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京上访 快去顺回


【明慧网2003年5月15日】当我看到功友写的心得体会时,不禁想起我得法后的经历。

首先说明,我没有什么文化,写文章困难,心里的话也表达不出来,又想叫别人代笔,左思右想,就这样一拖再拖被这种旧观念障碍了很长时间。学法我是间接学的,师父说“缘分”,当听到学法轮功后,我就找到学员学炼功,学员给我写出炼功口诀,我就在家慢慢的学。

有一天,学员说哪天哪天到外地洪法,你去不去?我说去。一共就参加了两三次,参加时买了一本《转法轮》,这时我就安心在家学,一方面顾家务,一有时间就看书学法。一本《转法轮》书看一遍好长时间,第二遍就快了,学得津津有味时,没想到1999年7月20日,邪恶江XX集团开始迫害。当时各方面压力很大,村干部到我家多次,把我的书也收了,这时我很苦恼,后来我又找着了两本,一直在家学,心情也不好。家人就叫我出去玩扑牌,从外表上看快活,但心里总想炼功,可是家里的大人小孩都反对。时间长了我就又和功友们联系上了,拿取资料、经文看后,我悟到:自己买笔、布、自己做。一有时间不管早晚,我就在墙上、电竿上、野地里电竿上、树上等写“法轮大法好”,挂条幅、撒传单等,都是自己单人行动。因条件所限,离功友们很远,很少有机会和功友切磋。我悟到师父说过,只要在法上怎么做都是对的。因条件有限,做不了大事,做小事,可是总满足不了自己的心愿。

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真是度日如年,天天盼着有个头,堂堂正正的出去证实法多好啊!我家的老头爱看电视,天天看,日日看,当看到了陷害法轮功的时候,老头用话讽刺我,当看到电视上离谱的造谣诬陷时,我的心就不好受,泪水就止不住流。伴随大法在世间洪传,我目睹了所经历的风风雨雨和师父的艰辛,虽然时间不太长,那恶意造谣能不深深刺痛大法弟子的心吗?从此以后使我越认清邪恶,坚信大法,3年多来越迫害我越坚定。

有一次,我们公社610主任和大队书记、公安员等到我家,逼我放弃修炼,他们说的和我接触的完全不一样。我天天看的那本《转法轮》书上说什么、写什么我最清楚。我天天在炼功、修心,每天做什么我也最清楚。就象我们天天吃米饭的人,那米饭是啥味是应该我说呢?还是没吃过米饭的人说呢?你们说米饭是什么味儿我能信吗?能听吗?他们顿时哑口无言,我又正告他们,但态度很祥和。

有一天午饭后,我在另一屋里,正看资料,忽听家人叫我,公安局来人了,当我听到后心里很高兴,这时可有讲真相的机会来了,没想到出室就两人,在院里闲谈了一会儿,进屋一看,呀!这么多人哪,七八个人,说随便坐吧,别客气,我的家随便。这时有人说,你知道我们干什么来了?我说不知道,随手给我一张纸,让我看,呀!搜查证和抓捕证,这时我就发火了,我不知道犯的什么罪?犯了什么法?你们这么对待!我有点搞不通,我说实话告诉你们,你们在本村好好了解了解,我没干过不好的事,几十年光在家看孩子,伺候半身不遂的婆婆等。你们这样对我,我真莫名其妙。又有一人说:大娘,你别发火,你学过法轮功吗?我说:学过。他们说:跟谁学的?谁联系的?从哪里取资料等一切东西都说出来,交出来没事,别发急。我一一都给他们回答,一条也没配合他们。又有人说:让我们找找吧。我说行。我坐在床上发正念。他们就象疯狂似的乱找一气,最后一无所得,很无聊的走了。我孙女说:奶奶你不出去送他们?我说:那一群小丑不值得。这时我心激动地眼就湿了。这是慈悲的师父保护,不然后果不敢想。

看资料时,看到国内国外的功友到北京证实法之事,我想了多次想去。因条件所限,没有去过北京,困难很大,后来我和辅导员说了说,她说等星期日我和你去。当我一听不知怎么好,也不知道拿什么,她说你别管了,到时候早6点在某某地方等车好了。行!到那天来到此地等了一会儿她就去了,没想到此路不通车,正在修理,这怎么办?正为难时,就象天掉下来一部小车,辅导员说:喂!你把我们送到东边路上,上车好吗?那人说行,我俩上车后车开得飞快,到路边还没等下车,开车的司机就把我一指,公交车带出去二、三十米才停下,售票员说:就两个座,人多不行,正好两个人。上车后我们什么也不想,一路发正念。到后直奔天安门,时间十一点多,天气很热,到天安门广场转了一圈,我也不知东南西北,游逛的人很少,只有警察和穿便衣的警察,心想这怎么做呀?我就跟着走,快走到出口那里时往后一看,一群人走过来了,这时辅导员说:给你条幅,快做。当我接过条幅,心有点不平静,我就把条幅用两手忙拉开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边说边走,后边人说,快走吧。我俩再往回走时,我心中平静了,这时我口袋里有几张传单,贴上,边走边贴,特别顺利。快去顺回只用八个小时的时间就到家了,况且我们心态真正纯正。

听师父的话,我们的一切愿望,都会有师父的巧妙的帮助点化与安排,这一点我是有深深体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