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醒吧,昔日的同修


【明慧网2005年5月5日】直到现在还有一些昔日的同修由于怕心和人的执著太重,躲在家里学法炼功不敢走出来救度世人,特别是一些从监狱和劳教所邪悟出来的人至今还没有醒悟,被邪魔操控着反而自欺欺人的以为自己修到了高层次。在这里我想专门和昔日同修谈谈正法六年来,我所看到的另外空间魔的干扰破坏的显现。

一、炼功场外我看到四个绿皮的狼狗

99年6月14日,中共中央发出了“从来没有不让练哪一种功法”的通知,我们炼功点又恢复了集体学法炼功。其实,邪恶的流氓集团在欺骗世人,它们在媒体中喊着让炼,却暗中监视,背地里施压。那天早晨,我正在山下和大家一起炼功,刚打坐入定不久,我就看到炼功场的外围坐着4个绿皮的大狼狗。当时我很奇怪,怎么还有绿皮的狗?炼完功,我直接去单位上班,刚到厂里就被叫到办公室,一進门,局保卫科的干部就对我说:“知道吗?我们看了一早晨,往那一坐还挺美,中央内部又指示:不准炼法轮功。”我一看,保卫科干部加上派出所的正好四个人,穿的都是绿警服(那时我们这的警察还没换装),我恍然大悟说:“我看见你们了。”

二、十八个魔轮番上阵,吓坏了看着我的顿姐

2000年4月我去北京证实法,被抓回拘留了15天,释放后它们怕我再次進京,就把我弄到局里六个人轮班看着我,每天都有县610的、公安局、单位系统的大大小小的领导轮番来转化我,逼我写保证,还专门把我的父母和亲戚接来逼我放弃修炼

一天他们又把我父母接来,满座的人围攻我。从文化大革命走过来的人,深知共产党整人的手段有多狠,爸爸要打我,妈妈哭,心疼我让我写保证。我横下一条心一言不发,拿过一张纸在上面一遍又一遍的写着:“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洪吟(二)》-见真性)。他们一看无可奈何都走了。那天夜里看着我的顿姐被吓醒了,她喊醒我,说梦见了各种各样的魔在砍我,上来一个攻不动又换一个,到上第18个魔时把她吓醒了。她对我说:“过去我什么都不信,现在我全信了,因为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梦。”那些日子经常有大法弟子去北京证实法被深夜抓回,夜夜警车嚎叫,充满了红色恐怖,顿姐吓得睡不着觉,她说这里好象渣滓洞,随时都可能把我弄走。我对她说:“别怕,我有师父保护,你放心的睡吧。”

三、正法中时时处处体会到师父的慈悲呵护

2000年底,走出来的大法弟子纷纷投入到正法护法的洪流中,有的去北京证实法,有的发传单救度众生,那时的中华大地已是一片红色恐怖,邪恶的流氓集团倾尽人力物力、财力、警力用来监控、抓捕大法弟子,而真正的罪犯却逍遥法外。

“天安门自焚”事件前夕,我们冒着被抓的危险艰难的救度众生,过程中只要我们的念正,时时处处都能体会到师父的慈悲呵护,为我们化解了很多危险。

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很高很大的魔,疯狂的嚎叫,原来它的两只眼被钉了又粗又长的签子,流着血,疼得它乱跑乱跳,瞎着两眼瞎抓。后来由于有的学员人心太重被抓了,牵连了很多大法弟子,邪恶之徒在讯问我们时说:“传单到处都是,我们大冬天还得在外面蹲坑,手脚都冻坏了也抓不到。”我猛然想起梦中的点化,原来那魔的眼被钉瞎了,根本就看不到。

四、劳教所里我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魔的表现

2001年9月,我被判劳教两年送到了天津建新劳教所。劳教所除了诋毁法轮功的电视,光盘、录像、书籍以外什么也看不到。我从不看这些东西,一天犹大又拿来了书,我忽然想看看书中到底都有什么东西,于是信手打开一页,是一幅漫画,画的是一条蛇伸着头、吐着芯子张嘴说话,都是电视电视中那些骂师父的话。我又逐页翻了过去,一本书的插图大约有七八幅画的都是那些不好的动物:狐狸、乌鸦、黄鼠狼、刺猬、猫头鹰等,伸着爪子在骂。我明白了,是那些另外空间的邪魔烂鬼在操控利用着邪恶的常人在骂师父骂大法。

有一天我们在楼下排队,无意间我一抬头向楼上望去,二楼办公室的窗户上一张凶狠的恶狼正在向下望着学员们。我一惊,仔细看时却是四队的恶警中队长焦默华站在那里向下看着(此恶警已被收入恶人榜)。

师父讲过,外面人永远也破坏不了法,破坏法的只能是内部弟子,在劳教所最狠毒的一招就是邪恶用所谓的“以法破法”把学员带向邪悟。一次我们被迫看一个叫“死而复生”的光盘,讲的是北京昌平的转化基地,有一个是某语言学院的副教授叫金希光,转化后专门在这里配合邪恶转化大法弟子。当它出现在电视中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一只狡猾的狐狸在那里,振振有辞、断章取义的把施巨岭导入邪悟,当它终于把施巨岭弄迷糊而写了与法轮功决裂的保证书时,它们仍旧不罢休,非要让他写“与法轮功彻底决裂”的保证,写完后施巨岭放声痛哭,而在另一间黑暗的房间里,一根划着的火柴从纸的背面照着“与法轮功决裂”几个字,象鬼火一样跳动,几个魔鬼在黑暗中狰狞的笑,当时根本就没有停电,可见这些邪魔烂鬼是多么见不得光明。

四队有个叫小白六的犹大,专门负责“转化”,她甚至可以指使邪恶的恶警,可以随意找哪个法轮功学员做转化。有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群大法弟子在切磋,不一会就争执不下吵起来。我想大法弟子怎么还吵架呢?我回头看时一个角落里一只很大的黄鼠狼在那里烘火。而那个动物的身上都是小白六的脑袋,我顺手拎起一只水桶砸了过去,没砸着跑了,从此后我看见就发正念清除它,没过多久它就走了。随后又换了一个,这个人一脸伪善,说话轻声细语,和颜悦色,顺着人的执著不知不觉的就把学员带入邪悟转化,有段时间恶警放松了对学员的转化,这个人就一次次找队长汇报说这个不到位,那个该转化,主动要求做转化工作。我想这是个什么东西呢,有一天我看电视正好坐在她的身后,无意中看到她的耳朵象动物一样动来动去,我马上在心里立即发正念清除它。还有一个姓王的犹大,专门监控,看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给不转化弟子做假证、罗织罪名、凑材料加期迫害。我常看到她监视大法弟子的目光都是绿的,一张扭曲的脸,一颗变态的心。这些人都是在魔的支使下干扰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

以上是我在正法修炼六年来看到和接触到的魔的干扰破坏的显现形式,是其中比较深的一些记忆。

修炼是严肃的,我们必须从根本上转变人的观念才能脱去人的这层壳。师父在《论语》中开篇就告诉我们:“‘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象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 ”

“这是宇宙在正法,世间只是巨大天体在正法中的冲击下低层生命的表现而已。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人类社会的表现只是高层生命的操控造成的。”(《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惊醒吧,我昔日的同修,莫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莫辜负等待你救度的众生。

本文在即将成文时,可能触及到另外空间的魔,揭露出来使它们无处可藏身,当我要回家而戴手套时,右手拿钢笔写字的地方一阵刺痛,我摘下手套向下倒,一个马蜂掉在地上,我的手已经被蜇的肿了起来,我马上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瞬间,疼痛的感觉消失了,我马上拿起笔来把本文写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