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非典期间的罪恶


【明慧网2005年5月28日】2003年4月的一天下午,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高强度劳役的豆子生产突然停止,在紧张的氛围中,劳教所警察叫嚷着,让劳教人员全部马上回各班,说是非典期间停工2个月,封闭整个劳教所一切人员不得随意出入。

大家回号子后,都静静的屏住呼吸,似乎天地将要塌陷,死神即将来临。我听到同屋的一个劳教人员在祷祝:“发大水吧!把劳教所淹了吧!”

每天晚上,我能够听到楼道里的打骂声,惨叫声,那么的凄厉,我听到恶警队长刘金兰、中队长韩金玲叫骂的声音,然后听见“劈啪,劈啪”“嘭!嗵!”“啊!”我从床上一跃而起,一直24小时轮班监控我的值班牢头们把我按倒在床上,捂住我的嘴,使我昏然不知。

我98年10月底得法,炼功和学法时间少,身体的演化与对法的理解甚浅。99年11月底至2003年4月连续2次的被非法劳教,早已把我折磨得体力与精神几近衰竭了。

在这2个月时间里,劳教所里每天对全体劳教人员进行洗脑,强迫看录像,听大喇嘛里广播,都是给法轮功造谣。我心里的痛苦没法言表,我想:我不给你们市场。我凭着仅有的记忆,回忆着师父讲法时的每个动作、眼神、所讲的话,我力求记住师父的形像,不想被它们洗了脑而忘记了大法。那些牢头们命令我坐下,我不坐,绝不能给它们市场。我虽学法时间不长,但我心中知道,法轮功好,李洪志老师那么亲切,那么慈悲。我仍然记得,我在修炼前深卧病榻,曾经去过七家医院救治而未果。

劳教所在全封闭期间还在不断的收入天津市各看守所送来的法轮功学员,警察们开了一个号子,进行隔离观察,挑选了几个吸毒犯人负责看管被推进号子新进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不许她们出来,连大小便都在狭窄的号子里解决,号内在几天里就增加了二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同时每日里还进行强制性洗脑。

在非典期间封闭2个月的时间里,很多号子里都有上了手铐的法轮功学员。我也曾在那段时间被铐了整整55天,无法睡觉,也不让洗漱及上厕所,包括来例假期间,它们将我的衣物随意践踏,对被铐了双手的我进行随意的侮辱,毒打,并强迫劳教人员对我进行批斗,写批斗文章,我把一切痛苦、泪水、呻吟声都压在了心底,因为我知道在邪恶面前绝不能屈服。

在天津市女子劳教所最邪恶的就是,每星期一都强迫全体劳教人员到操场上作升旗仪式,同时强迫全体劳教人员在血旗面前举起右臂宣誓“为共产邪灵献身”等等誓言,就象一场浩劫的重演。我没有屈服过它。

虽然我已获得了1年多的自由了,但那种深邃的伤痛回忆,那种真实情况的写照,总也不能用语言尽述清晰。只能寥寥几笔,以供世人明晰,作为记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