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摔摔打打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2005年4月6日】我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只读了几年小学。1997年喜得大法的。我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迹,但几年来修炼路上经历的生死关和与旧势力的较量,让我对修炼的严肃性有了切身的体会,愿意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我的家在得法前是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庭。丈夫整天喝酒、贪懒,无所事事,他从来没有对妻子、孩子的照顾,更不用说责任感。因为他懒,什么工作也做不长,什么活儿也不爱干,家里家外的事他从不过问。

他不过问,我就得里里外外一个人撑着。他到处欠赌债和饭店的饭款,家里经济状况不好是必然的。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夫妻的和睦和正常的家庭生活,整天除了打架就是争吵。别人是想象不到我是怎么生活的。在我脑海里,白天黑夜想的是怎么办,怎样办离婚?要不就自杀,死掉!因此,每天夜里都没有多少睡眠,再加上生气和过度的体力劳动,我的身体患了各种疾病。每当我生气的时候,头就疼,一痛就是几天。还有妇科病等等。随时都有自杀的心。这种日子伴随着我度过了七、八年。

1997年的一天,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喜得大法。在我得法修炼的那段日子里,渐渐的修去了我的执著心。使我失去了生活勇气的那个冰凉的心得到了安慰,我能够活下来,全是靠师父那洪大的慈悲。师父一次次的点化着我,救度着我,让我有活下来的信心。

我明白了我的一生是为得法修炼而来。慈悲的师父一次又一次的给我净化身体,我的身体一天天的好转。渐渐的我丈夫也变好了,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会干活了,还学会了开车,家里有了收入,欠下所有的债也还清了。我俩有时还捐点钱用来证实法。我的身体全好了,什么病也没有了。

我曾经历过一次生死关。一天,我在给庄稼打农药(1605)时觉得不舒服中。当时我虽已得法一年多,但悟性还很差,那时我想:炼功人怎么还会中毒呢?由于我的一念之差,瞬间我就昏迷不醒,昏死过去了,昏迷了半天一夜,有时刚刚苏醒瞬间又失去了知觉,等我清醒时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我看见那药针扎在我身上,心里非常难受,我恨自己为什么悟性这么差,我这不是过的生死关吗?不行,我绝不能在这扎针了,可是当时在医院里不让扎也不行啊,这也不符合人间的理呀。我想,要不让他们打针,我必须走出医院去,我必须得是一个健康的人,我得起来,我咬紧牙关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时我的姐姐要给我吃药。我说我不吃药,我没有中毒,是我的一念之差,差点要了我的命。

她们不相信我,非让我吃药。我当时就想:你们就算把我牙齿撬开了,我也不吃。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她们刚刚放到抽屉里的药,不翼而飞,怎么也找不到。这时我转过身去笑了。

这时我又想:我得下地,不能象一个病人的样子。我就下地走,可是感觉脚站不稳,身体摇摇晃晃,浑身无力。我想证明给她们看我身体正常,就拿起扫帚去扫地,她们就说我胡折腾,我说我真的没中毒,不信你们找大夫给我化验,我身体保证是一切正常。

她们当然不相信。因为当天夜里送我来医院时化验我的血小板是0,就是死亡状态。于是她们去找医生给我化验。化验结果:我的身体一切正常!连针都不用再打了。医生去找昨天夜里的化验单核对一下,可是怎么也找不到。这时听见门外走廊里有个大夫说:我刚才还看见来着,到底哪去了呢?由于化验单找不到,又见我结结实实的来回走,根本不像中毒的样子,医生和我家人只好同意我出院。

从那以后,我再给果树打农药的时候,每次打完后全身象洗澡一样,可是一点事也没有了。

1999年大法被迫害以后,我想,虽然我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行动,但我也要做一个真正的正法弟子。那时我和其他同修失去了联系,我就一个人经常出去写点什么证实大法。当时我并没有怕心,因为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告诉我自己:我活着一天就是为了证实大法。以后和同修有了联系,我们就互相配合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就这样我们在摔摔打打中走到了今天。

有一段时间,我突然觉得自己又在消业,而且特别严重。我又一次来例假不断的大量出血,一点力气也不能用,就连大便都不行。一开始我以为是消业,可是这业却消了7、8个月,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通过与同修交流,才认识到是旧势力黑手的迫害。于是我就不断的找自己的执著心。我究竟漏在哪里呢?以前我虽然学法、炼功、发正念,可是并不太精進。炼功有时炼有时不炼,晚上12点发正念有时不能保证。我既然找到了漏洞,就买来了一个小闹钟,能保证每晚12点发好正念。为了不影响家里人休息,我就用棉衣把闹表盖住。可是我的身体还是时好时坏,不敢用力干活。

有一天,我在家里与常人聊天时无意中说道:我在前几年干活劳累,又经常生气,落下了病根,现在干一点力气活也不行。谁知这话说完一个小时左右,我上厕所突然间又是大量出血。这时我意识到:我走了旧势力安排的道路,什么以前落下病根,不敢用力,这些都是旧势力加给我的观念,根本不能承认。

后来我在《明慧周刊》上看到一篇文章,一个同修谈他悟到“怕”和“不怕”都是执著心。因为我以前就不怕消业,更不怕死,其实我的这种思想观念,被旧势力黑手钻了空子。这时我悟到了,修炼是何等的严肃,我的每一思每一念都不能有人的观念,更不能懒惰。我的身体是师父给我净化的身体,你旧势力说了不算,即使我有漏,也不允许你旧势力迫害!我没有病业,我也不能死,我助师正法的神圣使命还没有完成,我怎么能死呢!

就这样我请求师父加持弟子,同时发出强大正念铲除了旧势力黑手对我的干扰与迫害。从那以后,我该怎么干活怎么干活和正常人一样的劳动。再也没有了落下病根和不能用力干活的观念。

现在我的身体一天天的好起来了,我每天都坚持炼功、学法,尽量的增加发正念的次数。我想我以后会更加努力、更加精進,一定要做好师父交给我的三件事。

在这里诚挚的希望同修们不要犯我同样的错误,不要走旧势力安排的道路,要切记我们的修炼道路是非常严肃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