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历险与哥哥们的变化


【明慧网2005年5月14日】我母亲今年69岁,得法以前身体非常不好,有多种病,是个老病号;1996年得法后身体非常好,什么病都没有了。但在大法遭受迫害后,我被非法劳教,母亲就开始状态不好了,什么病都上来了,吃药打针,满脑子都是常人中的琐事,虽然也做证实法的事,但放不下身体不好的这颗心。4月27日,妈妈早4点起床后,眼前出现片片黑色物质,同时身体感觉异样,有种不祥之兆,就马上到师父法像前上香,对师父说:“师父我就跟您走啊!师父我就跟您走啊!”同时把我父亲叫醒,自己回到床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父亲打完坐,做好饭叫我母亲吃饭,叫好几遍也没叫起来,父亲以为她在睡觉呢!我父亲就坐在她旁边一直观察,上午快10点了,越看越不对劲,舌头都伸长了,口吐白沫,这回着急了,赶快去叫我哥(常人),我哥一看我母亲胳膊腿都硬了,马上送医院。接着给我打电话快点回来,晚了就看不到了妈了。我当时到外地给我的同学和朋友讲真象去了。接到我哥电话,我说这是黑手和共产邪灵在迫害。

我母亲这二年就没断了吃药,邪恶一定在钻空子,要把大法学员以病业方式带走。我也不承认它,发出强大的正念:我们是大法弟子,就按师父安排的路走,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黑手和恶党邪灵。在这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不允许黑手烂鬼以这种方式迫害,全盘否定病业方式的迫害。我一路上发正念,求师父帮助。

我赶到医院时母亲已经不省人事了,怎么办?只有师父和大法能救母亲,马上找同修发正念,有的在家帮助发正念,有四个大法弟子在母亲身边发正念,我把师父讲法放在妈耳朵上。我大声说:“谁叫你走,都不去,就跟师父走,妈你记住大法好。”医生说是脑血栓症状,准备后事吧,(医院已经判妈妈死刑了)。我全盘否定,什么也不承认,这就是旧势力和邪灵迫害。

医院的主任是我家亲属,对我说:“这回全看你的了。”(指看法轮功能不能把人救活)我说没事,我妈在听师父讲法。半个小时后,面颊开始变得红润,并一点点扩散开,身体也有了知觉。我对妈说:“没事的,大法弟子在帮你发正念。”我妈就流泪了,24小时后基本恢复正常,第三天已经一切正常了。

第三天我母亲就要出院,医院不让,并说脑血栓最少要住七天。我说没事。母亲现在一切正常。

我三哥虽然不学大法,但此事让他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现在我三哥每天回家进门就问,您炼功了吗?这条命是您师父给你的,好好学、好好炼,别管常人事。我的大哥以前怎么对他讲大法好,因受邪党的媒体毒害,他都不相信,现在他有时主动要听师父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