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的野蛮奴役


【明慧网2005年5月24日】天津女子劳教所是个非常黑暗而又邪恶的“中共强制机构”。那里每天关押将近2千人,其中法轮功学员就占总人数的80%左右。

99年12月天津市只有一个女子劳教所,被关押人员总人数只有80人左右,法轮功学员几乎占总人数的一半。到2000年4月以后,天津女子劳教所的被关押人员人数明显增加,法轮功学员占多数。到了2000年8月— 9月,成立了一个新的女子劳教所,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其四大队,再加上原先的女子劳教所的五大队,被关押人员总人数有1千多人。到2001年4月份第三个女子劳教所(天津建新劳教所)成立。三个女子劳教所加在一起,被关押人员人数达到将近2000人。天津女子劳教所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增加了2个,建成资金是从哪里来的,出处当从以下几个方面说清:

1.紧抓所谓的转化率。(据劳教所内部人员讲述,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中共政府会给予一定数额的奖励。)

2.奴役被关押人员,出口奴工产品。

3.中共政府给劳教部门的拨款(即劳教所多进一个被关押人员名额,中共政府拨款400元人民币左右,即400元左右/人),此资金均为劳教部门获取。

所谓的转化率

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在天津女子劳教所内,以所长郝德敏为首的管教警察队伍动用了各种手段,对法轮功学员施以迫害。其中包括:毒打、长时间吊打、吊铐、电棍电击、注射有害性药品、剥夺睡眠及各种下流的侮辱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及肉体的双重摧残,达到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的目的,以便获取到中共政府给予的奖金。

奴役被关押人员

1)天津女子劳教所长年高强度、长时间的奴役被关押人员,奴工产品主要以服装、豆子、手工产品为主,其中豆子产品是劳教所奴役被关押人员强度为最高的。被关押人员每天5:00——6:00,起床,洗漱、去厕所时间总共不到半小时,吃饭(一顿饭10分钟,包括打饭)。一天几乎都在做苦工,去厕所的时间是每个班级上午一次,下午一次,即使是腹泻,也经常是不允许去。一直到晚上11点以后收工,这还是比较早的收工时间。一般情况下都是连续工作几天几夜,然后只休息3、4小时继续工作。豆子、服装、手工品等奴工产品经常在被关押人员的号子内,满床、满地都是。到了半夜,牢头、狱霸们经常是倒在衣服堆或豆子床上就睡,以便值班队长检查时,方便起身应付。

豆子一包有100斤、120斤、160斤不等,均由被关押人员装卸,很多身高不足1.5米,体重不过100斤,体弱多病,上年纪的女性被关押人员,都要被劳教所干部强迫着去扛运豆子,当有的被关押人员背不起时,将被罚冬天在雪地里脱去鞋子,背着百斤豆子围着劳教所操场走。

2)劳教所里的被关押人员老年人、体弱多病者居多数,高血压、心脏病者比比皆是,但是为了按时按量上交产品,无论什么情况,劳教所都会强迫被关押人员进行高强度劳动,当有的被关押人员犯病时,劳教干警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装的”(意思是被关押人员为逃避劳动,假装有病)。往往有的被关押人员反而被强迫干一宿,有的被关押人员因此而犯病丧命,调查结果,借口往往是因病导致死亡。超负荷的劳动强度,经常是每天都有被关押人员倒下,只要被关押人员能够站立,背负超负荷的劳动工作是避免不了的。可是当中国的电视台记者到劳教所拍摄纪录片时,被关押人员就被管教干警们喝令到操场上,每人发个体育用品,如:跳绳、皮球等,然后劳教干警大喝一声:“开始玩!”被关押人员们都无奈的拖着疲惫的身子活动,以供中国电视台的记者们进行拍摄,拍完后再被管教干警们催促着回号子,继续干活。

3)劳教干警偷梁换柱,使被关押人员背黑锅。每次从安徽及东北等地运到劳教所的豆子,由被关押人员把坏豆子拣出,好豆子装包,由厂商运回出处地,再出口到美国等地,很多豆子出口价很昂贵。劳教干警经常盗窃豆子回家,当分量不足时,再由几个大值班被关押人员到乱石堆中拣石头,放入豆子包底部,以充所偷豆子的分量,如果豆子被检查出不干净被打回时,劳教所干部们再训斥被关押人员拣的不干净,被关押人员经常这样无故的被罚,从新拣几天几宿,又无知的相互埋怨拣的不干净,拣好后再由管教干部作假放入石头运走。在天津女子劳教所曾经被禁押过的人,有很多因高强度的劳动而双目失明,留下各种疾病,在高度紧张的精神及肉体的迫害下,很多被关押人员致疯致残,造成终生遗憾。

美国及日本等诸多国家从中国进口的很多商品就是在这种高强度、高压迫害下制造生产出的奴工产品,这些由于强制高压下制造出的商品,难道是善良人的选择吗?

中共政府上下勾结,迫害法轮功,榨取老百姓血汗,为营私牟利不择手段,随意给老百姓治罪并进行各种方式的迫害,同时再从这些被剥夺了人权、自由权的老百姓身上、血液中、骨髓中榨取精华的可耻手段,难道不应被世界正义之士出面制止吗?难道不应被送上国际法庭吗?善良国度的人们!你们难道还要进口这样的商品来受用,来盈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