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象中的一点反思


【明慧网2005年5月10日】如何看待讲真象的效果?同修往往对“我今天又讲了多少人”很乐道,有同修甚至确定“我一天要争取讲多少人”,这是救度众生的慈悲,也是对法负责的表现。我理解到这还是一个善的愿望。过去修道的人要真正度一个人其实是很难的,吕洞宾甚至说“宁可度动物也不度人”。今天大法徒讲真象,面对的人又是在末劫时期被这个十恶毒世毒害的人,而在中国大陆还面临邪党文化对人的迷惑,所以难度会更大的,所以还不是一个简单的数量问题。我发现要讲清迫害并不很难的,对人权问题世人往往都会有同感,但面临真正救人还是有距离。我总结了一下,在告诉世人我们是遭受迫害这点上人们都表示同情,但遇到最多的回答是:“那又有什么办法?胳膊拧不过大腿。”“你们这样做又得到什么了?人还是现实一点吧?”“这样做又有什么用?”“一个政权为了维护它的利益,这样做也很正常。”“秦始皇也焚书坑儒呢。”或者“你们太偏激了,太执著了。”在目前清除邪灵的新形势下有人又冒出“××党虽然做了很多坏事,但也做了很多好事,现在人民生活水平不是也提高了吗?”“一分为二嘛,不能全盘否定吧。”“政治是最肮脏的”(喻指我们也是在搞政治)等等。从中可以看出世人已经迷到什么程度了。

我想很多同修会有同感。讲真象数量的确很重要,可最大的难度其实还不是数量,而是质量。数量可以通过人为的努力做到,常人做广告宣传还能拉不少人呢。而质量很大程度取决于我们的正念,当然也看世人的接受能力。有些同修数量和质量都很高,真是做得好,周围一大片人全明白了,讲“九评”等也几乎没什么障碍,而且一说人马上就接受了。这是平时做得好、基础扎实的表现。大多都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障碍。我理解到这是自身修炼中的因素,也是突破自我的关口。师父说:“法是无所不能的”(《大法是圆容的》),那么如果我们念真的很正的话,可以瞬间解体人思想中一切不好的因素。那么为什么真正做的时候会有这么多世人不理解呢?过去修道的人面临这些问题可能也只能发出“人太难度了!”这样的感慨。有时面对不理解我们的常人,心里发出:“唉,算了,这样的人淘汰就淘汰算了,这么执迷不悟!”这和过去修道人发出的感慨何其相似啊!但是今天的世人毕竟都是有大根基的人啊,都是为法来的。师父对大法弟子这么高的期望,我们能象过去普通修炼人一样坐视不管吗?如果是这样,那和旧势力的想法有什么两样呢?其实真挖起根来,还真是旧势力的因素在作怪,它们不就是想淘汰很多它们不想要的生命吗?我们这种想法无意中不就符合了它吗?师父说过,它们的根本目地是在毁灭众生。成住坏灭啊,到了不行就毁,没有救度的大慈悲了。这不是大法的要求,大法圆容不灭,在这个最后时刻要拯救整个大穹。我们是证实法来的,不是证实旧势力来的,所以要解决世人难度的问题,首先要解决自身的问题。说白了,就是一个正念清除旧势力因素的问题。它们就是在这个最后的间隔中起着最不好的作用。亿万年漫长岁月中,旧的理在我们意识深处已经是根深蒂固了,过去修炼人的想法都还离不开那个“私”字:“度不了就度不了吧,管他呢。”我悟到:旧势力最后的因素对应着人世中这个十恶不赦的邪党。这个东西也就是它们造的,无法无天的,极端为私的。“自命主天穹 看谁还糊涂”(《洪吟(二)》)

世人很多根深蒂固的观念,表面上是党文化长期毒害的结果,根本上还是旧势力因素起着作用,而大法弟子目前又起着至为关键的作用,师父曾经说过:“……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大法弟子与庞大的天体因素连系着,一举一动、一思一念都对应着很大的事情,那么现在世人这些变异观念不也反映出大法弟子自身的场还存在问题吗?这也给我们加强学法提出了更严肃的要求,也给我们发正念这件神圣的事情提出更高的要求,其实很多情况并非用人的方式能够解决的,意识深层的原因在作怪。我记得在狱中有一个功友在被邪恶迫害时身上正藏着一份经文,他示意我,我就叫他马上转给我,但同修很犹豫,东张西望半天,因而错过时机。我不断发正念,恶警一看我们在不断说话,不让我们接触,又对同修搜身,好在没怎么细搜。事后说起此事同修还说当时如果转给我肯定犯人会揭发。我虽然没多说什么,还是觉得不是这样。其实很多事情不是人想的,都是一个很强的人的观念在起作用,修炼人和常人到底是不一样的。

从开始提到的问题剖析,至少可以看到我自己还存在着很强烈的目地心。“放下执著”同样适用于讲真象这件事的,我也发现有时也很急于求成的,想让对方明白的心太强,总希望他一下接受,结果往往事与愿违。要不为什么有人会说我偏激?我理解到:实质上正法是师父在做,而大法弟子只是在正法中修炼,在正法中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也是在圆满自己、纯正自己的过程。不能离开这个基点的,不然人的愿望一强就适得其反。讲真象也决不是和人辩论什么,即使表现为讨论,也是符合人的思维方法能使人更容易明白,本质上的和人的学术探讨是根本不同的。另外一方面,也不能心存高于人的念头。大法弟子的境界常人是无法理解的,但如果我们动了人心,有意无意掺杂着高高在上的心,也会影响到讲真象的效果。一年前有一次我无意中对常人说了一句话:“我们迟早会处理它(指恶党)。”那人马上不屑一顾:“你们处理它?”这里边其实也掺杂着争斗心。再说下去其实就不是讲真象了,是动人心了。还有一次我说了半天真象,那人还是不怎么能接受,于是我说了一句:“我如果不把真象告诉你我是没尽到责任,但我告诉你了,怎么选择那是你自己的事,从中也会反映出一个人的善恶选择。”那人也是很不高兴。虽然世人观念变异了,但我们自身有漏导致讲真象的效果不好也是重要原因。从正法修炼的角度看,其实也就是我们自身的执著造成的。真的是怀着一颗大慈悲心,正念很足,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虽然师父也讲过不管我们怎么努力很多人还是救不了的法,但如果我们不正确理解,又会当做坚持自己执著的一个借口,就会无意中被旧势力的因素钻空子。毁灭众生是它们的拿手好戏,成住坏灭一起作用,法就不能证实了。

学了最新的师父讲法,很多方面明白很多,正法修炼确实是前无古人,甚至是后无来者的。三件事看似简单,内涵很深。真正要说起来解体一个生命容易,救度一个生命才是真正的难。师父在法中说:“我在正法中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无论在哪一层次每当我要清理哪一部分生命的时候,不用多说,也不用多做,一念就全解体了,非常的快。然而正法中要留下哪些生命就非常的难,难之又难”(《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世人各种各样的状态、观念,其实说来也是很正常的,也体现出宇宙各个层次众多生命对正法认识的不同。作为证实法的弟子责任实在是太大了,讲真象中没有大慈悲救不了众生,讲真象中正念不足旧的因素就一定起作用。这是旧理成住坏灭的本质造成的,象师父所说按照它们那一套整个正法就是换汤不换药,大法弟子自身也解脱不了。我感受到有时讲真象很难突破的一些障碍根本上都来源于自身存在的一些根本问题,旧因素残存的东西,无孔不入。你要学法,它干扰你,让你跑神;你要发正念,它干扰你,让你心不净;你要讲真象它干扰你,让你遇到这个麻烦,那个麻烦,让人专门找你的执著堵你的嘴。大法形势每好一点,它就搞一场新的封闭,以帮助修炼为名阻碍众生得法、听真象。我有时心里升上一个念头:“这些都是旧势力最后的间隔因素,是很大的,我们无力突破,要师父才能解决。”给自己找一个不精進的借口。通过学法明白了,正是旧因素的想法。师父在破除它,法讲给了我们,其实就是叫我们突破自己啊!人为曲解了法。师父在救度最后那些因素,不也是在救度和圆满我们的一切吗。大法弟子不等同于旧的因素,但正法结束到底要归正整个洪穹及一切因素的,大法成就的生命在这一点上难道不应该清醒认识吗?

师父《道法》中讲到:“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分,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讲真象中遇到障碍不也是这个问题吗?讲真象也是在正法修炼,讲真象也同时在破除邪恶的迫害,用人一面理解不同样存在着没完没了的干扰与迫害吗?都是自己还不够清醒啊!

以上简单谈了我对讲真象一点个人感悟,点滴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