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迫害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2005年4月3日】入夜,刚学完法,心净如水;续而打坐入定,发正念;心正、主意识强,心境似空非空,杂念皆无……。

瞬时,念中忽现一故事:“释迦牟尼在当年传法的时候,他的弟子问他说,师尊,能不能不脱离世缘修成如来?也就是说,能不能在世间不脱离常人的生活环境、社会环境而修成神、修成佛?释迦牟尼想了想说,那得等转轮圣王下世的时候才行。”(《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当下不解,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故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发正念结束后,结合自己所走过的路,豁然明悟,深感师尊的慈悲指正,法的伟大!

以前我深受传统宗教文化影响,步入修炼界,寻觅正法修炼。释迦牟尼的修行方式深藏在极微观的意识当中,从个人修炼时期就一味的寻求吃苦,避开常人社会环境,潜心修炼,想以非常人之法获得解脱之道。(观念中脱离了我们这一法门修炼方式)

正法时期,我熔入了正法之路,一路走来,磕磕碰碰。有过迷茫,有过挫折,也有过失败!我经常跟自己说,我可以有不足,但我绝不放弃!教训是刻骨铭心的,但始终没有找到根本的问题在哪?

从去天安门,再進洗脑班、看守所、监狱,认为就应该去这些地方生死无执著的用血肉之躯去当正法弟子的先锋,开创环境。表面看无可非议,站在法理上,理智的去看,我的想法是不正的。(认可了去证实大法就会進这些地方被迫害,认可了旧势力的安排。)

旧势力安排的很详密,从起心动念上只要符合它的要求,让同修思想上认可后产生的负面物质从微观渗透到表面,从思想影响到你的行为。

在不正的状态下,旧势力让我進了洗脑班,因为我意识当中接受了旧势力对我的安排,为期三个月强行填鸭式洗脑,后来我又想去更艰苦的地方去证实法,并救度那里的有缘生命,去劳教所、监狱都行,结果我真的去了监狱。

到了监狱,旧势力的最终目地就是让同修放弃正法修炼,首先形成间隔,派人监督,不允许与同修接触、切磋,达不到整体提高。最主要的是间隔形成后学不了法,没有法做指导,后果可想而知。

在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这些地方,我们非常现实的讲,是人的一面在修,是不足的一面,在同修正念不强的情况下,面面俱到是不可能的,难免会被旧势力钻空子,从而加剧迫害。一般有以下几种:

一、 思想上進行长期洗脑,对学法不深、认识不足的同修尤甚。
二、 以病业的形式体现在年龄较大,抱着祛病健身走進大法的为多。
三、 暴力强迫,以抱着抛头颅、洒热血,就是被打死也不妥协的同修为主。
四、 长时间的身心迫害,利用同修各种不正的念头,先让同修远离大法,最后再脱离大法。

旧势力的安排就这么从一念当中开始安排到最终的结果,阶梯式的。当然,旧势力认为自己是在干好事,并以此来树立大法弟子的威德。那么,我们要彻底否定它,就从起心动念当中开始吧!因为我们走的路是“大道无形,不脱离世间、直指人心!”

正法修炼,旧势力是没有资格考验大法及弟子的!

一次和同修交流心得,同修是资料点上的,因为另一同修对安全没有足够的认识,被盯梢,结果损失惨重,被非法判重刑10年和5年,使该地区真象工作陷于瘫痪。

师尊把弟子们的安全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上,我们的同修为什么不能?这是对法不负责,对同修不负责,对众生不负责,对自己不负责!!!我们绝不能拿同修的安全开玩笑,当儿戏,这不是说声对不起,下次改正就完了的事,就这么不经意的疏忽,后果的严重性可曾想过吗?

同修可以有暂时的不足,我们要及时提醒同修,如果不听劝告,应清醒的、理智的告诉同修,为了对你的安全负责,先停下来,净心学学法,共同找找不足,这也是法对每个正法弟子的起码要求。

在狱中被迫害了几年,封闭了几年,出来后又因学法少,状态没有调整好,看问题始终不在法理上,思想易走极端,又萌发了走出世间法的苦修之路(其实这是消极逃避)或专门从事讲清真象工作。“反正是总得自己来解决经济问题呀。不能够依靠别人赡养,这可不行。”“……你们可以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的生活方式去修炼。只要师父说它是可以的,你们就尽管去按照常人的生活方式去做,因为你们的路就是这样走的,人就得用这样的方式得度……”(《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师尊点醒了我这梦中人,使我归正了自己的思想,归正了自己的行为。现在找工作挺不容易的,跑来跑去都是人群特别密集地区,可是我发现在发正念时,周围生命被共产邪灵在思想中注入的邪恶因素被层层解体……。

共产邪灵从小就给我们灌输了绝对化的“共产思想”,并绝对的信仰它,它所制造的种种血腥告诉人民只能无条件的服从和拥护,人民被愚弄着、被蒙蔽着。对真、善、忍的信仰,它镇压你、迫害你、转化你,制造恐怖,栽赃陷害,反过来还要让你谢谢它,让人民认为共产党真好;让国际社会认为中国共产政府多讲人权;又挽救了一个生命――真邪恶啊!共产党!

在单位、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里,给你做思想工作的这些人,有时表现的特别亲切、友善,照顾同修的生活起居,比对自家人还好,不打不骂,很有耐心,这些人也说自己做的是真、善、忍,确实也让同修感动过,动了坚信大法的心。别看表面,实质上对同修这样是有目地的,通过这所谓的感化教育使同修接受相关条件。(写保证书、口头协议、承认自己犯罪了,是犯人;背监规等等),都是大法弟子不该干的事。――真伪善啊!共产邪灵!

邪恶、伪善终究要暴露出它们的本性于每个宇宙生命的面前。对自己而言,很庆幸我再也不把党当作是件无上光荣的事了,以后就更不可能了。

如有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