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执著 坚持退党


【明慧网2005年5月1日】在上大学期间,我和以前的同修都失去了联系,加上高中时学法不深,虽然知道大法是度人的,但觉得自己太不严格要求自己了,经常想我可能也修不成。初离家门,好多不习惯,没有以一个真正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在大二下学期的时候,很偶然的机会我上网通过邮箱的链接上了明慧网,此后我也时常去网吧,但经常由于网络封锁上不去,师父的新经文也只有断断续续的看,也没有下载的条件,只能在网吧看。到后来,我知道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但还是没有抓紧时间,把心思放在了日常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谈朋友后情关色关一直没有过去,做了很多不符合大法弟子身份的事,直到去年夏天才彻底认识到错了,今天把它写出来,希望今后做好。

上了研究生后,我才把师父几年来的经文全部看了一遍。才知道我浪费的是几年宝贵的证实大法的时光。所以开始向周围的人讲真象,只要有机会就讲,争取不错过一个有缘人。发正念,虽然比以前好很多,但经常起不来床,今后我争取四个正点都能发正念。学法是最勤的,每天如果不学法,就好象少了点什么似的。

在去年十一月的时候,我给同学讲真象的时候,谈起中共的腐败,然后讲到对法轮功的镇压,他们一般对真象都能接受,但是连续好几个人在最后都问我,你是党员吗?读大学时几次入党的机会都阴错阳差的没有我,在快毕业的时候入党。此前我已经对这个邪党很反感了,但是为了毕业能找个好工作,还是写了所有的材料。

被问的时候,我心里就很不舒服。对啊,我怎么能一边交着党费支持这个邪党,一边讲真象呢?心里很不是滋味,那时考虑了好几天,想应该做出选择了。之后赶上叫党费,我就没有交,但是同学先替我垫上了。为了能把钱拿回来,我找到了负责的老师,但老师说已经上交了。

我不想再交党费,所以和老师说,我要退党。这个时候还有怕心,顾虑很多,比如想到前途啊之类的,但是心里想是恶党在害我们,在害同修,恶党害同修用的钱就有我交的,我不能再交了,我也不能再拥护它了。老师就很不理解,说了一些入党能为人民做好事的之类的鬼话,我说我不是党员一样会做得很好,比党员还要好。后来他们让我考虑一下,我说不用了,我决定了就不改了。

本来我不想写书面申请,想不交党费半年就不是党员了。再后来他们开支部大会,专门讨论我的退党问题,后来说不行,一定要有书面申请。我就写了申请,就这样把党退了。

之后他们开支部会议,有许多学生发言,事后我才知道,其中有个在同学中威信较高的同学发言时说,他很佩服这位退党的同学,他说至少这位同学很真诚,我们在座的有几个能敢说出这样的话?

过年的时候我们同学聚会,有人说起党员的事,我就和他们说,我已经退了。有个同学说,这个党都这样腐败了,我也要退党。别的同学说,不用自己亲自退,几个月不交党费就是自动退了,那位同学说:那不行,那多没面子,那成了它不要我,我要自己退,是我不要它!过年在火车上遇到了两位大学的老师,还有一名武警,都是党员,我把我的事和他们说了,他们也赞同退党,但觉得会对自己前途不利。

后来,我又在大纪元发表了三退声明。并把《九评》下载下来给周围的人看,让他们明白了退党的意义,我也帮助周围的几个人发表了声明。这些人中,有的知道我炼功,有的不知道,讲真象因情况而定,其中有的已经得福报。确实是大法弟子做好了,才更能带动世人。

自从我退党后,跟别人讲真象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人问我是否是党员了。我知道做的还远远不够,今后只有更加努力。

我一直是自己做的三件事,我没有其他同修的联系方式,遇到困难过关的时候,一直是靠学法和师父的点化这样走过来的。我退党的过程也是在师父的点化下做的。明慧网的文章一直都是我必看的,从同修的文章里我看到自己的差距。我想,我以前做的不好,今后一定要做好,不辜负师父的苦度。

引用一段师父《美西国际法会讲法》的话:“正法中肯定是有形势的不断改变。有人问我说,‘师父,我们现在应该進入什么样的一种形势了?’我说呢,‘你们就做现在做的事。’”

给师父合十。第一次向明慧网投稿,层次有限,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