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反迫害


【明慧网2005年4月6日】

一、九天闯出魔窟

1999年7月20日以后,师父和大法遭诬陷,大法弟子遭迫害,这一切时时刻刻都在触动着我的心:在大法中受益匪浅的我该怎么办?不用多想,我决定去北京证实大法,为大法澄清真象、还师父清白。临行前,有人告诉我说,邪恶之徒准备在“六•一”严惩上访的,还要判刑等,叮嘱我千万别去。一同修向我透露当地已明确规定:去北京上访的炼功人抓回来就判两年劳教。我知道这是邪恶在利用各种方式动摇我。这些话没对我产生任何影响。师父在经文《大曝光》中说:“有的弟子讲“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相比之下,修得怎样一目了然”

在北京遇到了三位同修,我们四人来自于三个不同的地区,那三个都是年轻人,我们决定于2000年5月30日下午1时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那一刻终于到来了,同修对我说:“阿姨,神的那一面要精神起来。”我说:“明白。”我们两人举着横幅奔向升旗的地方,另外两人往金水桥方向跑去。刹那间,警车呼叫着向我们奔来。全广场的人都注视着我们,众目睽睽之下,恶警把我们非法抓捕了。

我被转送到当地的拘留所,那里的环境非常恶劣,真可谓是社会的垃圾站。我悟到修炼人不能呆在这里,我必须得出去。于是从北京返回时我就开始绝食。几天后,不法人员们把我领進一间小屋,其中一个30岁左右的女的问我:“老太太,你怎么不吃饭呢?”我说:“我没犯罪,我们修炼人,在哪里都做好人、不能吃这里的饭。”她一听我这样说,马上就把麦克风关掉了,我才知道她原来是个记者。邪恶之徒妄图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编造出它们想得到的材料,无意中却被我给破除了。

随后又進来一个××副局长,他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炼!”他听后怒气冲冲的走了。我又被送回又脏又破、透不过气来的牢房里。

那时全凭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靠着师父的点悟和自己的正悟,我没有对邪恶做出任何妥协和让步。就这样,绝食九天后我又堂堂正正的回来了。

二、两次闯过病魔关

2003年9月,我去山东济南监狱看望被非法判重刑的老伴,9月的北方已是秋高气爽,而一到济南却是烈日炎炎。原以为见到老伴后就可以往回返了,那的恶人却迟迟不让见,我只好住進旅店。谁知突然发起高烧,头晕、咳嗽,感觉天要塌了一样,喘不上气来,咯出象树叶一样的绿色脓痰,连流的鼻涕都是绿色的。我明白这是旧势力黑手在迫害我,我更清楚师父就在我身边,我请求师父加持我,并从内心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断发正念纯净自己。

我还想起了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的:“那时对于冷我有另外的办法。我就这样想:你冷,你对我冷,你要冻我吗?我比你还冷,我冻你。说你叫我热,反过来我叫你热,我把你热得受不了。”从中悟到决不能配合旧势力的安排,我要铲除它、解体它,决不能消极承受它。于是我扶着床走出了房间,到了外面感觉清亮多了。我来到农贸市场,给这里的人讲述,老伴60多岁,只因信仰“真、善、忍”被判重刑遭迫害及法轮功的真象。这里有个人以前还曾炼过功,99年7.20以后就放弃了,见到她我就从法理上和她交流,希望她能早日悟回来。后来,女儿把我接回家,在家中我不断发正念,可不见好转。我突然悟到,整天呆在家里,这不是分明在滋养着黑手烂鬼吗?这不是叫旧势力得逞了吗?想起了师父的谆谆教导:“正念对待一切,什么都不怕,我是修正法的,我怕什么。”“你的心放得下,师父一定会管你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带上真象资料下乡了,我知道救度众生的事不能耽搁。

做完该做的事,身体的一切不适全消失了。我真切的感受到,这就是走师父安排的路,在神的路上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同时也提高了自己。

还有一次,在2004年11月的一天,儿媳刚擦完地,我一下滑倒了,重重的摔在了水泥地上。当时感觉五脏六腑仿佛都被摔破了似的,疼得喘不过气来,更说不了话。因起不来,我就在地上盘腿立掌发正念,铲除旧势力黑手烂鬼,10多分钟后,儿媳扶着我能起来了。我牢记师父的话:好坏出自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我发出一念:没事,马上就好。女儿得知后也赶来了,非要让我上医院,我坚信师父坚信法,照样出去讲真象,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当时疼得直想哼哼,可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还是闯过来了,这就是大法的威力。

事后,我向内找,发现没学好法,很多常人心不去,很多心不正。我体会到一正压百邪,惟有主动去修,主动同化法,坚持学好法,不断归正自己,才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做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