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坚信大法 正念正行 走完全过程


【明慧网2005年4月7日】几年来修炼经过的事很多,不能都一一表达出来。以下所写只是修炼中的一部份,这也是大法弟子应该留下的、作为正面见证大法的一些资料,也是在证实大法。同时我认识到自己之所以受到邪恶的迫害,主要是迫害初期自己对法理认识不清的因素造成的:从一开始的拘留、罚款、抄家、开除工作,都认为是自己的难、应过的关,同时还掺杂着求心、人心等,觉得一起做事的同修被迫害了,被关了,我不愿意一个人在外面,还愿意和同修一起被关,这样心里还好受些,等等不正确的想法。这让我進一步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今后我不管参与什么证实法的项目,都要努力做到静心学法,坚持以法为师,排除干扰,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正念正行,走完全过程!

我是98年5月开始修炼的,从得法那天起,我始终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正念正行走到了今天。在这里,我将自己修炼七年来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得法初期

我64年出生在某县一个贫困的工人家庭,全家七口人靠父亲一人做工维持生活。我家周围的邻居们都很穷,很多家庭的人都没有工作,小时候的愿望就是长大了能有个稳定的工作。从小我努力学习,在上初中时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出于经济上的考虑,我初中毕业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某部重点中专,四年后毕业顺利分配到某部属企业工作,从此,我立足本职钻研技术,踏踏实实的工作。几年后与丈夫认识、结婚并有了一个女儿。由于我脾气不好,争强好胜、性格急躁、爱生气、遇事往坏处想,说话很直又不注意方法和语气,高兴和生气别人都能看得出来,由于与丈夫成长的背景不同,加上婚后受单位分房制度的限制,必须与公婆住在一起,家庭关系就十分紧张。后来丈夫辞职去沿海打工,随后我也停薪留职很顺利的在沿海一家外企找到了薪水不错的工作,正当我打算着如何将女儿接出来一家人生活时,女儿在公婆身边发生了状况,再加上单位领导不同意我继续请假,我不得不放弃了沿海的工作,回到了原来的单位。

回来后,尽管领导还让我继续负责本专业的工作,但我心里对他们充满了怨气,认为领导关键时为难我,才让我不得不放弃外企高薪的工作,回来上班工资又低,才五、六百元的收入,心里不平衡,计较得失,而且当负责人每月只有几元的津贴,责任大工作多,找到领导说我不愿意干,尽管领导不同意,我也不干了,工作中消极对待,摆摊子。当时正是我们地区炒股的高潮,很快我把精力用到炒股上,上班经常请假去股市,与领导、同事的关系也十分紧张。由于家庭矛盾和工作上的状况,我很烦恼,也很忧虑,有时越想越感到负担很重,工作压力大,使本来体质就弱的我,三十岁刚出头就得了很多毛病:高血脂,经常人事不省的晕倒(晕倒时脉搏每分钟仅40次),抵抗力严重下降,每个月都要感冒咳嗽打针吃药,脸上出现了很多斑点和很严重的黑眼圈,几乎让我失去了生活的勇气。我明白,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主要是我心态不好,脾气急躁,好生气、忧虑的原因。我知道要想有个健康的身体,不是靠吃药能解决的,必须改变自己的坏脾气,调节好自己的心态,所以我想找一个修身养性的功法,来改变性格上的不足,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

98年5月,在同事的帮助下,我看到了宝书《转法轮》。第一次学法,我认定这就是我要找的功法,我经常反复问同修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我这个功法?我为什么被安排得法这么晚?读《转法轮》的当天晚上,我就到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从此一次也不落下,立即投入進去修炼大法。修炼初期什么都不懂,我又出现了很多状态,都要找同修帮助,想到自己得法晚,方方面面必须经过自己加倍的努力,才能赶上同修。

我利用上班空闲的时间抓紧学法,我每天学法达10个小时以上。那时大法书还很缺少,一个多月后,我开始抄书,为了把法记住,我又开始背书,尽管当时辅导员有不同的认识,认为要随其自然,只要多看书,能背的时候自然就记住了。我以法为师,我记得《法轮大法义解》中师父讲过:“……年富力强的,除了年岁大的、记忆力不好的,都要把这书背一背”,坚持背书。通过认真学法,我明白了许多法理,学会了遇事向内找,在法中寻找答案,懂得一个修炼人不管在哪里都要做好,于是我立即改变了对工作的态度,工作中不再计较个人得失,将过去利用职务之便,已经拿回家的本是工厂的东西退回给单位,并向领导说明因为我修炼法轮功了,认识到工厂的东西不应该拿回家,不是自己劳动付出换来的东西决不能要。知道炼功人不应该参与赌博,炒股票也是一种赌博行为,我在股票亏本近万元的情况下,毅然退出了股市,今后不再炒股了,专心的工作。单位领导满意了,和同事的关系也溶洽了。

由于我淡薄了名利,对钱财看淡了,家庭矛盾也减少了,脾气也变好了,遇事不再往坏处想,一切随其自然,心态调节好后,心胸也开阔了,身体健康了。修炼几年来,我再也没花过一分钱医药费,同事、朋友见了都说我身体变好了,说话、处事态度也比过去好了。我的这些变化都是修炼了法轮功后,提高了心性,无求而得来的,都是大法的威力,是大法改变了我。

记得在我刚开始抄书时,我开始发高烧,嗓子化脓,疼痛难忍,我以法为师,把自己当成炼功人,认为这是消业,我坚持上班,坚持抄书,有时抄着抄着就忘了疼,我要不说话,别人根本不知道我嗓子疼得那么厉害。最难受的时候,思想上也出现了干扰,我会突然想起老家邻居的一个女孩儿,由于发烧嗓子肿痛,没有及时送医院治疗,而被病魔夺去了生命,但是我依然坚信大法,修炼人绝不会出现生命危险!由于明白了法理,这次消业几天就过去了,而且精神很好,上班、集体学法、炼功也没落一次,也没去医院花一分钱药费。回想起在修炼的前一年,同样的时间、同样的症状,当时我住院输液治疗,身体很虚弱,走几分钟的路体力都不支,竟要休息几次,生活也不能自理,要人照料。得法前后鲜明的对比,進一步证明了大法的神奇,更增加了我修炼大法的决心!

我所在的炼功点成立比较早,同修们修得也比较好,对当地大法的洪传做了许多的贡献。比学比修,看到自己与同修的距离,我得赶紧跟上。我主动找站长、辅导员交流,说出自己的一些想法和建议,主动分担一些工作,我做每一件大法的事情都很用心,不走过场。尽管我是新学员,也跟着学会了从整体、全局考虑问题,这给我以后正法修炼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拿出几千元钱作周转资金购买集体资料,自己也购买了大量的大法书籍,每一本书我都要认真学习,确认无漏页、无漏字后再提供给大家,或在洪法时借、送给有缘人。

二、风云突变

正当我完全沉浸在得法修炼的喜悦中时,1999年4-25之后,炼功点的气氛逐渐变得紧张起来,我没有一丝怕心,考虑到站长、辅导员的处境和压力,有些工作做起来不太方便,我是个新学员,做起来会方便些,主动承担了一些工作,主动去偏远地区送大法资料,交流心得。一次当我正读着资料与同修一起学习时,公安得到消息跑到我们聚集的地方進行干扰,我仍很理智的继续读着资料,由于正念强,没有怕心,一会儿公安无趣的走了。我主动参加本市有关部门召集辅导员、站长的几次“特殊会议”,由于不知是陷阱,参加人员都签了名,留下了联系电话,就这样我上了当地所谓“骨干分子”的黑名单。

紧接着7-20大迫害开始了。看到电视播放不准修炼法轮大法,同修们都很气愤,根本接受不了,这么好的教人做好人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从此炼功点被不法人员封锁了,我们随时换地点集体晨炼,不执著炼功的地方(但没有坚持下来)。不管任何狂风暴雨,我始终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从没有一丝怀疑和动摇。同修们经常一起切磋、交流,探讨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99年9月初,从外地传来了消息:“大法弟子要走出去,上北京去。”听到这个消息,有的同修说消息可能是假的,有的说现在形势这么严峻,又快到十一了,北京查得这么严,外地人根本到不了北京;也有的说去了可能被打成政治犯、坐牢等,这些都没能动摇我。

于是我们地区5个同修克服了重重的干扰和阻力,堂堂正正到北京护法!后来才知道,当我们出北京火车西站时,单位派出所人员就在出站口拦截我们,我们出站时他们也未发现。后来北京公安在旅馆的网上查到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就半夜三更以查房为由将身份证搜走,强行将我们押往当地驻北京办事处,限制人身自由,强行押回,连夜非法审问,将我们以扰乱社会治安罪而非法拘留(拘留证上签不签字都一样强制执行),接着抄家、单位罚款4500元(单位派出所干警往返北京的一切开支都强制我们承担)、开除厂籍留厂察看、停发工资但照常工作等一系列非法处理。

三、说明真象

随后,领导同事多次找我谈话,做“思想转化工作”,我都向他们讲修炼大法后我提高了思想境界,道德变高尚了,身体健康了,修炼大法我身心受益,单位受益,家庭受益,大法让我变好,你们让我转变,往哪转呀?让我变坏吗?就是给我钱,让我的思想回到过去没修炼时那样,我也不愿意,那时的我活得太苦了,太累了,钱多也不高兴,因为贪心啊,所以我不会转变,我会继续修炼法轮功!又以汇报思想的方式书面给各领导讲修炼大法的体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人都应该站出来说句公道的话,这是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

我们当时所做的一切,有的同修不理解,说我们想出风头,自己找苦吃,但是我们没有怨言,反而耐心的与同修切磋、交流认识,通过开法会,我也谈了去北京的一些认识和体会,组织学法交流(因为当时还没有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网的消息)。同修们认识提高上来了,当场有许多同修就表明了去北京证实法的决心。

2000年2月,我们地区有近30个同修走出去上北京信访,证实大法。这些同修也同样的受到了非法迫害:拘留、抄家、罚款,有的被非法劳教。为了配合整体的行动,我执笔起草了当地大法弟子致市政府的公开信,连同全国大法弟子致两会的公开信,和两个同修一起送到当地政府信访部门,希望政府了解大法真象,早日结束这场迫害!后来我被个别同修说出参加法会以及复印资料等参与的一些事,被认为是顽固骨干,遭到邪恶的迫害,被工厂开除了,失去了工作,心里也难受。由于当时对法理认识不清,还认为这是自己的难,在过心性关,是对自己的考验,没有认识到这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迫害,没有抵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乐观的接受了这本是对我的迫害!按程序办完了离厂手续。

许多同修以为我要去沿海找工作,因为我丈夫一直在外面。但我认为,我们地区大法弟子少,迫害以前每次参加集体洪法的人数不过二、三百人,7-20以后在压力面前能够走出来维护大法的学员不多,我考虑到多方面的因素,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当地更需要我,于是我放弃了出去找工作的机会,留下来在当地证实法,对当地证实法起到一定的稳定作用。

在迫害前几年,公安机关经常骚扰,当地有什么状况,凡是敏感时间都要非法审问我们几个骨干,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進行重点监控,跟踪、窃听电话,多次抄家,我们去哪里都要向他们请假。后来由于学习了师父发表的经文,法理明确了,认识到了这些是对我们的迫害,我们决不配合!抵制迫害!利用每次接触的机会向公安人员讲真象,讲我修炼大法身心受益的过程。从一开始公安根本听不進去,不让我讲,到后来逐渐的能听,慢慢的接受一些道理,最后能认真听我们讲大法真象,明白了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好职工,从心里佩服大法弟子,而且慢慢的意识到这是一场迫害,也不象迫害之初那样听上面的指令了。有时讲着讲着不知不觉到他们下班的时间了,他们才不得不中断讲话。有一次我到公安部门办事时,他们还主动找我了解大法方面的情况,因为他们也看过大法书籍,有一些问题不明白,如功能啊、神通啊等一些超常的部份不理解,我都很理智的作了说明,他们很高兴,主动送我警民联系卡,上面有他们公安人员的联系电话,让我有事可随时找他们。

自己修炼的同时,我们经常找到没走出来的同修切磋,交流认识,以达到共同提高、共同精進,形成人人都是骨干,人人都是辅导员,整体配合好,努力做好每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四、利用一切机会讲真象

我常常利用在当地找工作的机会讲真象,每次面试时他们几乎都要问我同一个问题,原来是哪个单位的,什么原因离开的等,我都理智的向他们讲明真象,从我个人身心的变化,讲我如何按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工作做得越来越好,更出色了,我却被迫失去了工作,讲大法受到的迫害,电视上的造谣以及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象,同时尽量启发他们的善心,希望他们能克服压力,明白大法弟子的善良。

尽管找工作一次次的失败,但我仍然很高兴,因为我至少能让他们接触到我,能听到我讲大法的真象,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因明白真象,而做出明智的选择,从而得救。在找工作的过程中,我向接触的人群很自然的就讲到大法的真象,向有关部门讲真象,方便的就当面讲,不方便的就发真象资料到他们办公室、宿舍。

几年来,我堂堂正正的经常到市政府机关办公的地方及宿舍、信访办、市总工会、社会保障部门、失业保险部门、劳动人事部门、人才交流市场、股市、车站、菜市、居民楼、当地大街小巷等场所发放真象光盘、传单、贴不干胶等大法资料,发放时考虑整体存在的诸多因素,尽量把方便让给别人,困难留给自己,我每次不但发的多而且很快就发完了,我付出的只是多一点的时间或多走一些路,多找一些机会。我把证实法的事记在心中,生活的旋律均围绕证实法这个主题,利用一切机会讲真象救世人。

我和很多同修一起发放过资料,和我一起密切配合的同修许多被抓,虽然我每次都能在师父的呵护下安全脱险,但我仍心如刀割,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我们哪儿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有时我都不敢与同修一起做事了,我反复向内找,知道我对经常配合的同修存在人的情,邪恶想利用我的善良来打击我,因为迫害同修比自己受迫害我还要难过,我有哪种“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想法,有时干扰我,让我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干了。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我放下了情,又能和同修一起协调、配合做证实法的事了。几年来,不少同修受到迫害,至今我们地区有近10名同修被非法关押,有的已经好几年了,这给我们地区证实法带来了不利,我们在外面证实法的同修担子更重了,我们要更加努力。

2001年有一次,我们几个同修约好去一单位宿舍发资料,出门就不顺利,有个同修行动反常,当时认为是邪恶想干扰这次行动,在车上又发现这个同修情绪激动,说话很不注意,我几次招呼都没能阻止,知道情况不妙,想到大家都已经带着资料出来了,还是去发了吧,没有理智的分析状况,当时我想等回去后大家一定要好好的找找原因。结果这次行动我们有两个同修当场被抓,几百张发出去的真象资料被当场搜回,差点全军覆没!因为同修约好发完资料后到某某地方等,还人心较重说不见不散,尽管我觉得不妥,也没有说出来阻止,我们发完资料后到约好的地方,左等右等也等不来同修,又发正念铲除邪恶迫害,又打电话回家了解,等了一个多小时,以为同修可能已经回去了,我们才没有再等下去。结果同修根本没回家,一开始发资料时就发现宿舍已经有人刚发过资料,也没引起重视,继续在那一片发资料,在只剩下最后一张时被当场抓住,至今有个同修(就是出状况的哪位同修)仍被非法关押。

我们不断的在挫折中向内找,总结经验教训,摸索出了一条适合当地讲清真象的一些做法。

五、越来越理智、清醒

通过向内找,发现每次我们地区有同修被抓,大多数都是不理智,考虑不周,方法不当,掺杂着人心做事,忽略了安全因素、人心较重,在单位宿舍一次不适合发大量的资料,在一个地区发资料不要停留太长时间,发完立即离开,我们应该用最纯正的心态去做大法的每一件事情,不要有怕心,同样也不能产生欢喜心,要理智清醒的对待临时发生的状况,正念正行去做我们应该做的每一件事,以后我们也越来越理智、清醒的证实大法,自己也越来越成熟了!

几年来,邪恶一直不断的干扰我、阻挡我证实法,妄图从经济上搞垮我,让我感到生活压力很大。自从2000年初失去工作后,我和女儿靠丈夫给我们寄钱来维持生活,但我丈夫经常发生状况:要么经常几个月没有消息,又无法联系他;要么工作不稳定,这个月寄了生活费,不知下个月有没有,甚至有时还要我们给他寄钱用;要么告诉我们钱拿去买六合彩了;要么几年不回家。许多同修、朋友都很担心我母女的生活和家庭状况,我有时做梦都梦到经济困难。这时周围谣言四起,由于丈夫经常几年不回家,我修炼七年只回家一次,就说丈夫在外面有了新的家庭,甚至还说有了个儿子,前几年接他母亲出去就是带孙子去了等等。我知道这是邪恶的干扰、迫害,想多方面来搞垮我,我坚持以法为师,不被谣言所动,不被人心带动,坚信大法,相信夫妻是讲缘份的,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争也争不来!牢记“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我全盘否定旧势力强加的一切迫害,发正念解体一切邪恶迫害因素,我只接受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我坚信师父比我们自己还珍惜我们。相信任何干扰都是暂时的,修炼大法本身就是有福分的,大法弟子绝不会存在生活问题,我努力正念正行,走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困境,克服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真正体会到了“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