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发正念、炼功所见


【明慧网2005年5月23日】一个星期天上午,妈妈坐在沙发上给我读法,突然妈妈手抱大法书倒头就睡,我告诉妈妈那是邪恶在干扰,可她说:“不行,困得抗不了了。”说完便呼呼入睡,我坐在妈妈身边发正念,看见一个披着长长白发、穿着白色破衣服的魔正在向妈妈吐白气,它一见我要铲除它,它转身就逃,最后被我消灭了,这时妈妈睁开眼坐了起来,妈妈说她也知道是魔干扰,可就是坚持不住。

现在发正念,我看见的基本上都是红色恶龙,有细长的、有大肚子的、还有7个头的。细长恶龙的爪子很锋利,有时它的爪子会变成蟒蛇。大肚子恶龙能从肚子里释放小恶龙。有一次我看见红色恶龙踩在许多尸体上,它的爪子一用劲,从尸体中冒出的污血就在空中变成了恶党符号,还有一团黑色物质在空中蠕动,上面写着“党文化”,空中还有血旗、恶党符号、红领巾,让我都给铲除了,但红领巾比较难铲一些,也许是少年儿童受恶党毒害太深了吧。

有一次,我看见一些带刺儿的短剑在空中飞,上面分别写着“共产党宣言”、“马克思主义”、“毛XX思想”、“邓XX理论”,我发出功能铲除它们,只见几本《九评共产党》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把利剑,把那些坏东西砍得粉碎。

还有一次,我发正念铲除北京的邪恶,只见天安门广场是一个阴森的坟地,那旗就是一个扬幡,我清理着毛魔一些剩余的东西,这时有一些阴魂从毛魔尸体上逃向博物馆,让我全部给铲除。天安门城楼上挂的毛魔画像,背后藏着许多红色恶龙和其它的魔,让我全部给消灭。我还看见魔在大会堂里开会,大会堂里盘着许多红色恶龙,大会堂门口的大石柱子上也盘着红色恶龙,大会堂上的国徽是一个骷髅头,让我全部炸毁。马、列、毛、邓这些魔张牙舞爪的从血旗上冒出来毒害世人,也让我给铲除了。

现在红色恶龙比较弱,比较容易铲除。大法刚受迫害时,有的魔坐着黑莲花,干铲不死,需要师父加持才行,而现在就没有这种现象了。

因为我上学,觉得时间“紧”,所以我只发正念,但不经常炼功。“五、一”节期间,妈妈领我炼动功,我一边炼一边忍不住笑,妈妈一边炼功一边训斥我不认真,我不笑了又生起气来。这时我看见一个大肚子红色恶龙在向我开枪,往我身上打笑弹和气弹,我把它给铲除了,这时又出现了一个牛精,它凶狠的说:“你敢炼功?我杀了你!”它一靠近就被我身上的功能给灭了。还有一个骷髅头,眼睛冒着红光,也被我发出的功能灭掉了。慢慢的我静了下来,这时我看见我家的墙上、地上、录音机上开满了各种各样美丽的花,我还看见师父坐在莲花上向我微笑。我看见一个天人乐队在演奏炼功音乐,有摇铃的,有敲木鱼的,还有弹筝和琵琶的。炼法轮周天法时,我看见我脚下的一个空间阴森可怖,当我随机下走时,能量一下子打了过去,那个空间的天一下子变蓝了、山也绿了、桃花也开了。当我炼头顶抱轮时,我坚持不住就两侧抱轮了,这时我看见一些穿着铠甲的将士跪在我的面前恳求道:“主啊,求求您多坚持一会吧!”我又把手举到了头顶,这时他们消失了,我看见我世界的众生向我撒下了漫天的鲜花,他们派了一只精心打扮的大鸟给我送来了花环,挂在了我的脖子上,当我叠扣小腹时,我世界的众生欢呼起来:“得救了!得救了!”第二天我炼功时,他们又向我撒下了更多的花,我脖子上的花环都放不下了,他们还给我送来了许多水果,他们争先恐后的下来坐在地上,一边看我炼功,一边议论纷纷。

后来,妈妈给我读了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我才知道自己肩负了多么大的责任和使命!我今年10岁半,修炼了7年多,可我很少炼功,有时妈妈早晨炼功时,我就躺在被窝里看,妈妈叫我时,我就装睡。其实每天抽出半个小时,两天炼一遍功还是能做到的,看来我再不炼功,就要耽误大事了,自己世界里的众生都急坏了,从今以后我要好好炼功了!

我所看到的这些景象,对妈妈的触动也很大。她炼功也不象和平时期那么勤奋了,经常几天才炼一遍,有的学员认为师父说的“三件事”没明确提到炼功,所以炼功就懈怠了,其实炼功也是修炼的一部份,也很重要。

我以后会努力精進,不让师父失望,也不让自己世界里的众生失望!

妈妈把这个体会打字成文时,突然几次严重的腹痛,我发正念看到有几条黑红色的恶龙扑向妈妈,我把它们铲除了。师父发出法轮中的金光射向妈妈小腹,妈妈才能从新打字,原来邪恶很怕把这些事情让大家知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