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而复失的生命


【明慧网2005年5月18日】《九评共产党》是对中国共产党历史的真实写照。人们对佛、道、神的信仰那是生命天性的自然流露,而无神论则是对生命天性无知的泯灭,同时也是共产邪灵为达到其邪恶统治而对老百姓的愚弄。

几十年来,在我家所发生的种种灾难足以说明共产邪教给人类所带来的危害是多么的严重。我的父母生了我们姐弟三人。妹妹四岁时就得了哮喘病,从此便是住医院、出医院,出医院再住医院的,三十多年受尽了煎熬,全家人也跟着无安宁之日。

1992年我女儿在某体校常看到有气功师给人治病,当看到有的瘫痪病人也被治好了还能走路了,就把我妹妹用车接到那里,结果当时就被“气功师”给“治好了”,当时喘气就正常了,还能自行走路了。但那“气功师”却说:“这病好了是暂时的,因为这病是有另外原因的,得去找会看外病(就是会算命能看过去未来的)的人给看才行。”我全家人那时从来就不信神鬼这些事,但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也只好经人介绍,由母亲领着妹妹到一个会算命的那儿去看看。结果算命的却给说出了一段隐情来:说妹妹的病是因为父亲小时候有病被一位僧人给治好了,那僧人让父亲长大了到庙里还愿,父亲不但没去到庙里给还愿,反而在文革时带领民兵把庙给拆了。于是便报应到我妹妹身上了,也就是让妹妹得这个病后治好了犯,犯了再治,就这样反反复复的,让你花不完的钱,遭不完的罪。

我母亲和妹妹听完之后,非但不信还很生气,回家就跟父亲把这件事说了。父亲听后说:确有此事,但我没有扒过庙啊!(说这事时父亲已经69岁了)接着父亲就给我们讲起了他的往事来。父亲说在他5、6岁时得了一场重病,眼看着人就不行了,奶奶只好带着父亲到庙里求僧人给治好了,那僧人还给父亲起了一个法号,并让父亲长大后到庙里去还愿。父亲长大后(奶奶已去世)没有去还愿。因为那时的父亲已是党员了,并且还当了民兵队长。

这时我母亲又找到那个算命的说:孩子的父亲没有扒过庙啊。算命的就说:他是民兵队长,民兵们去扒庙不是孩子的父亲让去扒的吗?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在共产党宣传的无神论的蛊惑下,1948年让老百姓扒庙时,正值担任民兵队长的父亲虽没有亲自动手去扒庙,却让当地的民兵们把庙给扒了。这罪过就更重了,你说这是不是共产邪教的邪恶统治造成的?

我的老家是山东省黄县的,婶娘和我老家是一个村的,我就把此事和婶娘说了。于是婶娘就告诉我:当时所有的庙都让人给扒了,那时南乡城村有一个姓张的村长扒庙回家的当天晚上就瘫痪不能动了,一直也没有好。人们都说这个张姓村长是因为扒庙遭了报应。而我的妹妹也因医治无效年仅40岁就死了,给年迈的父母留下了不尽的老年丧子之痛。这就是共产党的所谓无神论给人们带来的灾难和恶果。

也不知还有多少世人因为相信了共产党宣传的无神论而无知地干了许多坏事,现在仍在灾难中痛苦的偿还着他们的罪恶。我的弟弟胆小得象个女孩子,从小听话懂事,在学校里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而文化大革命一场鼓吹和纵容打、砸、抢等泯灭人的善良本性的浩劫却毁了我那可怜的弟弟的生命。由于在文革中常搞停课闹革命,我弟弟也逐渐学坏了,经常跟那些爱打架斗殴的同学混在一起。整天为争强好胜而东打西打的。一次因打抱不平,被对方找来的比他大十几岁的帮手一刀给扎死了。虽然这次弟弟并没有和对方打骂,但因对方公安局内部有人,我家虽有理也因上告无门,对方的杀人凶手就只被判了7年监狱,也就不了了之了。年仅21岁的弟弟又成了文化大革命的牺牲品,这便是共产邪教的暴政统治给我家带来的又一个灾难,也是父亲受无神论的毒害不知还愿反而让人去扒庙的又一报应吧。

而父亲本人也没得什么好,心脏病、高血压、脉管炎、脚趾呈紫黑色,整个脚面的颜色都不正常。一天三遍药,还是疼痛难忍。这从表面上看是因为操劳过度,而实质上是由于无神论的毒害,不仅祸及了子女,同时也殃及到自身。

1996年3月,已经73岁的老父亲有幸得到了李洪志师父传的法轮大法,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到第11天,过去几次要戒都没戒掉的烟,这回却在不知不觉中戒掉了。半个月后心脏病和高血压就都好了,两个月后脉管炎也好了。三年后手和脸的皮肤都变得如儿童般细腻而光滑。父亲过去患有白内障,眼睛看不清字,修炼后看《转法轮》时,看到书里的字有核桃那么大而且放射着金光,法轮佛法是多么殊胜。

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要求修炼的人要按“真、善、忍”去做,从做好人开始,修心向善。这便冲击到了共产党宣传的无神论和“假、恶、斗”的邪恶思想,也就触动了共产党和江××的致命点,从而导致妒嫉心无限膨胀的江××开始了毫无人性的残酷镇压和迫害法轮功。1999年7月20日后,当父亲听到同修们被抓、被打的消息,出于对共产党在历次运动中整人、暴力毒打和滥杀无辜的恐惧,加上受媒体铺天盖地的造假宣传的毒害,慢慢地不敢炼功了。就这样不到半年心脏病复发而住了19天的医院,出院后的第二天左臂又不能动了。第二年病情进一步加重,到医院抢救还成了植物人。就这样父亲就又在床上躺了近一年而后含冤离世。

父亲的死是共产党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宣传无神论所一手造成。从我家一次次的悲惨遭遇就能清楚地看到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共产党站在无神论的荒谬基点上,掘坟、拆庙,无恶不作,毫无理由的、失去理智的残酷迫害法轮功,给中国人民带来和必将带来无可避免的深重的灾难。

由此可见,反对法轮佛法——这部宇宙最高佛法的任何生命,其下场必将是最为可耻的。所以请世人从我家所遭受的种种灾难中吸取教训吧,赶紧认清共产党邪教的本质,退出恶党的一切邪恶组织,从而抹去邪恶的一切印记,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尤其是那些还在无知中助纣为虐的国家干部和警察及打人凶手们,赶快从这件事中吸取教训而清醒过来吧,并弥补给大法所造成的一切损失,否则将为天理所不容啊,等待的便是自身的毁灭和祸及家人的灾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