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正念闯出魔窟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27日】我是延边州一个偏远小山村的妇女,97年有幸得大法。99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我离开了村里去镇上做点小生意。同时坚持学法炼功,并向周围的人讲真象,告诉人们江氏流氓集团如何迫害法轮功。

2001年老头沟派出所恶警李稿哲带人到我住处绑架我,非法抄家,像土匪似的抢走了大法书,我平时辛苦积攒的3500元现金、户口本、身份证、以及录音机等物品也同时被恶警们抢走,并于第二天把我非法关押入龙井看守所,那里被关押的几乎都是大法弟子。

一个多月后,我被送往臭名昭著的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我被分到五大队后,他们立即在关押我的房屋里安排了两个犹大,妄图想利用她们来转化我,我根本不听她们胡说八道,也不理睬她们。我虽然得法比较晚,可我心里明白大法好,师父好,我就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堂堂正正,金刚不破,能听这些乱法鬼胡说吗?我知道慈悲的师父就在身边,我心里一点也不怕,对着她们不停的发正念。

有一晚上来了七八个人,开始我不知道她们都是邪悟者,以为是同修来了,于是立即把师父教的正法口诀及如何发正念告诉她们了。可是她们不学还在那看着我冷笑,这时我明白了,这些人全部都是被邪恶转化了,又被安排来转化我,她们真可悲,我丝毫不为其所动。第二天五大队长王丽梅来了,这个最邪恶最狠毒的恶警对着我说什么来到这里都得转化等等一些语言,我也不理她,一直坚持发正念。到了第三天,她们对我失望了,把我放到小队里不管我了。

有一天早上5点,我发正念,被邪恶之徒报告了管教,恶警王丽梅把我双手铐在床上后,用电棍一边电我,一边气急败坏的辱骂我,因为我不妥协,将我铐在床上一周,就连大、小便也不放开,还找人和我谈话,妄想转变我。其实师尊在法中讲的很清楚:“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大法坚不可摧》)这不都讲明了吗?我们大法弟子在那个邪恶的地方是不能受邪恶指使的。

后来恶警王丽梅伪善的对我说:“老太太我们不要求你写决裂了,按劳教所的所规所纪去做就行了。”它要我背所规所纪,也被我拒绝。我们修炼人是有标准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我就按照这个标准去做。

到了晚上,管教领着一帮人拿着一包药让我吃,我告诉他们我没有病不吃药,管教喊:“不吃就给她灌上。”上来几个人把我按倒在地,并拿铁勺等硬物撬开我的嘴,牙齿被撬掉一个,满嘴流血。这样一天灌一次,一直折磨了一星期才罢手。我又被带進管教室,主管生产的大队长说我:“谁来到这里都得按所规所纪去做,你進管教室怎么连报告也不喊呢?”我心里想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是一个大法弟子,向你邪恶之徒喊什么报告!他们又让我去照相,我不去。恶警王丽梅拎着我的衣领把我就往楼下拖,还对我拳打脚踢,拽到了照相地方,我就是不配合,结果也没照成。

在那儿劳教所一个月要写两次思想汇报,我一直坚持不写。后来听同修说,用这机会证实大法多好,应该以法为尊,以法为大。于是我就在纸上先写“法轮大法是正法”后,开始写证实大法的话。狱警看后给撕了,让我重写,还告诉我说上面写思想汇报,下面你怎么证实法都行。我严肃的告诉她:我就会这样写,不会写别样的。我坚持每一次都这样做,后来狱警也不管了。

一次电视播放天安门广场的自焚伪案后,叫各小队回去讨论,我当时就告诉她们,天安门自焚是江氏栽赃陷害法轮功制造的谎言,你们不要相信,这都是假的。第二天早上又被她们告诉了恶警。恶警一上班就把我叫去,恶警王丽梅和李文娜拿着两个电棍和手铐,把我带進一个屋里双手被分别铐在床上后,用电棍不停的电我的脸、嘴、脖子,边电边喊:叫你不会说话,進管教室连报告也不喊,全所七千多人没一个不喊报告的,你多个啥?今天就好好收拾你,拿你开刀。它们并用下流语言侮辱我,辱骂我,电了我足有半个多小时才放开我。我的脸上和脖子全都起了大泡,脸肿的变了模样。

我开始绝食,抵制邪恶对我的迫害。我的正念正行也令恶警害怕,在我绝食一个月时,王丽梅找我,并带着一种哀求的话说:你快吃饭吧,我也不给你加期了,到期就让你走。从那以后她们再也不敢迫害我了。这就是大法的威严,给了我的威力,使我没有怕心。如果不修炼,我一个快60岁的老太太根本就不可能在邪恶的黑窝里做到正念正行。

在绝食的一个月里,恶警在给我灌食的费用全算在我身上,并叫我签名,被我拒绝了,邪悟的犹大们说我:你不修善吗?这些钱都是管教先给你垫上的,你快出去了,你要不签字管教报销不了,拿不到钱。我当时没有悟到,也没有做好,被人的情给带动了,签了名。没有悟到认可了邪恶的迫害,让管教助纣为虐来迫害大法弟子。

在我要出劳教所的前三天,王丽梅把我找去,说要我感谢劳教所的领导,因为没有给我这个不转化的加期。我心里想,真荒唐可笑,你们迫害大法弟子,还让我们感谢你们没有把我迫害致死?!这和流氓有什么区别?我根本不理睬。2002年秋季,我堂堂正正走出了劳教所的大门,又回到了证实大法的洪流之中。

回家两个月后,我又被龙井市公安局的恶警绑架到了洗脑班,同时老头沟派出所的七、八个恶警抄了我家,抢抄走了大法书和炼功带,并于晚上又把我送進看守所,准备判我劳教。我想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讲真象救众生,劳教所不是我该去的地方,我一定铲除邪恶的迫害,不能让邪恶得逞。当天我开始绝食,求伟大的师父加持我正念闯出魔窟。

在我绝食四天后,看守所怕我死在看守所里担责任,就给龙井市政保科打电话:这个老太太不吃不喝,你们快带走,别把人放在这。到了下午,政保科来人把我送進了医院急救室,到晚上有好几个警察看着我。在医院住的第四天,就正好赶上开十六大,看守我的警察只剩下两个,其余都撤了,我悟到该是离开魔爪的时候了,并请师父帮助我。下午奇迹出现了,看管我的警察一進屋立即躺在床上睡着了,我马上走出医院,坐上出租车一直开到郊区。

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终于安全离开魔窟,从此流离失所,一直到现在,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了,不论今后多苦多难,我就是横下一条心,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