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整体配合起来力量大(一)


【明慧网2005年4月6日】正法修炼已经走过了6个年头,大法弟子被迫害也已经5年多了。在这5年多里,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被破坏了,切磋交流的机会少了,同修们没有形成一个整体,认为自己这一块还不错,没有深刻认识旧势力的安排和制造的障碍,使同修之间形成了许多间隔。正法已经走到了今天,大法弟子早就应该变被动为主动了,成立学法小组、开心得交流会,这是我们早就应该突破的。

下面我介绍一下我们地区整体配合揭露当地邪恶、营救同修的几件事,有不足的地方请指正。

一、整体铲除当地610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

我们地区是由三个大工厂组成的,人口居住比较集中,而且大都是职工家属。我所在工厂610办公室主任刘××2004年元旦前后开始令人到大法弟子家中骚扰,以开除厂籍、停发工资等手段威逼大法弟子写三书,有许多同修承受不住压力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有一天他领人又到一大法弟子家中骚扰,这位同修虽然压力很大,但并没有写三书。后来我们知道这些事情后找到了这位同修,鼓励他,坚定他的正念。恰这时,师父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的评注发表了,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于是我们几个就商量怎样以刘××为例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

我们首先让熟悉刘××的同修收集他的相关材料,比如家庭住址、电话,他单位的地址、电话,单位上下级的电话、地址,以及他孩子、妻子和亲朋的地址、电话,还有刘××都迫害过谁,也就是都抓过谁,把谁送过劳教。在几天之内,同修把相关的材料都凑上来了,我们就着手写真象材料,写完后发给明慧,请明慧的同修给把关。在材料没反馈回来之前,我们把相关的地址材料编辑打印给当地的同修,让同修们给刘××的上至领导下至工人邮寄真象材料和劝善信,并相伴着《给当地老百姓的一封信》的真象材料发下去。我们当初的想法就是先劝善,劝刘××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不想把他定为恶人,也不想把他推到对立面上去,希望我们大法弟子用善的力量去化解恶的因素,如果他还在行恶,那我们就正告。

当我们把正告的信发出去以后,发现刘××还在不断的迫害大法弟子,于是我们把明慧反馈回来的文章下载编辑后大面积的印刷、散发;还有的同修针对刘××写了短诗,我们把它制成不干胶。在两个星期之内,光刘××的真象材料就散发了几千份。同修把不干胶贴到刘××家的進户门上,使整个楼栋的住户在上下楼的时候都能看到,而且有的同修甚至把揭露刘××的真象材料送到他们家的厨房里,还有的送给他的邻居,不光给他们,还给他小姨子、小姨子的单位邮寄。这样一来,大大的消减了刘××的嚣张气焰,他不但不到大法弟子家中骚扰了,甚至在大街上看到大法弟子都不敢打照面。这一次不但有力的揭露了邪恶,也使许多世人明白了真象。

大概半年以后,刘××突然又到大法弟子自己租的摊位前抓人。大法弟子的家属很有正念,人没被抓走。第二天我们知道此事后,马上针对此事给他在网上曝光,并给他邮寄真象材料。同时我们向内找刘××出现反弹的原因:一是事情成功后,我们针对刘××的揭露放松了,并在潜意识中起了欢喜心;二是有很多同修在散发针对刘××的真象材料时并没有抱着救度他的想法,尤其是被骚扰过的同修更是对他恨之有加。经过向内找,找到漏洞后,很快刘××又销声匿迹了,至今也没有听说他再找大法弟子的麻烦。但我们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还是过一段时间就给他邮寄真象材料,以防他反弹。

二、整体配合营救同修

这位同修是2002年被抓的,年末被非法判劳教三年,送×××劳教所。当时的情况是,这位同修在看守所里就已经不能走路了,是被背着投入劳教,身体检查不合格拒收,但市第二看守所的一个科长花钱找人把他投進去的,在××劳教所集训队呆了两天就被送到××劳教所医院。从他被投劳教开始,我就没断了和劳教所打交道,找他们5队、找他们所长要求保外就医。那时候并没有想到整体配合,而是一个人身单力孤,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一次一次的奔波于两个劳教所之间。在2003年末,这位同修被送回劳教所5队。5队队长赵×开始折磨他,给他灌浓盐水,因他不能走路,他就叫人拖着他满院子的跑,使一双新鞋的后面都磨破了。

后来这位同修绝食绝水抗议对他的迫害。在绝食的第十五天,我看到他,他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告诉我:“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我使劲的点了点头。回来后与几位同修商量,同修们都说应该在网上给他们曝光,营救同修出来。就这样我们把劳教所五队队长赵×、强××等的手机号码和同修在里面的遭受的迫害和现在的情况在网上连续的曝了光。2004年的元旦,这位同修出现了生命危险,劳教所把他送到市第二医院進行治疗。我去陪了两天。在这两天当中,我就亲眼看见国外同修不断的给看着这位同修的警察打电话讲真象。在国内外的同修不断的打电话讲真象和这位同修身体出现危险的情况下,劳教所答应给办保外手续。

我们以为大事完毕了,就在家等着人回来,结果一等就是几个月,这位同修还是没有回来。4月27日,和这位同修在一起的一位同修回来了,讲了里面的情况:当初是劳教所受到的压力太大了(因为国内外的同修都给他们写信打电话),是欺骗你们说给他办保外,这位同修在绝食绝水100天后现在吃饭了,但神志不清,记忆力全部丧失,全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得快些把他救出来,否则有生命危险。得知这一情况后,我们坐下来仔细研究,分析了上次没能营救成功的原因:首先我自己没能站在法上,对这位同修的情太重了,做事时用了人的一面,没能站在法的基点上看问题;其次我们太指望常人了,等、靠的心太强了;再就是没有太多的人参与進来,没能形成一个整体。

法理明晰后,我们再从新开始营救。由于救人的心太强了,就想走常人的形式,花点钱把他买出来。我们给赵×打电话约他单独见面,赵×就是不见我们,说有什么事到队里去说。最后他说:“你们别枉费心机了!”回来后我们想为什么此路不通呢?其实很明显,请客送礼在常人中都不是正当行为,何况我们大法弟子,尤其是我们今天所走的路是留给未来人的参照,我们走错了,所以此路不通,我们应该堂堂正正的要人。首先我们搜集了省、市劳教局的电话号码和地址以及负责人的姓名,给他们在网上曝光,然后给他们邮寄真象材料,并以这位同修同学、学生(这位同修曾经是教师)的名义给他们写劝善信。我和一个同修到劳教所去要人,并通知所有能通知到的同修在家发正念,铲除劳教所五队的邪恶,加持我和同修的正念场。

见到赵×后,他气势汹汹的指着桌子上一大摞子的信说:“你们看看,你们法轮功给我写信说让我坚决制止迫害法轮功,我迫害法轮功了吗?我怎么迫害法轮功了?”我当时语气平和的说:“你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也不希望你对法轮功行恶,这是为你好。”后来我俩又配合着给他讲了半天真象。最后他说:“你们回去吧,我试着给他办保外。”

事情初步取得了成功,我们又商量下一步怎么办。同修都说这一次不能再等了,吸取上一次的教训,即使人不天天去,电话也要天天打。三天后赵×打来电话说,要给这位同修做法医鉴定。很快法医鉴定的结果出来了:没有病,不够保外的条件。我们并没有气馁,不断的向内找,找到漏洞补上,并進一步到省、市劳教局去讲真象要人,只要有机会能说上话的,我们都利用此事给他们讲真象,完全做到了正念正行。省、市劳教局的人都说:我们这你们就不用来了,你们还得和劳教所交涉,这种情况下他们只要报上来,我们一定批。我们经过反复的去劳教所与他们交涉,最后他们同意再上报一次,再做一次法鉴。然而第二次的结果还是没病。

我们静下心来仔细的研究了此事:我们到底哪儿错了?后来有同修说,是不是被营救的同修没有正念了,已经神志不清了嘛!我们外在的力量只起一部分作用,他内心不想改变,别人能有什么办法?有同修反对他的说法:不管被营救同修的状态如何,也不允许邪恶迫害,就是无条件的营救,是我们在做这件事,那就看我们的心态如何摆正了,最主要的是我们的基点要摆正,我们只想到保外就医,那是常人的想法,我们是无罪的被关押,就是要无条件的释放。这其间他们不让我与这位同修见面,只是偶尔的能通一次话,知道大概的情况。

在8月末,突然传来这位同修去世的消息,这使我们非常的震惊,震惊之余又觉得不可能,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我们完全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很快经多方面的打听,知道人并没有死,而是被秘密的转院了。这就更加加速了我们救人的步伐。

在2004年的9月14日,劳教所通知去接人。这样在经历了整整4个半月的时间,这位同修提前8个月被营救出来了。他在里面做得也很好,即使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也没给邪恶留下一点的把柄,没签过任何字。说起来简单,在当时我们每一位参与其中的大法弟子都是一个提高的过程。就象师父《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讲的那样:“因为你们还在同化法的表面是需要不断的提高的,你在不断的提高的时候,就要给你安排那些所要修去的东西,每一个境界有每一个境界中的状态,如果你停在那里,那肯定就会跟不上正法的形势了。”

营救成功后我们并没有松劲,而是继续给这位同修发正念,因为我们在明慧网上看到有许多同修已经回到家了,却还是被夺去了生命。所以我们悟到,不是营救出来就完事了,而是要继续发正念,帮他尽快的在法上提高上来,鼓励他多学法、多发正念。这位同修目前正在恢复之中。让我们牢记师父在《也棒喝》中讲的法:“有的家里人在迫害中被关、被迫害,你们不赶快和大家一起反迫害、制止迫害、减轻家人的被迫害,还在说什么在家里学法,对学员所做的一切还牢骚满腹。知道你的家人在被关押中减轻了被迫害、停止被迫害,是因为大法弟子顶着邪恶与危险在反迫害中揭露与震慑了邪恶造成的吗?当他们出来时,你有什么脸面对他们?你为他们做了什么?修炼的人不是修炼的神,修炼过程中谁都有过,关键是怎样对待。”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