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远山区大法弟子自述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4月9日】我家住在一个偏远的山区,几年来也同样遭受了严重的迫害,我和妹妹多次被非法抓捕,父亲去世,弟弟的眼睛也失明了。但在大法弟子共同的努力下,村里有大多数的人现在都明白了真象,村支书在每次来消息时,他不用广播喊,都亲自到我们学员家告诉小心点儿。下面说说我们家遭受的迫害。

自从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那日起,我们家就遭严重迫害。我们家当时炼法轮功的人多,有我父亲、母亲、哥、嫂、妹妹、妹夫,还有我和我儿子都是修炼人。因为我是修炼人,99年7月19日我和我的妹妹、妹夫就去了北京证实法,次日到了北京,不料在去天安门的路上就被那里的警察抓上了警车,送到了丰台体育场,当时那里有几万大法弟子。在晚上10点钟就把都送到了火车站,21日由当地派出所接回。

从那以后,我们经常受到骚扰、被抓。99年9月28日不法人员又从家中把我们抓到派出所,我们只说句“炼”,第二天就被非法送到了县看守所关押。

在看守所里,我亲眼目睹那里的恶警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戴手铐、脚镣,有几名女大法弟子手腕都是大泡,其中有三名女大法弟子被戴着手铐吊起来,脚还戴着脚镣,整夜让她们站着。恶警对绝食的大法弟子灌盐水,真是用尽了最卑鄙的手段残害大法弟子。

半月后家人因害怕被不法人员们每人勒索1220元,把我们姐俩放回。在那以后,抓捕、骚扰更是频繁,使我的婆婆、丈夫、孩子都受到很大伤害、惊吓,他们一看到警车来了就先害怕。

在2002年9月27日,我的妹妹又被派出所的警察从家中抓走,当日又被送往县看守所受迫害,3个月后又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判2年劳教。妹妹被非法抓走后,派出所还去骚扰,抓我妹夫,最后妹夫、孩子、老人被迫就离开了家。

因没人照看家,我父亲就去了她妹妹家住,在这期间我父亲想念女儿,去看守所几次都没能看到我妹妹。因当时派出所也经常到我家抄家、骚扰、抓我,我的父亲担心我们,当时他知道我妹妹被非法判劳教二年,他心理的打击太大了,承受不住,心肌梗塞病复发,于2002年12月31日晚去世。因离我们家太远,家里人谁也不知道,第二天邻居家人发现的。

因为我妹被抓,父亲的去世,我弟弟的眼睛失明了。所以说共产邪灵对待这些修炼真、善、忍的民众来讲,根本没有什么法律,根本没有一点心慈手软的想法,都是用暴力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致使有那么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有那么多的大法弟子现在还被关押受迫害,有那么多的大法弟子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有那么多的大法弟子的家庭被拆散。

我家以前一直受邪党迫害,被邪党划为富农,家产被共产党抢光,各种果树和田地被分光,最后什么都没有了。在文化大革命的时期,我们家又被列为打击的对象,在那时我大伯、大娘和二大伯、二大娘是受迫害最严重的,大伯被迫离开家,家中只剩大娘一人在家,那时红卫兵被共产邪灵毒害最深,他们在大娘家翻出一点红糖,就把她毒打一顿,搜出点绣花线,又毒打一顿。当时我妈妈亲眼目睹,把我都吓出病来了,非得问我大娘这东西是哪儿来的?当时我二大伯被打成了右派,没有了人身自由,二大伯和二大娘被迫离了婚,因为怕孩子们受牵连,哥哥、姐姐就随了他妈的姓。当时的处境可想而知,村上有什么不好的活都让他去干,有什么不好的事都让他去做,就连我们在学校里都被人歧视、受气。在那段日子里真是苦不堪言,没有一点活路,你说恶党得有多么邪恶吧!

这一幕幕血淋淋的事例,难道还不能让世人清醒吗?但能有点良知的人都会认清共产邪灵的本来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