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证哥哥得法前后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20日】我是一位见证人,亲眼见证了我哥哥陈平(化名)的苦难前半生,也亲眼见证了法轮功让他重拾生命,更见证了中国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把他又一次推入“苦难”的全部历程。

我哥仅仅是中国普通民众的一员,像他一样遭遇种种不幸的善良法轮功学员在中国何止千万。这千千万万人的“苦难”何日结束,或许就在于我们每一个人的选择善念。我把我所见证的一切写出来,希望更多的善良之士能明辨是非、善恶,选择美好人生。

一、苦难人生

哥从小到大,身体都很单薄。1988年,26岁的哥在外出务工挣钱还债期间患上了肾炎,从此成了年轻的“药罐子”。

1993年,哥去外省打工时肾炎复发,当他拖着沉重的身体乘坐了三四天的车回到自家街沿时,父母愣是没认出站在眼前的大“胖子”就是他们那苦命的儿子,父母忍不住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1995年,哥为生计去沈阳打工。一天在工地上晕倒,被送到医院,他在又欠下了五百多元的医疗费后,只得又回到家中。

哥的身体时好时坏,只要背上重一点的东西,或连续走上三、四十分钟的路,就会腰痛、腿肿。三十几岁的人了,还靠父母养着。这成了父母的一种拖累和一块心病。当时父母都是年过六旬的人了,他们时常唉声叹气,整个家没有欢笑,有的是泪水、痛心和怨天尤人。

1998年3月份,哥的肾病又复发了,这回来势汹汹,全身浮肿得严重变形,镇上的医生们也回天乏术了,当地县城的名医,也拿他的病没辙。家人能想的办法,诸如用“土方”、“求神问卦”等想得到的都用过了,他的病依然如故。5月,长年患病的父亲终因哥的病心力交瘁而撒手人寰。哥的小家庭也随时面临解体的命运。

二、生命的转机

1998年夏天,哥拖着浑身浮肿的身体,整理父亲遗物,偶然发现了一本《转法轮》,那是1997年一位炼法轮功的亲戚送给父亲的,希望父亲和哥都能炼。只因当时镇上还没有人炼法轮功,父亲年龄大,又是重病人,不懂得如何炼功,错过了这次机缘。此时,哥无意识的翻起了这本书,当他翻完《转法轮》之后,他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遭遇那么多的苦难,更明白了人活着的目地,他后悔读《转法轮》太晚了。于是他下定决心修炼法轮功。

碰巧县上就有炼法轮功的人来到镇上弘扬法轮大法,义务教功。哥机缘好,碰上了。镇上当时有十来个人想学,哥也是其中一个,镇上的炼功点就这样应运而生了。他在那些义务教功人的辅导下,很快学会了法轮功五套功法。每天晚上他都和镇上其他的人在一起炼法轮功,读《转法轮》。炼法轮功后短短4个月时间,他的严重肾病离他远去了。哥身体好了,无病一身轻,人也精神起来了,以前不能干重活、走远路的他终于当起了养家糊口的男子汉,成为家中的顶梁柱。在家里,肩挑背磨做重活,逢镇上赶集就去做跑场小本生意,家中终于有了欢笑。

法轮功把哥从“死神”手中拖了回来,让他身心健康的活着;法轮功还挽救了哥即将又要解体的家庭,他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法轮功更为他的家庭、单位和国家节省了大笔医药费。全家人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师父李老师充满无尽的感激,经常对旁人介绍“法轮功实在是太好了”。

三、再度陷入“苦难”人生

哥的事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看到濒临死亡边缘的人都被法轮功给救回来了,很多人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了,哥也很快成了镇上法轮功练功点的义务辅导员。

但天有不测风云,正当大家沉浸在法轮功带来身心健康的愉悦中时,1999年7月,江氏集团一伙在中国大地掀起了一场“文革式”的运动迫害法轮功。无数修炼法轮功的人被迫害,开除公职,非法关押,送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甚至精神病院等等。

哥没有屈服,他向更多的人说出自己的良心话:“我就是法轮功救了的,法轮功是正的,是让人身心健康的好功法,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因此,哥受到了严重的迫害:被当地派出所、公安两次抓進看守所关押1个多月,公安、派出所的人更是常常到家中去骚扰他的生活。去年,当地因出现了很多法轮功的真象传单,派出所怀疑是他干的,几次前去抓他未能抓着。为摆脱当地派出所、公安的无理骚扰和迫害,哥被迫抛妻别子,远走他乡,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

四、结束语

记得在哥第一次被非法关押期间,近90的邻居梁婆婆因很久未看到哥了,有人从她门前过的话,她都要问:“陈平到哪里去了?”有位知情人告诉她:“他被派出所、公安人员关押在了看守所,不晓得啥子时候才出得来。”婆婆气愤的说,“这么好的一个人,啷个就被关起来嘛?”“因为他炼法轮功。”“法轮功愣是好嘛,他的病还是法轮功炼好的呢?公安派出所的人咋个就不讲道理呢?”几天后,知情人又过梁婆婆家门口。“陈平今天回来了吗?” 婆婆问,“我每天都在念佛,希望佛保佑他平安、早点回来。”“他是外人,你着急啥子?”“他比我自己亲人待我还好。”婆婆哽咽着说。原来,梁婆婆年事已高,膝下无儿,和女儿外孙住在一起,但他们并不关心她,而哥却经常去看她,帮她挑水及其它一些活儿。

我哥哥是幸运的,因为他遇到了法轮功,是法轮功彻底改变了他悲苦的命运,身心健康的生活在世上。然而,生活在一个黑白混淆、是非颠倒、“指鹿为马”的时代和社会,他为说真话而遭迫害,被迫过着背井离乡的生活。

亲爱的朋友,“每一句真话,每一桩善行,每一个义举,都在捍卫着人类的尊严、道义和普世价值”。朋友,请为那些还在遭受无理迫害的人们说一句“真话”、做一桩“善行”、行一个“义举”吧!为他人,也为自己。这样,像我哥一样人的“苦难”人生一定会提早结束,您也将会拥有更美好的世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