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2005年5月25日】我是一名西北大法弟子。经历了五年的风风雨雨,今天才克服干扰,写下在正法修炼中的几个片断,关于其他学员正念正行的状态和劳教所的情况。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 正念冲出拘留所

2002年底,因一个弟子的关没过去,导致本地十几名同修被抓。恶警对我们严刑拷打,把我们铐在窗户上,只能脚尖着地。恶警还要往高吊,我使劲往下拽,他们才没有得逞。恶警把我戴着脚镣的脚放在椅子上,双手铐在窗户上,身子悬空,他们使劲拽脚镣,那一刻,我觉得手腕要脱了。但马上意识到这种想法不对,也就没那么疼了。他们用瓶子往我们身上打,我盯着恶警发正念,他不敢打了。随后我们都被非法拘留了。当时我们的手都肿得像面包,上面是深深的伤痕。听恶警说,几个男弟子都被吊到房梁上,手腕上的肉都翻出来了,还说上面有命令,打死炼法轮功的就算自杀。我们集体发正念,背法,交流,在梦境中都在拼命往出冲,到处都是恶警在把守,我终于冲出去了。第15天还没有放我们,就问恶警“为什么还不放人?这15天我都不承认。”到第16天,我被放了出来。当我回单位上班,给同事们讲了这段经历。

* 念不正,又被抓

当我在电视上看到那些仍然被关押的同修,心想他(她)们还都在受苦,而我却回来了。这一念不正,旧势力马上钻空子。这就跟师父讲的求病、求附体是一个道理,你求它、要它,它马上就来。随后我就在课堂上被抓走了。从常人的表现上看是顶替名额(有一位同修的老公是当官的),真实情况都是自己求来的。自己求时,师父、护法神干着急也没有办法。我们写了上诉材料,但未见反馈。有的家人请了律师,还是被判了十几年、几年、劳教的,从根本上说,还是自己那时没有“了却人心”,被旧势力抓住了不放。

*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被送回家

在去劳教所的路上,大家都发正念:否定它,决不能送到那里去。有一个同修当时在心里默认了,说:“去就去吧。”结果他很顺利的被送進去了。其余的人都因检查身体不合格而被拒收。也许是忽视了清除送我们的邪恶,还是起了其它什么心,恶警通过请客吃饭,走后门把我和一位同修送進去,说先放在里头看看。另一名同修被带回去了。我想她一定是念正。当我从劳教所回来碰上这位同修问起此事。她说当时宣判时,她轻蔑的一笑,心想:“你们说了不算,我有师父。”其实那一刻,她已经从根本上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而我所欠缺的就是这一点。真正信师父、认师父的时候,师父一定会管。

* 修炼的路上,没有榜样

劳教所的邪恶之徒把刚送来的大法弟子隔离起来,不让和任何人说话。要求我们写所谓的“三书”、背所规队纪,强迫洗脑上课、写思想汇报。用欺骗手段对我们说:某某法轮功進来时没有写,结果吃了苦受了刑,最后还得写。有些同修受不了酷刑妥协了。等邪恶达到了目地,看管放松了,能接触其他人才知道有做得好的同修根本没有写什么“三书”,但很多事情已很难挽回,她们心里都很痛苦。在我之前的弟子吃了很多苦,她们绝过食,因炼功关过禁闭,邪恶那时很猖獗。

* 决不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

由于我不配合邪恶之徒背所规队纪,组长和两个互监迫害我,感觉空气中都充满着邪恶。我决定离开这出去。突然我的心脏不好了,被送進了医院。我见到了另一个同修。她也是突然倒地,同我一起送医院的。她说我发正念时,整个床、楼都在震动。她说这是师父安排的,好让我俩见面。她也谈到了所里的一些情况,我决定留下来。我很快就出了院,依旧不背所规队纪,组里有人偷偷告诉我:“千万不要妥协,否则以后就更难了。”后来坏人在对我做所谓的“工作”时说,那位告诉我不要妥协的同修曾受过吊刑,被迫害的手连筷子都拿不住,但还是没有被转化。那时我白天黑夜的被罚站,我看到她流泪了。她走的那天,为了给我留下一件棉衣,受到了坏人的围攻。

胡恶警找我谈话,问我“违反法律了么?”我回答:“没有,我已经写了上诉材料。”恶警叫着师父的名字说,说“你不敢叫名字,怕有报应吧。起名字不就是让人叫的吗?”我回答说“师父就如我的父母,名字是让人叫得。但我怎么能叫父母的名字呢?”恶警说话时,我就发正念铲除她背后的邪恶。她问“练不练?”我说“炼。”她说“在这里不能练。”我没有说话,默认了。突然我清醒了,再问我时,我说“炼,在哪里都要炼。”恶警气坏了,喊進两个互监左右开弓扇我的脸,两个恶警还扑上来踩我。当时我没有觉得疼,吃饭时才发现嘴里被牙硌烂了。但我挺高兴、挺自豪,觉得自己维护了法、维护了师父。后来悟到当时正念不足,潜意识里觉得这样回答肯定要挨打,结果招来了烂鬼迫害我,它指使着坏人打我。同时恶警坏人的罪业也加深了。

* 正念足,制止被打

坏人把我带到大墙后面,看我不听她的,便冲过来打我。我当时想“你凭什么打我?”就抓住她的手、胳膊,她试了几次也没有得手,只是把我的衣服衬里给撕破了。另一个看不行,就把她拉开了。回到组里,其他人都很吃惊,因为凡是被带到大墙后面的人,都会被打得鼻青脸肿,满身是泥土。

* 正念没了,又一次挨打

有一位60多岁的老同修受尽了酷刑的折磨,在干活的时候跑了。被抓回来后让恶警和坏人迫害死了。她死的那天,大雪纷飞,天地动容。劳教所让每个人写《逃跑的危害》。我写到:这件事情一定有客观原因存在。还没有写完,大值气疯了,拉出去让互监打我。感到耳朵听到有类似飞机经过的声音,但自己不觉得疼。当时有个声音在脑子里说“应该打。”我没有否定它。关键时刻自己思想深处没有改变过来,我们是在做世界上最好的人,没有错,应该受到尊敬。在劳教所的那个时候,好多时候自己是没有正念的,所以受了不该受的罪。后来就写“我一定要堂堂正正走出去。”可能就是因为这句话,以前跟旧势力的一切契约全部作废了。后来我的保外就医就办好了,但是没人来接我。所以我们修炼每走一步都很关键。走不好,就会有损失。后来那个大值对我还不错。我刚去的时候,给值班的劳教人员讲过真象,她们似乎都愿意听。晚上在院子里罚站下雪时,大值给我拉衣服上的拉链,带我一起巡夜,悄悄的让我烤火。其他值班的有的让我坐一会,烤会儿火。我就跟她们聊天,她们说:“你们法轮功都挺好的,特让人佩服。”组长给我分的活特别多,有人想帮我也不敢帮,那个大值便不睡觉来帮我干活。她到期走的时候,让我出去以后找她。

* 用人的思想,被迫害

我被罚站时,思想不正,还夹杂着显示心理:“站就站,大法都得了,还怕站么?”从心里默认了对自己的迫害。在院里同时还有另一个同修被罚站。互监说“那个法轮功都光着脚站。”她让我也脱鞋站着。我说:“决不。”从心里否定了它。互监再没敢提让我脱鞋的事。白天在组里罚站,看着坏人围攻我的场面,感觉竟然那么熟悉,人都能一一对应上,就好象在梦里经历过一样。现在想来,是旧势力给安排的,我曾认可或同意过,否则它决不敢这样对待师父的大法弟子。必须从根本上铲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正法弟子走的路,也就是师父安排的路。决不让任何迫害发生。有一天,我坚持不住了,脚底火辣辣的,恶心想吐,浑身虚脱。我想坚持过去就好了。感觉总有一只手撑着我,有时想再舒服些,结果往后一靠就空了。我想是慈悲的师父在呵护我,心里暖暖的。一天,我被罚站时,一个坏人嘴里骂骂咧咧的:“为啥不倒下,我们也睡不成。”我想:“对呀。”随后就觉得心口疼,被抬到了床上,早上才发现脚和腿全肿了。另一位被罚站的同修被邪恶用吊刑迫害的承受不过去了,就答应写“三书”,但最后还是没有写,就被关了禁闭。禁闭出来后,人瘦的脱了形,只见到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后来听说她被转捕了,再没有见到人。

* 用修炼人的正念,使邪恶的迫害破产

我的互监有两个,其中一个人太坏了,她每迫害我一次,自己就会大病一场,她总说要改却改不了。她总在干坏事,我就要求换人,不要她了。新换的互监想立功,就与另一个互监制订了一页的计划要转化我。她们给我诽谤大法的书,我不看;她们读给我听,我就发正念。没办法,她们又要罚站我。我问是谁的意思,说是队长;我问是哪个队长,她们说不出来。让我写思想汇报,我就如实写上她们的行为。她看后气得胡骂些不堪入耳的脏话,扬言要整死我。附和她的只有一个人。等她冷静下来,我问她:“写的都是你的原话,全组的人都听见了。”她又跳着骂我,我就静心发正念。后来她主动下台阶,我就把那些话去掉了,写了句“和互监谈崩了。”那次针对我的迫害,就这样彻底失败了。后来,我也给她讲真象,但她的功利心太重。等她到期的时候却不放她,她差点急疯了,这就是善恶有报。真是师父讲的:“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

* 不要指望恶警会给我们什么恩惠

我受恶警的欺骗,背了所规队纪,但恶警出尔反尔又让我接着背“六不准”。我和另外一个同修因为拒绝背,又被罚站。我找队长论理,她说:“‘六不准’又没有提到你们法轮功。”我觉得她说的有些道理。别的同修也说:“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那个东西啥也不是。”于是我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背了“六不准”。但心里很难过。恶警也因此给了我入所以来唯一的、也是可耻的3分。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有做过、说过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承认师父给弟子安排的路。

* 洗脑课不敢让我去

入所以后,天天强制上课洗脑,同修们一起发正念。我不记笔记,互监大嚷起来,恶警来问明原因,问了我几个问题。我都堂堂正正的回答了她。她气得骂了一阵子,课也上不下去就走了。回到组里,互监想打我,我当时心想:“你敢过来!”结果她被别人拦住了。从此就不让我去上课,说是怕影响了别人。有次开表彰会“一封家书”,让我参加了。有个犹大写的是揭批书。我在厕所门口遇见她就问:“一封家书,你为什么要写成揭批书呢?还又臭又长,没人愿意听。”她说这样做是为了救人。我说:“你自己愿意往地狱里走,为什么还要拉上那么多的人?”她转身把我说的话汇报给了恶警。恶警找我的互监,骂她是怎么看我的,我竟然有机会和别人说话。那个犹大还协助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经常出谋划策,使里面的环境变得更恶劣。一次男队的队长来上课,队长特意让我去听。后来没隔多久,这位男队长陪我们当地的来看我的思想动态。我告诉他,曾听过他的课,讲的挺多,山南海北,但都说不到实质,没有讲透,都是围绕着外围转圈子。他要找时间和我谈谈,我可没有时间跟他谈,推了。后来还参加过一次,半途就让我出来了。可能是背后的邪恶怕我发正念清除它们。只要邪恶给同修上洗脑课,我就针对发正念。

* 三次眼泪

我总共在劳教所流过三次眼泪。第一次,是2003年春节,听到师父的“大陆大法弟子新年好!”我幸福的热泪盈眶,并相互转告其他同修。第二次,是2003年初,有一位60多岁的同修,因不写“三书”被罚站,我听说后泪水哗哗往下流,心想她们组里有好几个同修,为什么不一起抵制迫害呢?看我落泪,互监问我为什么?我告诉她,那位阿姨那么大年龄被罚站,却没人管她,心里难受。傍晚,这个阿姨打到我们组里,恶警要求除我外,每天晚上,每人都要陪她站一个小时。白天要出工,晚上还要看人,劳教人员都气坏了,都在骂阿姨。整个空气中都充满着邪恶。熄灯后,我从床上爬起来问组长:“组长,我问个事。这个阿姨是顺口溜没有背,还是违反所规队纪了?李队长和我谈话的时候说过‘工作我们要做,但转不转化是自己的事。’这个阿姨她到底怎么了,不让她睡觉?”组长大吃一惊,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回,从未有人敢随便说话,更别说是质问她了。她气急败坏的说:“你怎么了,是不是想和她一起罚站呢?”我说:“凭什么让我站?”组里立刻乱起来了,她们七嘴八舌的攻击我。我让她们闭嘴,“这事跟你有啥关系?”她们立刻都不说了。组长让人去找大值,想要对付我。我当时一点没有怕,一直发正念。半夜,阿姨摔倒了,眼镜摔飞了,全组的人都醒了,有人扶起了她。大值来跟阿姨聊天,阿姨就告诉她如何做个好人。第二天晚上,组长让阿姨先睡觉,但问题必须想。我知道这场迫害失败了。后来这位阿姨又经历了一次,但她都堂堂正正的走过来了。阿姨的气质很好,经过超强度的体力劳动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已经不象样子。她一天课也没上。但让她干重活。到期是公安接走的。

第三次,是2003年中下旬,比我大一岁的W姐,白天出工晚上罚站。但她总是乐呵呵的,冲你笑,我不忍看她,看见她泪水止不住往下流,许多吸毒的都不忍心看她,都尊敬她,佩服她。说W姐了不起,是个法轮功(弟子)。有人悄悄让她靠会儿墙,发现后被调换了。我整夜发正念,天快亮时眯一会儿。我想找队长,互监不让去。W姐的组长特坏,我告诉大家,她(组长)才是真正的牢头狱霸 ,有机会我就去告她,传到她耳朵后,她吓坏了。因为知道我会说到做到,她收敛多了。后来我和W姐换了组,那个组长找我谈,说我误会她了。我没理她,告诉她谁干了什么大家都知道。她还想象迫害其他同修那样对待我,都没得逞,我根本就不受她控制。一天晚上,组织看电视,W姐和她的互监也坐在地上看。W姐靠着互监睡着了,睡得那么甜,让人心疼,真希望电视长一些,让她多睡一会儿。那晚,让W姐睡了。是她的正念,宽容,慈悲震撼了众生,解体了烂鬼。年底到期,W姐被戴上手铐接走了,说是送到洗脑班,现在已经回到了家里。

* 揭谎言 清烂鬼

电视中又栽赃陷害大法,说用老鼠药毒死人,让每个人写观后感。我写了:“无论这个人是谁,她害死那么多人,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法轮功要求绝对不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还写了什么是返修。吸毒的说不会写,我就边写边读,告诉她们:“你们接触的才是真正的法轮功,跟电视上说的一样吗?”她们说:“对啊!”同修阿姨写的感想,互监说不行,会连累她,还说我写得好。我看了跟她说:“内容一样,只不过她归纳成几条,队长要看她的真实认识,按你说的写能行吗?队长跟她一谈就露馅了,交上去再说”。阿姨没事,我却被队长叫去,骂我说“你咋写的?”我一脸茫然。“你把电视栏目的名称都改了,‘焦点访谈’写成‘焦点谎谈’了”。把我互监叫来,踢了一脚问:“×××写的你看了吗?”她说看了。那时我没出工。她表面生气,心里挺佩服我。吸毒的打架,队长们还找我了解情况。

* 你正它就怕

做坏事的恶警坏人你不要看她多邪恶,其实她们怕,提心吊胆。所里组织问卷答题,有题目问:有没有队长打骂体罚学员?并举例。我答:有!还有一道题目:班组长有没有打骂体罚学员的?我答:有。这下可把天捅破了,队上乱了阵营,坏人开始围攻,组里围了一些人告我状。我看气氛不对,退了出来,再一想進去了,问大值是因为我的答卷吗?问我就行了。那些坏人灰溜溜的退了。大值说:“我平时对你挺好的吧?”组长也赶紧说:“我对你也挺好的吧!”这时冲進一个值班的骂我,说队长们骂她们都是干啥吃的,连个人也看不好,捅了篓子找她们。我说:“这是我的事,跟你有啥关系?”她才住口。队长派人向我打听到底写的是谁?队长也亲自问我,我都没说,没想到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所有迫害过大法弟子的恶警,坏人都以为说的是她,都害怕,都想在我面前表现他是好人。

* 正念不强 几次机会没走成

2003年初,出工时晕倒,医生不让出工,队长仍让我出工。过了几天检查化验完后,医生问我出工了没?我说出了。队长很不高兴。医生不知又给队长说了些什么,我又干了一天活,再没出工。带我去输液,液体不吸收。最后院长签字,让保外就医。后来互监也偷看到了我的档案,有家人的担保材料和申请。我才知道是真的,可不知什么原因没走成。那时正好开始流行“非典”。6月底,地方610来人,他们把师父书中的内容选一段跟我谈,我都堂堂正正的给他们讲,他们谈了几天也说不过我,就肯定了法轮功有他好的一面。他们转而跟我谈现实,我依然不为所动,让他们不要白费口舌回去吧。那时如果我的心坚定,一定要回去,可能就冲出去了。不久,医院检查我转成了慢性肾炎,队里着急了,打电话给当地610,说我表现很好,让他们快来接。8月底又来一人,从他口中才得知这些情况,队长们也说:“你以为我们喜欢留你?我们恨不得早点把你象包袱一样甩出去”。可这一次机会又失去了。后来因为心不正有求,让我出工往楼上背沙子,挖管道,背水泥,我背不动,没背。互监笑我:“不检查没事,一检查脸也肿了,血压也高了,高压180。”自此,队里再不敢让我干活了。那时,只要我离开的心再坚定一点,一定就走了,可那时还没意识到。还奇怪家里人怎么一直没来接,等我回家后才知道,他们被政法委给骗了,让他们等通知。

* 善恶有报

刚入所时的互监最邪。每迫害我一次,她就会大病一场。后来她说:“队长都拿你没办法,我也不管了,看好你就行了。”但她恶习不改,快过年时,她想编丑化法轮功的小品,我发正念,她哑了。全组、全中队的人都很高兴,知道她遭报应了。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我看她挺可怜,第二天她就能说话了,把大家吓了一跳。还有一次,组里人少,我们几个同修坐一起,她故意坐在我们中间,没人理她,心想:这家伙太坏,我不要她,把她都换掉了管不着我了,还这么坏,让她遭恶报,记住教训。傍晚,她嘴里长起脓包要去看病,队长不同意没领她,她疼得在院里乱窜。大家都偷着乐,我也很高兴。在互监的提醒下,发现自己的心态不正,马上改了。在劳教所,我的互监换了20多个,她们大部份都很好,跟朋友一样 ,都知道真象。因为我不出工,他们都争着带我。吸毒的都非常羡慕我们法轮功,因为同修们互相关心,有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总是留给别的同修,无论认识与否!

* 排除干扰 顺利回家

快到期时,许多人担心我,说不写东西会像x姐一样被送到洗脑班。我说,我做事有原则,我会做好一切思想准备,不去洗脑班。队长说:“送到监狱怎么办?”“送洗脑班”怎么办?“当地公安来接”等等。我就针对这件事发正念,针对每一个问题发正念。还做了个很清楚的梦:梦见从里面出来以后,看到一个高墙大院,爬上墙往洞口一看,是个背着枪穿着绿军装的人,我吓了一跳,从墙上滑下来,墙上写着一个大大的“蛆”字。继续走,碰到一个人说“×××,你怎么在外面转?”我跟他進了一个门,里面有人在背东西,有人在考他们。这时我醒了,认识到那些都是邪恶的看守所,洗脑班。梦中是進了门,但我坚决否定它,销毁它。一定要消除它们安排的一切,走我自己的路,我还要学法炼功,救度众生呢!除师父安排的外,谁安排的都不行。最后,家人和“610”来一起接我回家了。家人告诉我,原本通知接到洗脑班,突然又通知接回家。我明白,是慈悲的师尊在安排。当我们从根本上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不要它时,师父就给我们安排了正法弟子应该走的路。我们是反迫害的,不是承受迫害的,这是神与人的差别。当地“610”要我的材料,管理科的人说“她的思想汇报里从不提法轮功,你们拿去也没用,但她的思想不过激。”
* 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通常“610”接学员回当地,要办所谓的“学习班”,按常理,我是跑不掉的。但那是人的理,我根本不承认。劳教所那么邪恶,上课都不敢让我去。谁敢来就叫他有去无回。有同修问我:“610”找×××了,找你了吗?”我答“谁敢?谁配?”

正念正行,全面消除所剩黑手烂鬼,其负面作用的一切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彻底结束这场迫害。这些不是嘴上说的,而是心里做到认识到。做到不为外界的一切假象所动心。有人听到一点消息到处传,弄得人心惶惶。表面上是好心,让大家小心。却没想想为什么让自己听到?是要去哪一颗心?常人在修炼人面前是非常脆弱的,消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不是在救他们吗?师父说:“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人类社会的表现只是高层生命的操控造成的。”(《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人心浮动起来,邪恶最高兴,它就可以理直气壮的钻空子了。有人说:“怎么没动静了?”那就是求邪恶怎么还不来呢?《师父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话》中说:“求出来的心才是真正放不下的执著。”平时我们就要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是人的想法,还是修炼人的正念,结果是不同的。发现念头不对,立刻清除。静下心来学法,不断充实自己的正念,才能做到正念正行。

经历了5年多的锤炼,慢慢理智成熟起来了。走了不少弯路,坎坎坷坷,摔倒了,爬起来,接着走。如果当初彻底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以上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家人也会少吃苦,虽然他们都不会白吃苦。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会小,本地的环境会更好些。

愿所有同修正念越来越强,齐心合力,彻底结束这场迫害。走我们自己的路。

再次谢谢师尊对弟子们的慈悲呵护!谢谢海外大法弟子对我们的声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