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伴第三次进京上访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5月24日】我和老伴1998年9月喜得大法,一学就觉得非常亲切,就如饥似渴的学,越学越觉得这是一部教做好人的正法,越学就越觉得这是一部教做天人的天法、宝书。学法时间不长,不仅忌了烟酒,而且我的颈椎病和腰椎骨质增生、气管炎都不治而愈。老伴更是受益匪浅,从年轻时就各种疾病缠身,吃的药不知多少,花的钱无数,遭的罪无边,怎么挣、怎么省,家里穷的丁当响,吃不好穿不上,住的两间破草房,生产队欠款还不上,都穷这病上了。冠心病、高血压、骨质增生、动脉硬化、季节性感冒,吃药不顶事了,打针挂吊瓶住院。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这些病都不翼而飞,这大法是太好太好了。

这么好的功法应该让更多的人得法修炼,不仅在我村组建了炼功点,而我的三个妹妹和女儿都走上了修炼之路。修炼只有提高心性,做好人,才能好病和提高层次。

可是从99年的7-20后,江××这个妒嫉小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对上亿修炼法轮功的好人进行了疯狂的血腥镇压迫害,动用了党、政、军、公、检、法等一切国家机器,收书毁书、抄家抓人、行动跟踪、电话监控等,大有天塌之势。这是怎么了?法轮大法是正法呀,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呀,这国家领导人怎么了?怎么能对这些好人下毒手呢?“难道还怕好人多吗?”(《我的一点感想》),这国家领导人不了解法轮功,因此我们决定上访,善意的向国家领导人讲清真象,证实大法好。

2000年12月13日,我和老伴第三次进京上访,在火车站被不法人员拦截,我们带的横幅和资料被恶警搜去,随身携带的198元也被翻去。我们就给他们讲真象,揭露邪恶,告诉他们我们修的是正法,你们这样对待我们是违法的,是有罪的。他们没理了就打我的脸,都乌了也不痛,我们就是做好人。一个姓赵的恶警问,那你说什么是好人?好人就是不偷、不抢、不摸,在利益面前不争斗,只做好事、不做坏事,不参与政治,遵守国家法律………还没等我说完,恶警就抢着说:那不是好人,“好人”得能打、能抢、能夺,这才是“好人”。

被抓的还有一当地的高中教师,在墙角席地而坐,一恶警一会过去踩两次脚,后又逼她喝水,我就严肃的喊了一句:干什么?人家不喝水逼人家喝水,你们这是什么道理?这些恶警都无言以对,这才规矩些了。

我们继续讲真象,你们这样对待我们这些好人是有罪的,你们做多少要还多少,而且要加倍偿还,你们要正确对待大法学员。这个恶警说:不过你死了上天堂,俺死了下第十九层地狱。

约晚上九点多,当地政府和公安分局的车拉我们,这些恶警就象奴才见到主人似的说这老头如何的顽固,从来没有碰见这么咬牙的,如何如何。当地政府一人说,你们给写个材料,恶警说不会写,政府不法人员就自己写起了材料了,没问恶警一句,16开的纸写了两张,恶警给签上字。这哪是什么证明材料,这完全是捏造事实,编造谎言,栽赃陷害,和江××流氓集团如出一辙。

恶警签完字就拉我们上车,我就大喊,他们翻的190多元钱还没给我们呢?政府不法人员说,这钱不给了,说的轻松、干脆、利索。全国的恶警和坏人也都是这么干的,把大法学员的钱翻去都装自己兜里了,抄家时有钱或好东西都被恶人私分了。他们是偷、抢、拐、骗,敲诈勒索,吃喝嫖赌,贪污受贿。这就是中共的“人民警察”和“公务员”的形象。

上车前,我在揭露邪恶时,一姓刘的政府不法人员说:我告诉你,我以前告诉过你,我能叫你认识认识我,你等回去再说。我在心里说,我们是神,回去你能把我怎么了。我们被非法关在公安分局禁闭室住了一夜,第二天不法人员骗我们去所谓的“学习”,结果把我们非法送拘留所。从下车也没见到那个姓刘的,以后见我们也不那么邪恶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