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是严肃的


【明慧网2005年5月8日】我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没上过一天学,是九六年得法的。

在得法之前,我患过多种疾病,做过两次大手术,(脖子上长瘤、腮上长瘤)心脏病和类风湿也非常严重,腿是罗圈式的,手不能握拳、颈痛……。那真是一个残疾人。早晨起来得扶着炕沿来回走几趟,才能往前迈步,还时常休克。胃的旁边还长了一个碗口大的包。修炼大法几个月时我就开始拉痢疾,不吃不喝,便浓血十一天,肛门脱出去几天揉不回去,当时我就一个念头,这是师父在给我消业,吃苦就是消业,虽然眼睛睁不开,但心里反复念着一句话:“吃苦就是消业。”等到第十二天时不拉了,能吃点米汤了,又过了一天我就坚持上学法点,以前十分钟的路程,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到点别人都不认识我了,已经脱相了。过了七八天,我才发现,我哪是拉痢疾,大瘤子不见了,拉的原来是那个大包。还有一次左腿疼难忍,盘不了腿,我知道这是师父给净化身体,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腿不但不痛了,两腿都直了,走路很轻松。我没念过一天书,可这部法我都能读下来,谁读法念出的错字和丢字我都能纠正,总之这部大法太神奇了,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感谢大法,感谢师父。

1999年7.20以后,我虽然始终坚持学法、炼功,由于自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做了一件对不起师父的事,街道办洗脑班,逼大家签字,我不签,就硬逼我摁了手印。自己当时没有认识上去,

在2002年,我在左乳房旁边长了一个小包,当时没有大感觉,只有手指肚大小,到2004年时就很严重了,有三斤多重了,外表看就是一个大紫疙瘩,现在走路都很吃力,晚间痛得睡不着觉。我知道这是自己有漏,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在旧势力的指使下,这次把我迫害的很重。同修们也与我切磋,帮我找心性上的问题。现在我才明白,虽然这么多年我都坚持学法炼功,要求的三件事也都在做,可7.20时摁的手印没有在网上声明,大法给了我那么多,我却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邪恶能不钻空子吗?大法是严肃的,一时做不好,付出的太大了。

虽然我现在很痛苦,但我只要有一口气在,我就要做好师父告诉的三件事,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吓不倒我,我什么也不怕。正念正行,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