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警察讲真象的一点经历和体会


【明慧网2005年5月27日】

*警察也是该救度的人

2005年5月16日有人敲门,(前两天已有两个人敲门,是委主任,说是来查对居住人口,和待业人员)我当时正在听讲法带,我闭上录音机出去一看,是警察,我问他们干什么,他们说是包片民警,我心里明白,他们都是为了完成上级交给的工作,但他们也是该救度的众生,我要向他们讲真象。我关上小屋门后,去开门,警察一進屋就看我家的猫眼,上面挡个纸片,问这是干什么的,我认真的说,这是挡你们的,愿意让你们進来就开门,不让你们進来就不开,你们在外面看不出来屋里有没有人,他们当时在外面可能已经认为屋里没人。

我很有礼貌的把他们让進大屋,他们做了自我介绍,有一名说以前来过,我们三人刚坐稳,都一眼看到了在沙发旁边放着的一本《明慧周刊》,面对这本《明慧周刊》,一时气氛紧张起来,这是出乎我们三人意料的。因为这是我给家人看忘记收起来,我心里急速的跳动几下,想怎么面对,想到发正念。

其中一名警察很严肃的问我哪来的?我双目正视着他心里在发正念,坦然的说,别人给的,问谁给的?我笑着说不要问了,我不能告诉你们。沙发另一旁就是电脑桌。他们问你上网吗?我说我家四口人都上网。他指着《明慧周刊》问,这是你下载的吗?我说上网就不用下载了,你说对吧。他问你不炼功不行吗?我说不行,不炼功我早就死了,咱们就没有今天的缘份相见了。又问,你是不是在敏感日期去参加集会了?我说就你们老有敏感日期,我没有。那你们的师父生日什么的?我说我师父在美国,太远,去不了,自己在家给过了。在正念的作用下,这时气氛已经很平和。

民警拿着《明慧周刊》看,看后面给恶警打电话的那页,他看到一条被关押在劳教所后亲人不理解,给哥哥打电话的号码问,这也不是咱们地区的号码呀?我说我倒没打,但电话不是哪都能打吗?又看到一段齐发正念,不许小学升旗的一段,他说我就不明白这升旗你们管它干什么?我说慢慢你会理解的,我们上学入队时对着旗宣誓,那个宣誓是很不好的。他喊了起来:我就不理解。我说慢慢你会理解的。他说不对着中国旗宣誓还对着美国旗宣誓呀,国民党管就好了,又问,日本侵略中国你说对不对?我说我不想和你争这些,那时还没有我。我只知道一个道理,你当包片民警我是居民,他当包片民警我还是居民,谁当市长我都是居民,谁当国家主席,我都是居民。他说我没理解好,后来他想想也是这么回事,我说我还知道炼法轮功能身体好,心情好,处处为别人着想,能做个好人;正在这时咚咚有敲门声,警察说是不是你们炼功的来集会了,快开门让他進来,我一看还真是炼功人,我想只有坦然面对了,开门后我告诉他包片民警在屋,他也就進来了。

進来后电话铃又响了,他们有点激动,这又是炼功的人吧,快接。我拿起电话一听是亲人,他们听说话不是炼功的,也又有些平和,亲人问谁在家呀,我说警察来了,亲人有些紧张,问我怎么了,有事吗?我说没事,他们关心我,来看一看没事。就这样我否定了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他们继续和我说话,那个同修说还你钱,我还有事我走了,不包我的那个警察就不让走,让他到小屋和他谈谈,他们去了小屋,几分钟后,又把我叫到小屋谈谈,让他上大屋,他红着脸说,我就热爱我这工作,你想给我怎么样?你这屋里又是法像、又是讲法带,又来同修,让我怎么办?我说这正是你自己摆放位置的时候,你就当什么都没看到,别汇报,善待大法弟子一定会有福报的。

他明白了,说你过去,我两人商量一下,我说你过去,这屋有法像,有讲法带,你们不许动!他说我不动,我说,不行!你上大屋。他一看我坚定的心是不能动摇了,他就去了大屋,把同修叫到小屋来,我说咱们发正念,我发了三遍正念后,我就出来進大屋,他们问那是不是你们同修,我说是,他说你们修炼的人我们一眼就能看出来,又问我他的名字,我说你们不要问了,你们不是包我吗,管我就可以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善待大法弟子一定有福报的。又问,他是不是我包的人哪?我说不是。还真不是。就这样他们一个手里拿着《明慧周刊》、一个拿着在电脑桌上摆着的洪法年历,正面写着诚心默念真善忍 洪运常伴您。后面有上网网址;他说回去试一试,看能不能上网,我一把夺回《明慧周刊》,我说这个你们不能拿,那个就给你们吧。就这样走到方厅,他们说:这屋子收拾的多干净,都是你干的吧?我说:是的,电视里一演大法弟子不炼功了就叠被,好象我们大法弟子平时都不叠被似的。他们没有说什么手里拿着洪法年历走了。过一会,同修也走了。

*对警察也要有一个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

我这几年来,对遇到的警察,我都是和常人一样对待,因为他们也是一个常人。只不过是分工不同。在这种心态下,我对所遇到的警察就能用我的善念对待,效果很好,都是有惊无险。

有的同修在一谈到警察的时候,张口就说恶警怎么怎么,我个人认为这不好,因为常人思想是变化的,因为我们修炼的人是有能量的,如不是恶警,或以前行恶,现在明白了真象,又善待大法弟子了,你这样话一出口,是不是又做了坏事了。我想,大家对警察也要有一个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因为他们当中有许多人都是该救度的生命;对正在行恶的人和谈行恶的当时情况说恶警是完全可以的。

*宽容 、包容、和修炼的严肃性

通过此事我反思一下,自己向内找,我发现这段时间,特别是对和我共同闯关的同修,改变了以往对同修的心态。

我是个见同修不足就指出的人,我悟到这才是能促進同修个人提高,能使整体升华的有效办法。可是遇到这位同修后,看到了他的纯朴、善良,对大法的真心,他修炼的不易。看到他的不足却没有及时提出来,他执著于亲情,每次来,都是把常人的事办完再来找我,而且来电话说来,也经常不遵守时间,又有常人的事去办,就不来了,使我在家等一天、两天、最多等过快一个星期,打乱了我的计划、打乱了我的安排,我还以为这是磨去我以前我的我行我素的作法呢,这是对同修的宽容、和包容呢,这就是先他后我,处处为别人着想呢。现在悟到,这没有站在法理上,我已经被常人的情所带动,只想他修炼的苦了,执著点亲情慢慢悟到就好了,没有及时指出他的不足,忘记了修炼的严肃性,使邪恶钻了空子。

我们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任何时候,都要把大法放在第一位,首先要把位置摆正,在尽可能的情况下,首先做好大法的事,同时再把常人的事做好,因为大法的事更重要,那是救人哪!也是我们来人世间的史前大愿哪!机不可失的呀!错过一天,就错过了一天救人的机会,这是小事吗?

再有,我看到同修放不下人的东西,没有及时指出,用“宽容、包容、忍让”去等待,掩盖了我隐藏很深对情的执著,滋养了邪恶,好险的走过了这一遭。在强大的正念的威力下,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度过了这一关,使我更加深刻的明白、理解了修炼是严肃的。

这位同修,是我在监狱中相识的,他能找到我,我还真找不到他,我这些天还真没有看到他;但我想,他一定能安全回家。

我利用网站一角和他切磋,把我早该说的话说出来,早日去掉我们的执著;并请同修以此为戒,走好走正我们的修炼路。

个人所悟,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