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修心疾病自愈 正念正行师父呵护


【明慧网2005年4月19日】我们夫妻于98年7月喜得大法。得法前,妻子有严重的胃痛和腹泻病。一天,她胃又痛,被折磨得很厉害。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劝她到医院去看看。她却说:不去,听说有一本书,看完就能好。我就陪着她顶着小雨到弟弟家借这本书。当这本书借到手,回家路上遇到大暴雨。把我俩浇的通透,这本书却保护很好,没有湿。

原来妻子要看的这本书是《转法轮》,每天都看几页。我们自己家里没有地,给别人打工干农活,她每天都挤出时间看这本书。当看到一半的时候,她觉得浑身热,手脚热。就到不住人的空屋子坐在凉炕上继续看这本书。我担心她着凉,怕她胃疼和泻肚,让她离开那凉炕,她说没事。她真的胃不疼了,也不泻肚了。这本书太好了!我感到神奇,也要看这本书。

我有吐血的病史,每年的春季,无论累与不累都要吐几次血。捂住嘴,就从鼻子往外出;堵住鼻子从嘴出,在血浆中夹带着血块。到各地医院找名医治这缠手的病,多次寻医找药,花费很多钱都无济于事。手脚总是难以忍耐的冒火似的热,经常摸一些凉的东西来调解。我家住农村,少年时在学校劳动割草,背得过重而累得吐血。就这样几十年的病伴随着我始终不能治好,家人和我都感到苦恼。

《转法轮》我看到半本时,手心、脚心那种火辣辣的感觉没有了,病症消失了。吐血的现象不见了。未花分文,不费事,坐家看书,疑难病症治好了!当我看完《转法轮》第一遍时,我就学炼五套功法,身体越来越好。

99年7.20江贼非法镇压法轮功,当时我心中想,这么好的功法,它还镇压,诬蔑为×教,好坏不分了,这中共可完了,要垮台了。不管怎么镇压,我是一修到底,决不动摇,决不背叛!

2000年12月17日,我只身一人去北京证实法,请愿。弟弟一家三口在我前一天先到北京,约定在天坛公园会面。到达后弟弟、弟媳和小侄接我到住所。

这是一个外地大法弟子200多人的聚集点。我到此两天后的夜晚,被警察破坏,抓走一部份大法弟子,大部份走脱了。与弟弟一家失散后,未能及时与北京大法弟子联系上,就自己漂流。此时此刻我想:即使联系不上,也不能浪费时间。自己买了彩笔、纸和浆糊,写一些简单的讲真象内容,边走边贴,到夜晚就去郊区的树林里或桥下过夜。在树林里过夜有坟,在桥下过夜时很黑,天亮才看到身边很近就是大便,但却未沾到衣服。虽然是严冬,数九寒天,可手脚却有温暖感,毫无冷意,当时我没有杂念、没有怕心,却有一个打算:法不正过来,我决不离开北京。我来北京的目地是证实法,绝不能被邪恶抓走,这是原则。

在没有落脚点,无处投奔的第7天傍晚,夜幕降临,我坐在公共设施的凳子上,低头在想:今天我去哪儿过夜呢?应该落到一户人家,可这户人家在哪儿呀,偌大的中国,却没有大法弟子的容身之处……正想着,一抬头见一个男青年站在我的面前(几天前曾见过)。我如同找到了希望,双手紧紧抓住他的手,随口问道:“你有住处吗?”他回答:“有,跟我走。”跟他走到一处平房,室内算我是6位同修,都是来京证实法的外地大法弟子,比到家更亲切。他们对我非常热情,送来热水,洗头洗脚,热乎乎的饭菜端到我的面前。虽然素不相识,却是大法的缘份,胜过人间亲情,互相都真诚的关心着。

我有了着落,安下心来。每天都有北京大法弟子提供真象资料,在北京市内散发。开始是面对面送给世人,逐渐街面上的警察增多,就在夜晚出来散发到各户院子里。有一天,我看到一篇明慧的文章大概内容是:不要只把天安门当作天安门,凡是有人聚集的地方都当作天安门,都能证实法。从中得到启悟:我应该回家证实法,能走出来的都去北京证实法,我在北京只能我一个人做,力量有限。还有许多没能走出来的,我若回去把没走出来的都带动起来,在本地证实法力量更大。我便把想法跟同修切磋。同修说:你有这样的想法就应该回去,发动大家证实大法不更好吗!这样我就改变了当初法不正过来不离开北京的想法。一位北京大法弟子关心的给了我一百元作路费。23天后,我背了满满一背兜的师父新经文《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忍无可忍》和各种真象资料,返回东北。

2001年中国年除夕的晚上,村治保主任到我家看看。第二天正月初一,治保主任把我找到村政府。村支部书记、乡党委书记和派出所的警察都先来了。问我炼不炼了,谁也没说炼什么,我心里想,炼钢、炼铁都是炼,我也不说炼什么,来个文字游戏“不炼了”(我现在明白做错了,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那天他们还从别处带来一位女同修,车也开来了,可能打算把我和那女大法弟子都送拘留所。之后他们改变了主意,不送我到拘留所,却向我要三千元。我没有钱,他们说从工资里扣,我没动心。他们无条件把我放了,可把那女大法弟子送到拘留所去了。那三千元钱也没从工资里扣钱。

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资料和可提供资料的地方。同修给我介绍了一位老年大法弟子,她的女儿在大城市,能够提供大法资料。因相距很远,约七百里路,就只好邮寄。有时有人送来,由这位老年大法弟子接取。总之,采用各种办法,每十天半月邮寄一次,持续一年左右的时间。后来同近处市区的资料点联系上,我就骑摩托往返送资料给各地同修。在这期间有几个同修陆续被抓,我姐姐担心的跟我说;“你躲躲吧,资料都是你给他们的,他们要把你交出来咋办?”我安慰姐姐说:“你放心,大法弟子死也不会出卖同修,我信得过他们,没事儿。”我根本没当回事儿,也没动心。

半年以后,正法的形势不断推進、变化,资料点需要增设,身边的同修去组建外地资料点,把该资料点的一切事情,包括协调、钱财管理、资料的分发、生活安排等全盘交付给我,让我管理,增加很重的责任和负担。因为我在家从不管事、不管钱,从不操心,让我管一个资料点的全面工作,感到肩负重任,能力有限,有一定的压力。虽然念书八年,是在学校的劳动中荒度八年,当时教育界混乱,教育制度无序,经常劳动没有学到多少知识,只能看文章,不能提笔写长文章。心里也有很为难的地方。虽然实际情况是这样,我是个修炼的人,想到有师在、有法在,怕啥?信心又倍增。意识到这也是修炼,只要听师父的话,走正修炼的路,没有办不成的事。

妻子看我为证实大法的事奔忙,很担心,善意的说:“咱没钱、没权、还没人,加小心可别出差错啊,被邪恶抓走怎么办?”我告诉她:“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有师在、有法在,不会出差错的,我不会進那种地方,那地方没我。”她也看到我一直是安全的,逐渐的放淡了对我安全的精神负担。她也是修炼的人,后来就全力支持我做证实大法的工作。

我家的收入微薄,已经下岗,只有应得工资的一半,没有其他收入。她也曾跟我说:“把你那工作交给别人,你也打工,增加点收入,填补咱们的生活。”我说:“我只有前進,没有后退,我思想不能拐弯,邪恶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如果常人思想过重,邪恶会钻空子,师父没法管,那可真的不安全了,那我被抓進去就快了,舍去个人的利益,走正了、做对了邪恶不敢下手,因为有师父在帮助。”她理解了我的话,为了这个家,为了儿子的婚事,打工、劳累、任劳任怨,完全放下了对我的挑剔和等靠的思想。她相信大法,知道大法救人的工作多,相对我对自家的事就参与的少,过问的少,全由她一人支撑。没有妻子的支持我做不到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的工作。没有师父时时事事的帮助、保护我不会这样畅顺、安全。我深深知道在各种事情中,师父对弟子负责,暗中帮助,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又能做什么呢?寸步难行,一事无成。

2003年11月15日,师父发表了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的评注,为此事,我参加了市区召开的协调人会议,如何开展好师父评注中的工作。回家后,我整整考虑、思索了一宿:怎样起带头作用,组织众同修用被迫害的事实揭露当地邪恶,开展这项重要工作。第二天,我找了几个同修商讨、切磋。A、B同修说:揭露邪恶必须得开展,写文章的事不能拖延。为这事我又起了私心,想到自己不安全,思想中有障碍,平时各地资料由我发放,传送各点,若再写文章揭露,是不是给自己找麻烦,有危险?这是心理活动,并未说出,只是一拖再拖。A同修已看出我的心性问题。她说:咱就按师父要求的做,听师父的话就安全,尽快写出来揭露。以后又有同修被抓,身边同修提醒我,让我放下了私心和担心。于是我们开始收集各地同修被迫害的事实,当时被迫害严重的和没走出来的人不同意揭露邪恶,他们说这是没事儿找事儿,揭露邪恶的工作受阻。我和A同修做少数人的工作,通过学法、切磋解决了阻力。虽然我掌握、了解同修们受迫害和被勒索的事实,但要连贯、系统的写文章就有困难,当时在我心中是大难题。我拿着同修受迫害的简单的记录,找几个人写,没找到,后又送市区求同修给写成文章,在一个多月后,文章拿回来了,不尽人意,因为各地都很忙,每人都有自己的一摊子事,没有人写,我更是心有余、力不足,也写不成文章。怎么办?有数个事实可揭露、曝光,却没人写。

由于资料点的增设,人员有所调动,我身边的同修调走了,点里缺人员,哪怕有个做饭的老太太也行,当然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写文章的事不得不暂时放下。

隔不长时间,有同修给我们点里安排了一个流离失所的老年大法弟子――老太太,要求她做点饭、干点活就可以了。意外发现她能写文章!我连想都不敢想她能写或让她写,她也不知道需要写文章。这可太好了,她的到来解决了我心中的大难题,当时我就想:师父安排太周密了,连弟子的难处都想到了,时时帮助弟子,我真感谢师父!心中的压力解开了,轻松了许多。我把当地情况和各个迫害事实向这位老大姐介绍之后,希望她写文章,她说写不好,不一定达到要求,试试看。她也有要求:写出的东西必须几个人都参与意见,大家推敲。

她没有推辞,认真负责的写,每写出一篇文章都让点里的同修找出不足,拿出意见,几个人共同为这篇文章修改,或增或删,是否尊重事实,语句是否通顺,商榷之后定稿,再送到当事人中间得到确认。每篇都在明慧网上发表。数个事实,数篇文章,全部反馈到当地真象小册子上。同修们都愿意看自己身边真人真事的文章,得到众同修的认同。文章有力的震慑了当地的邪恶气焰。以前该地区经常有大法弟子被抓走,或恶警到家骚扰的事情发生,自从发表了揭露邪恶的文章之后,直至今天近一年半的时间,没有抓人和骚扰的现象。足以证明众弟子正念正行,体现了大法的威慑力使邪恶胆寒。

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是这样要求弟子说:“我也希望中国大陆的其他大法弟子帮帮这些人,叫他们走出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还要求众弟子说:“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看到师父对弟子的要求,我仔细思量:我们附近地区被迫害的大法学员陆陆续续从马三家、监狱和各个教养院出来的几个人,有被强迫转化的,有邪悟的,有不相信了放弃修炼的,还有走向反面反对的等各种不同状态。还有从7.20镇压开始,几年不出来讲真象,更不散发真象资料只在家炼功、看书的几个人,他们认为这样做“安全、保险”。

我们怎样具体开展这方面的工作,面对每个人的情况如何做,我们几个精進的同修大家一起研究、探讨。刚从劳教所出来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改变了当初被抓前的坚定状态。怎样帮助他们再回到正法中来继续修炼?商量后,几个大姐每天骑车子或坐公共汽车,无论远近,找他们,同他们连续几次交谈,用师父的法作对比,启发他们查找做错的地方,对能够认同的和理解的问题全面探讨、切磋。由于几个大姐用大法的法理和正念的力量去帮助,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使这几个走弯路的大法学员醒悟过来,有了正念,走出了误区和怪圈,真正回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中来,都写了严正声明,在做三件事中表现很好。她们又到不走出来只在家里炼的同修家里。他们做的工作,使几个学员提高认识,也走出来了。通过这些事实,使我悟到师父对弟子的情况了如指掌。我既不善讲,也不能写,能力有限,师父却安排几位有能力的,具有付出精神的大姐们,用师父的法理和大法的力量及时帮助了走弯路的同修,和未走出来的大法学员,解决了我们的难题。表面上看是学员在做,实际上却是师父带着我们救助学员。

由于正法形势的快速推進,和救度世人的需要,我们资料点从本地搬到外地较远的地方。搬到一个新的地方,我更是心中没底、力不从心。人地两生,怎么办?心中也有犯难的时候。一个月后,由同修介绍,认识了一个年轻的大法弟子,通过接触,觉得他正念很强,肯吃苦,有付出精神,办事能力和技术能力很强,可称得上是多面手。当然这又是师父安排他来给我们各方面的帮助。他外出办事购物时习惯性饿着肚子,从不乱花钱,生活上艰苦朴素,是一个值得敬佩的大法弟子。

我虽然文化低,能力有限,但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我心中时刻装着大法,听师父的话,在大法中经过几年风风雨雨,我对大法觉得异常亲近,越来越相信大法,相信师父。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我经常不断的想:师父时时事事在看护和帮助我,对我的大法工作给予安排和方便,也使我在大法的工作中得以提高,我应该怎样做?我对自己说:就做一名真修弟子!

“真正修炼得修炼你这颗心,叫修心性”(《转法轮》23页)。根据我的具体工作和环境,我着重从“钱”和“色”这两方面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钱这个字眼很敏感,有多少人架不住钱的诱惑充当钱的俘虏,走偏了路,越陷越深,最后导致不能自拔。我掌管着资料点的收支。最初接管这个资料点出外办事时,我也打车图方便、快、舒服。也曾用此钱卖菜招待来我家的同修,没考虑钱来的不易,应该节俭,更不能浪费,因为这是救度众生的钱!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在讲清真象中挥霍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用来做资料的钱,我一直在告诉你们做什么事首先要先想到别人,你们在使用大法弟子的钱物时想过这些吗?邪恶是无孔不入的,你们一念一行邪恶都在虎视眈眈。你们执著什么邪恶就加强什么,你们思想不正它们就会叫你不理智。大家都在为大法付出,而有的人却无耻的向学员要报酬。”师父这些话敲醒了我,从那以后,近路、短途一律步行。远路、长途一律乘公汽,也不再用这些钱招待同修。同修来顺其自然,家有什么吃什么,决不能再浪费大法弟子的钱。我个人和家中从不占用此款。尤其妻子对这钱更是严肃对待。她曾对我说:“不管咱们多困难,也决不动用这钱,虽然没帐,但却是良心帐”。她支持我在钱的事情上严肃对待。资料点的钱绝大多数用在设备耗材的支出。其它一律从简做起。我真正做到不贪、不占,可以对师父、对同修说:我问心无愧!有义务、有责任管理好钱的支出,这是大法弟子应有的品质。

我经常在心中警告自己,在色的方面严于律己。在修炼和大法的工作中,接触的大法弟子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首先用大法纯净自己的思想。大法是圣洁的,法轮功是一片净土,用最正、最善的心接触每一位异性同修。我用师父的讲法鞭策自己,走正自己的路。

通过几年的学法修心和做大法的工作,使我体验到师父所讲的法在弟子的修炼中兑现着,实践着。弟子念正,在法中,师父就会帮助。体现了一个“真”。我也看到了周围同修中个别人用人心对待修炼,这是最危险的。师父只管修炼的人(神),不管常人心。用常人心看待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寸步难行。只能后退,不能前進。在修炼中,我连续几年骑摩托车传递运送大法资料,每次送取大法资料往返一百多公里,风雨无阻,安全平顺,在恐怖的环境中突显出师父的呵护。

“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啊,都要以法为大,摆放任何事情的时候你都要首先考虑法。”(《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这样正念正行就无所不能,没有能挡得住的,只能成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