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清除党文化对人的毒害

【明慧网2005年4月29日】没有看“九评”之前,我对共产党的认识,只是停留在其党编造的历史中去认识。当然我对党什么的,本来就是很淡的。但是也在恶党所造就的党文化中,被盲从的带动着。

记得我上警校的时候,当时的班主任要求:我们每个人都得写入党申请书。那么我写吧,在恶党的文化的灌输中,入党也是“先進”的表现。当然对于入不入党的自己也是无所谓的。后来参加了工作,做为警察自然就要要求進步了,所以又写了入党申请书。自己虽然对于入党不那么看重,但心中还是希望加入的好。因为在共产党的社会里,不入党就不会有前途的。这种党文化的造就在带动着社会上的每个人,我也不例外。我的哥哥参军,在部队里一心想入党,没有入上,复员回到家中,精神似乎都不正常了,因为他认为在部队里入了党才能光宗耀祖。可见党文化对人的毒害之深。

后来我修炼法轮大法,对于党不党更是淡化了。我记得我到一个派出所的时候,当时管入党的“组织委员”是派出所开车司机的妻子,当然我入党就有便利的条件了。但是后来又调来一个所长,这所长的父亲跟“组织委员”说,能尽早的吸收他的儿子入党。这样一天“组织委员”找我谈话,说让所长入党,并说所长是领导且他的父亲跟她说过。并说本应该发展我加入的,以后尽量给我争取,表现出来很抱歉。我说没什么,无所谓。我的表现令“组织委员”很吃惊,她跟我说:“我寻思你还得不乐意呢!”她对我的印象就特别的好,她看我表现出来这么大度。其实当时对于我来说入党也只是一种形式而已。

后来我的工作调走到H地,“组织委员”心里觉得欠我的。又对H地的“组织委员”说过多次吸收我入党,这样我就入党了。其实在我心中入党就是一种形式,没有什么。在邪恶迫害大法时,我因坚定大法的修炼,党籍就被开除了。开除就开除吧,对我没有丝毫的影响。

就因为这样,我对恶党的因素,觉得自己不会有什么执著,只是一种形式,我从来就没有看重。

但是在“九评”出来以后,虽然在网上,我早看到了,但从来我都没有想下载看一看,当时的想法,就是认为“九评”是搞政治,其实这已经是“党文化”在起作用了,自己意识不到。后来大纪元的声明出来,我想了解了解是怎么回事,才看一遍“九评”。后来师尊的经文《向世间转轮》发表出来以后,我的思想才扭转过来。但认为自己对恶党,没有什么深刻的信仰,自身没有什么恶党的因素。就是对退党声明,都没有深刻的认识,自认为都被开除了,没有必要声明。

开始都是这样的想法。大概是从那时起,自己的身体就不是很舒服,经常是头晕,写什么没有思路。虽然想到有邪灵的干扰,但还是自认为自身没有什么邪灵的因素。于是,在改变身体状况的情形下写了退党声明,有几分的好转。但仍是存在的那种不舒服的状态,持续很长时间。自己也找自己是什么原因,但是就是找不到。

师尊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讲:“因为人都讲过跟其走的话,人在入党、团、队宣誓的时候,都举着拳头发誓说要为共产邪恶主义奋斗一生、为恶党献出生命。恶党邪灵也是在抓住这一点要把人迫害死。邪灵说他当初做了保证了,他说他把生命给了它了,它就利用这一点来迫害人。而且恶党的因素在对其认识不清人的思想中、身体中也都有存在,所以不认清它能行吗?就得认清后清除它。”这真的让我如梦方醒,虽然自己入党是走形式,但自己在入党申请书、警校毕业生自我总结上以及自己走弯路后,给邪恶写的认识上,都写过“为共产主义事业呀;为公安工作呀,奋斗终生,奉献自己的青春年华,以至生命”的类似的话。虽然是形式,但邪灵可不认为你是形式,从中看到自己对修炼的不严肃性,从而抓住这点,对我進行迫害。虽然声明了,但是没有对声明的严肃性去重视,而是流于一种形式。对于一个常人来讲,没什么可说的,因为他能认识到,能退出足矣了。而对于一个大法弟子,就不行,大法弟子以形式为借口,这样就被没有肃清的恶党邪灵钻了空子,垂死挣扎哪怕一点点的缝隙都被它用来迫害你。

在此经历中希望能对恶党认识不清的同修,有一点启示,真正的认识恶党邪灵的因素,彻底清除。所以在写“三退”声明时,就不能流于形式,认真看看“九评”,真正的认识到恶党因素对自己影响,严正声明清除兽记。

既然“三退”声明是严肃的,在此也希望同修在写时不但要认识恶党邪灵对自己的影响,也要字迹工整,这样即体现出声明的严肃性,又给上网的同修减轻去看清你到底写的什么的负担。

个人认识,层次所限,不当这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