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对深圳学员中一些现象的看法


【明慧网2005年5月2日】深圳部份学员中存在一些现象,确实值得本地学员思考。

1. 总体协调不够,学员之间的交流质量不高,那种在法上深入地思考与交流的接触不够,有时候学员在一起把很多时间用在一些生活的闲谈话题,形式上也多为利用吃吃喝喝这样的环境,应该说在交流的深度与效率上不是很理想。内容上多为学员当事人的状态与表现等等,而就深圳整体上需要做哪些工作,以及哪些学员需要什么样的交流与帮助等问题就很少有探讨与协调。

2. 被邪恶钻空子而又不甚知觉。由于整体协调不够这个问题始终存在,因此也一直被钻空子。如一些走出来讲真象的弟子一点点被“蚕食”,今天一个出事,明天一个人出事,而出事后有关此弟子的情况往往“不了了之”,其实也是听之任之了。

如从深圳第二劳教所出来的弟子谢金渺,因在网上讲真象再次被绑架,关在福田区看守所已近一年,新购结婚用的房子被迫降价出售,其弟在同一单位做保安受牵连被单位开除回内地老家。谢金渺的具体下落及目前情况也一无所知,有关消息网上似乎也没有。

另一学员黄俊伟在讲真象时被绑架也有几个月,发给明慧网上有关报道只有一两行字。目前也关押在福田看守所。近期也陆续有一些弟子被绑架。

另一方面,一些认识上逐渐醒悟的学员,而且也表现出一些想协调学员讲真象的热心时,却被公司长期外派,自己也不争取改变。虽然走哪都可以讲真象,但由此使深圳的整体协调形成不起来。

3.揭露受迫害的文章不够,深圳有好几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在那里,很多弟子受到了不同成度的身心迫害,但是发表和整理出来的真象文章远远不够,这在某种成度上包庇和纵容了邪恶。建议大家拿起笔,写出自己和他人受到的迫害事实,同时建议制作一些含有深圳大法弟子受迫害事实的真象材料向社会发放,窒息当地邪恶,减少弟子的损失。

4.学员间交往有明显的社会阶层意识的影响。有不同的小圈子。有个别有些“名望”的学员邪悟后占用了很多弟子的时间,这些弟子不断地去与其交流,希望其醒悟过来,有的人去了多次,一些外地暂来深圳的弟子也多人次被当地弟子带去切磋,用了太多太多的人力与时间,而对于那些在工厂里打工的弟子的关注则少了许多。那么那些所谓有“名望”的学员,有些开始归正了;同时,也有个别有“名望”的学员,长期强烈的执著人的面子,放不下架子,邪悟了不愿回头,甚至还跑到黑窝去为虎作伥。

5.有些走过弯路的弟子应该好好反思一下教训的根源。有些本来坚定的弟子,由于爱人“转化”了,他也慢慢地认同从而“转化”了。有些在劳教所里邪悟后,协助恶警转化其他弟子积极主动,十分有“能力”、有“影响”,“成绩显著”,出来一段时间后慢慢明白过来了,也开始正确对待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了,但似乎不是很积极主动,也不是那么的有“能力”了,对其他学员的关注也不象在当初那么“用心”了,好象自己以前没欠过什么需要弥补的,这是不是心理素质有些过于好了?这里倒不是主张搞形式,搞什么风风火火不冷静的事情,只是想指出一些这种情况的弟子,其对自己摆放的位置及证实法的基点还是不够正。现实的另一面是,一些继续邪悟的学员倒是挺“活跃”,他们之间经常交流,有的在传假经文,有的醉心于看风水,有的拉学员搞类似传销的行业,有的搞这种修法,那种修法,不断地拉一些认识上还不是很清晰的弟子,包括上述提到的一些所谓有“名望”的学员。

以上是目前比较明显的一些现象,有不当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提出来的目地是想引起本地弟子的关注,看看我们以后怎样更好地走正我们的路,证实好法,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