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邪恶的迫害,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2005年4月26日】我是一名退休工人。得法前我是各种疾病缠身,97年喜得大法后,使我明白了“真、善、忍”的法理和做好人返本归真的道理,很快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体现出来,全身疾病不翼而飞,心灵升华、身体健康、家庭和睦。

7.20大法遭邪恶迫害后,我坚信师父和大法,决定進京上访还师父和大法清白,我和妻子(大法弟子)刚上车就被警察强行押回,关在车站派出所,恶警逼我们说不炼了,我们坚决不配合,直到半夜12点才放我们回家。

2001年4月16日,我和同修去另一同修家,被恶人举报,来了3个民警强行把我们拖到当地派出所,对我们進行迫害,市政保科一个姓孙的恶警用皮鞋后跟转来转去的狠踩我脚踝骨,还揪我两边的鬓角,真是疼痛难忍,一个姓王的更邪恶攻击和辱骂大法,见我丝毫没动摇对大法的坚信,就狠毒的用拳头朝我没头没脑的打,用马扎打,用棍子打,直到把棍子打断了,又找来砍刀和三角刀打,一打一个刀刃,还用烟点着熏烤我。他们用尽了各种办法折磨我,打得我两腿不敢走路,我口吐鲜血,满脸肿的连水都不能喝,真是疼痛难忍,反复折磨了我3天半的时间。在这期间,长乐的同修对恶警讲真象,要求放人,市政保科科长石维兵和恶警不但不放人,反而把16名同修全部关進市610,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16天集体闯出魔窟。

邪恶之徒把我们拉回市局单独迫害,其中一名教师女同修坐了8天8夜铁椅子,后被送青岛,在那里她绝食21天,恶人见她不转化,又送青岛医院给她注射了破坏神经的药,回来后不省人事,全身象面条一样,大小便失禁,神志不清。

在市局,邪恶之徒用一种叫开飞机的刑罚迫害我,坐在铁椅子上,两手拉开,扣的很紧,两脚用铁扣锁着,腰被铁链子锁着,站不起坐不下,全身象散架子一样,那种酷刑让人难以想象,一回就昏过去了。啥时放开的我也不知道,醒来后我向他们讲真象:法轮大法是正法,学大法百利无一害,做好人没有错,信仰自由。他们只好说:这是上面的命令,为了吃饭不得不执行。

3天后,邪恶之徒又把我送進看守所,進一步迫害。看守所专关重犯的,人称鬼门关。来到这里我就向犯人洪法,叫他们记住:大法好,做好人,善恶有报的道理。他们明白了道理后,都不打人了。一个月后,邪恶之徒又把我送到拘留所。

13天后,他们见我仍不‘转化’,就非法判我劳教3年,我发正念:邪恶不配劳教我,我是师父的弟子,不承认邪恶的安排,我要走师父安排的正法路。结果检查身体有心脏病、高血压,监外执行,我悟到是师父在帮助我,同时我悟到我的责任重大,我要出去救度众生。

2002年春,我讲真象时,被邪恶之徒抓到,他们把我按倒在地拳打脚踢,几个恶警强行把我拖上车,关在市分局铁笼子里,我不配合绝食抗议,正念正行6天闯了出来。

2002年10月,我在做资料,因另一同修被邪恶跟踪,暴露了资料点,当时在场的6名同修全部被抓,我发正念:不配合,绝食抗议。5天正念闯出。

在这5年中,邪恶之徒对我抄家5次,抢走师父的法象,用烟烤师父法像的眼,抢走讲法磁带和大法书、真象资料等,连老鼠洞都看看,经常来骚扰我。摔摔打打的走过了这5年,有时做得不好,给大法带来损失,今后吸取教训,以法为师,正念正行,走正今后的正法修炼之路,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