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后的反思


【明慧网2005年4月3日】讲真象一直顺利的我最近遇到一场“危机”。一学生家长怀疑听过我讲真象的孩子在学大法,先是跟班主任,后跟校长、书记打电话。要学校给一个答复。

当天晚上,校长、书记就找这位学生谈话。第二天一早三位学生到家中告诉我。其实头天晚上我就知道了。校长、书记把我爱人从街上紧接召回,向他了解情况。爱人把我严厉苛责一通,说了许多后果可怕的话。那位学生说,一走進办公室,他头就很晕,校长、书记想套他的话,他大脑一片空白,一回教室头就清醒了。不过我记住了你跟我们讲的正法口诀,在心里默念。他们没问出什么。

听到这一消息,我很镇静,加强发正念除恶。过了几天,校长、书记也没找我谈话。我想这次麻烦过去了。没想到,第二天中午,两位学生又急匆匆的跑来告诉我。问题严重,在外地打工的爸爸打电话告诉他,非要说他在学大法(其实这位学生未学,只是知道大法好),怀疑是老师教的,要学校给一个圆满的答复,否则要将他写的信寄到教委(信中讲到了从老师处听到的大法真象),就是把他开除也没什么。

学生急得不行,我一听也很严重。我心中很平静,想起了师父讲的:遇到矛盾不要绕着走,要正面面对的法理(不是原话)。我对学生说,我跟你爸爸打电话。我一面发着正念一面请师父加持。

然后我给学生的父亲打电话。我知道他的心结,由于听了很多谎言,怕他的孩子学了大法出问题。我跟他说,我给学生讲“法轮功”的真象,只是让他们要学会用自己的头脑思考,不要轻易相信舆论的宣传。因为历史上这样的教训太多了,我讲了历史上很多的政治运动最终都是冤假错案,就是整人,结果还是国家遭难,人民遭殃。我又讲“法轮功”叫人按“真、善、忍”做人,我讲了“真、善、忍 ”的含义,我说如果人人都能做到,这个社会一定很美好。然后我跟他讲,你孩子没学,学习时间紧,又迫害那么凶,他也不敢来学。你孩子表现非常好,不仅学习努力,为人也很好,非常纯善,在现今时代还很难得。

他说,从去年冬天开始,孩子就经常跟他们讲“法轮功是好的”。今年又是打电话,又是写信,不断说。他怕孩子在学出问题,很着急。无奈中我说他没学,他很好,不会出什么问题,他才说这就好。(其实只说这个还是不够正,因为学了大法的生命才真有保障。)

一场“危机”化解了。在邪恶最猖獗的年代,也出现学生家长把我举报到610,因正念足,师父呵护,化险为夷。但事后我反思,为什么突然出现这麻烦。一定我有什么大漏被邪恶抓住了把柄,要干扰我,想迫害我。后又想起师父以梦和现实中的事一再提醒我,可我没重视起来。以致招来这麻烦。

我主要存在以下漏洞:

一、 学法炼功,发正念,状态不好

师父的正法進程推進到铲除共产邪灵。大法弟子要跟上進程,要揭露恶党邪恶本质,帮助世人退出恶党的组织,抹去兽的印记。我知道这很急迫。我也一直在结合讲课内容揭露共产邪灵的本质,但在让世人退出恶党组织上局面打不开,效果不好。心里着急,以致心烦意乱。学法心不静,发正念也静不下心,炼功也坚持不好。

二、 执著心泛起,漏洞大开

由于自己讲真象一直做得顺利,欢喜心、显示心起来了。在与同修的交流中有所表现。心中也时不时的想,自己正念强,能干。沾沾自喜,自以为是。忘了如果没有大法的威力,没有师父的呵护,自己能做成什么?“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只是有愿望去做,其实一切都是师父为我们做。

三、 讲真象中,不够理智

为了让学生明白大法真象。我从不同角度讲,有的讲得过高。尽管绝大多数学生明白,但由于讲得过明,特别是对反对大法者的下场。学生们为让亲人明白,回去一再讲,并说是老师讲的。就象上面说的那位学生。有些家长难以接受。

四、 根本执著“自我”

在自己存在的众多执著中,我最根本的就是“自我”,根子还是一个“私”字。做得顺利,就认为自己做得好。不顺利就心烦。表面上为世人得救而着急,实际还是放不下自己,尽管隐藏很深。这就是师父说的,有意无意的在证实自己。我做了什么?比起那些做得好的同修,我还差之千里。

写出上面的认识,是与我有同样状态的同修交流。赶快放下包袱,轻装前進。正念正行,走正走好所剩不多的助师正法之路,直至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