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唐山市古冶区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5日】我叫刘玉兰,今年49岁,家住河北省唐山市古冶区张庄村。我曾患有胃病、附件炎、心脏病、头晕、体弱多病,地里的活不能干,整天吃药,苦不堪言。1998年我有幸得法,学法炼功后,所有的病都消失了。

1999年7月20日,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操纵全国的新闻媒体,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大法进行诬蔑、栽赃和陷害。为了证实大法,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在电线杆上写上了“法轮大法好”。结果被恶警发现,在古冶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3天。期间恶警肖忠国等4、5个人连骂带打的审问我,并抄了我的家,大法书籍被全部抄走。3天后把我押送到古冶看守所,非法关押3个月。关押期间我和10个大法弟子抗议非人的折磨,绝食7天后被送进唐山安康医院(戒毒所),恶警强制给我插胃管灌食,让武警和医务人员按着我打嘴巴子。迫害10天后,又被送回看守所继续关押。我们继续绝食7天后,人已经骨瘦如柴,生命垂危,恶警才让家人把我接回。回家后恶警经常来家骚扰,我和家人每天都生活在恐怖之中。

2003年8月,我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天安门恶警抓到唐山驻京接待站,古冶区派往北京迫害法轮功的董春来,当时就把我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又打了我两个嘴巴子。又由古冶公安分局一科刘峥、古冶派出所所长张树华及张庄村村长叶连贵等人把我押回古冶派出所。张树华用拖鞋底子打我的脸,穿皮鞋用脚跟在我身上连踩带碾,关押1天后又把我押送古冶拘留所,非法关押1个多月才放我回家。

2004年3月2日,古冶派出所恶警铁林3个人,突然闯入我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派出所又把我押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判一年半劳教。在劳教所,不让睡觉,天天洗脑转化。恶警让犯人按着我用胶条把嘴连头发都粘上,双手、脚绑在椅子上,不让上厕所,每天关在一个小黑屋里,面壁、打、骂,昼夜迫害。我承受不了这非人的折磨,寻机闯出了魔窟,流离失所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