了炼功学法,就象当年没有镇压之前在快乐的生活中修炼法轮功。为了停止迫害,营救更多象我一样的小弟子们,也为了让更多的人得法,我一放假就出来讲真象,发大法资料,许多人都笑脸接过了我的大法报纸和资料。

有个美国老人看了资料就让我教功,我教会了他炼功他还奖我个香蕉,我想给他一块钱,他说:一块钱可以买4个香蕉!这是奖励你的。还有一次,在地铁里发资料,有个阿姨看了我们的真象报纸,就忍不住一边看一边哭,下车时还把报纸折得整整齐齐放進包里。我看到美国人们对大法的支持很高兴,做大法的事再累也很开心。

我想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来到世上和大法是有缘份的,我要珍惜这个大法,珍惜师父的慈悲,感谢美国人们和大家的营救,才有我今天的幸福,我修炼要“勇猛精進”。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2004年11月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