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俄罗斯学员得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5月10日】我想说一下我得法的经历。我是这样進入法轮大法修炼的:在一家食品店的报栏里我拿到了介绍法轮功真象的报纸,拿回家后就把报纸给忘了。过了一个礼拜后,那份报纸从堆满东西的桌子上掉了下来。我本想把它扔掉了,可站起来就象给定住了一样,从原地移动不了。我把报纸留下了,那天已经很晚的时候,我决定看看到底是什么报纸。我读了报纸但无法相信我的眼睛。我总觉得,迫害这样的事情在以前是可能出现的,但绝不是现在的时代。渐渐的,我由不相信转为同情,内心感受到了痛苦。因为当时已经很晚了,所以我决定明天就马上按照报纸上注明的联系方式打电话。

中国所发生的迫害法轮大法的事情让我感到不安。我想如果传出的法伴随着被迫害、被诬蔑攻击,就说明这个法一定是真法。如果邪恶找修炼人的麻烦,恰恰说明这个功法有着光明的力量,这也是我盼望已久并寻找的。

第二天我按照报纸上的电话找当地炼功点负责人,结果他出差了。过了2天我得知那个礼拜日在公园里就有炼功。礼拜日前一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感觉全身发冷。整夜被折腾的睡不着,到凌晨4点多才睡了。当时做了个非常清楚的梦:在我家里来了个黑人。我坚定不动摇的指着门让他出去,他不敢不听我的话走到了门边,丈夫抱着孩子在他边上站着。那个黑人惊奇的看着我。我感觉到,他开门能撞到我丈夫和孩子。我的眼神更加急切的看着他。他走出去了,但回头看了看。我用眼神命令他离开,他转过去开始下楼梯。我关上了门,这一刻我醒了过来。我感到暖和还有平静。可能这是第一个考验。醒了后我收拾了一下就去炼功点了。

第一次炼功我就感受到了能量流充满了全身。感到很热。我觉得我好象燃烧一样。炼功后身体特别轻松。从那一刻起我就明白我非常需要这个法,我想学法轮大法。2个月后我过的关就不是在梦中了。通过我的丈夫来考验我对修炼大法的信心。我从炼功点回到家,和往常一样天很晚了,我们说了些话,我的丈夫竟然说大法不好的话。

我听着很难受。在认识大法前我读了很多其它的书,也经历了很多。想到大法给我开启未来的更高的阶梯,可我还没来得及开始,难道就要废弃?这个想法让我非常难受。那一刻我对大法动摇了。我的心好象被撕裂了一样,觉得周围黑洞洞的,象要死亡一样的感受,觉得我在世上再没有什么生存的意义。我想到大法,来自大法的能量的光芒开始充满我的每一个细胞,我认识到我此生目地就是为了大法而来,我知道我不能没有大法,而这一生并没有其它好留恋的。想到这些后,我身体里感觉到很强的能量流,我感到我也是大法的一部份,感觉到我真真正正的生存:放射光芒,照耀周围的一切,清理所有空间场,纯净了每一个粒子。那瞬间我感到无比的轻松和舒畅。

这之后我已经不再对大法怀疑了。第二天早上我丈夫和我说,他昨天不知道怎么了,同时他也接受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