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经历的震撼和颠簸


【明慧网2005年4月29日】我叫孙新,今年75岁。六十年间,我的思想经历了巨大的震撼和颠簸。

被恶党毒害50年

我曾是一个有50年党龄的党员,也是个读书迷。年轻时,我是个痴迷的共产主义信仰者。自1951年我第一次读了《列宁生平事迹简史》起,我就梦想做一个共产主义者。上大学后我读的书更多了,《列宁选集》,《斯大林选集》等,我都勤奋的阅读。大学毕业后,我成了一名国家干部,我把一切可利用的时间用来读书,图书馆里能找到的马列著作,我几乎读遍了。读书使我的“马列主义理论水平”逐步提高,成为我们地区的模范。我深信共产主义的实现是“历史发展的规律”,“帝国主义是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1955年,当我加入共产党时,我的念头就是:我的生命是属于党的!

出乎我意料的是,在文革中,我被打成了反革命修正主义份子。从此我被监管起来。多年失去人身自由,当时大字报铺天盖地,批斗成了我的家常便饭。

文革过去了,我也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但往日的信念已不存在了。我不想读书了,我喜欢上了逛公园,搞体育运动,以此消磨时光。

法轮大法转变了我

1994年,我的老伴开始学法轮功,1995年,在一位辅导员动员下,在报社炼功点,我开始了炼功。很奇妙,我一走进炼功点,就好像走进了另一个世界,走上了另一条道路。我感觉到置身在一个纯洁无比的环境中,浮躁的心变得安宁,祥和,平衡,那时站桩是15分钟,一连三天,站桩时我都入了定,感到从未有过的舒服。我认识到,我过去走的那条人生的路多么险恶,从今以后,我要改变自己了。

当时除了师父的书,其它书我都懒看。我带上随身听,走哪听到哪,感觉到自己在法理上逐步提高。

1999年7-20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开始了,我无法继续在公开场合听法和读书,于是我“发明”了一种简易的速记方法,把经文速记下来,解决了在外面读书的难题,无论在车上,在公园,在校园,我都能自由自在的读经文,别人却无法知道。

在实践中,我对师父的认识逐步从感性上升到理性,邪恶诬蔑师父的东西,对我不起任何作用。那时,很长时间听不到师父的消息,有一次,我从报上看到了一篇攻击师父的文章,说师父在美国住豪宅等,我很高兴,因为我从中知道了师父在美国身体健康。还有一次,我读了一篇攻击大法的报导,魔头出访时,大法弟子用飞机拖着巨幅在天空摆着,震撼了魔头及其爪牙,我读后非常高兴,因为我知道了全世界大法弟子的强大力量。

我们家是多子女的家庭,全家有6人炼功,其中有4人先后被抓,有被抓了3次的,有被抓一次的,有的因上天安门说了公道话被抓,也有只因为出去炼了一次功被抓。我没有被抓过,所以我天然负担起了营救他们和送衣物食物的任务。一次我在外地,突然想起一件小事,赶回家来,刚好儿媳告诉我,老伴和两个子女被抓了,抓人紧接着就是抄家,这一切我都亲眼见到了。

在这一时期,不论怎样险恶,我的修炼不会停止。我常对老伴说:修炼的道路是唯一正确的道路,破除迫害,救度众生,是我们应该做的最伟大的事。

《九评》具有埋葬恶势力的超凡威力

实践使我认识到,有神论是科学,无神论是一种真正的迷信,至于从猿到人的学说,简直是一种愚昧,所谓的共产主义的人间天堂,究竟在哪里?所谓的无产阶级先锋队,难道不是笑话吗?

尽管如此,我对世界的认识仍然是一知半解和极其肤浅的。《九评共产党》的到来,成为我思想发展的新的转折点,“如鱼得水”四字也许能表达我当时的喜悦,但不够确切。

一次我和老伴一同到功友家看《九评》电视,回家后,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我感到了真理的力量。不久,功友给我们送来了《九评》,先后送来的有书,有光盘,光盘有两种,都非常的好,我如获至宝。很快,我们全家人都写了严正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青团以及红小兵。

近十年的不平凡的修炼生活,使我清楚的认识到,《九评》不是一般的文章,他是一本了不起的书,是一种净化宇宙的力量。我相信《九评》具有埋葬魔头及其爪牙这股恶势力的超凡威力。当初它们靠谎言和欺骗来发动迫害,当《九评》把真象大白于天下之时,就是邪恶势力完蛋之日。我认为一个常人只要真正把《九评》看进去了,恶党的任何欺骗宣传不攻自破。

因为送来的《九评》有限,于是我每天复印三份《九评》,出去发放。我知道这是邪恶非常恐惧的事,一旦泄露出去,我会被抓的。每天我非常谨慎,但我也十分重视这件有危险但意义重大的事。当看到人们拿起《九评》翻阅,交谈和带着离开时,我心里充满喜悦。就这样,我象年轻人一样投入了新的生活,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年龄。

我对老伴说,在《古文观止》中有一篇著名的檄文,但那只是针对一个女皇帝,而《九评》所针对的则是一个庞大的遮天盖地的祸乱人世的恶魔,要把这样一个邪恶暴露和降伏,绝非易事。《九评》具有这样的威力无比的能量,这是大法的力量,这是师父的力量。

这几个月中我体会到,学《九评》也清除了我自己的很多杂念,执著的东西少了,身体更加轻快,思想更加敏捷。

在经历了漫长的六年邪恶迫害之后,当我坐在飞往欧洲的飞机上,第一次自由的公开的放心的读师父的书,写诗歌游记,同老伴交流修炼体会时,我真有点“心旷神怡”之感,于是我提笔写到:

高天缀繁星
江海泳锦鳞
文章谁最大
人间有《九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