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当作真正修炼的人

【明慧网2005年5月28日】在99年7.20邪恶铺天盖地的疯狂镇压下,我当时由于学法不深,表面配合了邪恶,后来通过学法,认识到了不应该配合邪恶,要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就同本村及邻村的同修在一起交流切磋,不料被村干部告发,镇派出所警察强行将我们三人抓走,到派出所后,我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我还要修炼,以前被逼迫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这时他们就拿停止我丈夫的工作来威胁我,我坚定的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无论发生什么也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并向他们讲真象。他们还把我所说的都作了记录,经我过目核实后,还让我签了名字。当时天气很热,忽然从外面来了一个高大的警察,满脸通红,手里拿着一把菜刀,在我们三个面前张狂的挥舞着,嘴里大喊:谁还炼法轮功,谁还炼法轮功我就杀了他(她)。我们三个当时对大法坚如磐石,没有丝毫的畏惧。少时拿刀的警察一反刚才的凶相,象个做错事的孩子很温顺的在我们面前坐了下来,问了我们一些炼功的情况,还说我们炼的第五套功法很好。我说我们法轮大法每一套功法都好。由于当时对法没有更深的认识,只知道自己坚定,也没有向他讲清真象。到了晚上恶警把我们三个人关到了一个闷不透气的小屋里,他们在外面的大屋里吹着电风扇穿着短裤还热得受不了,而我们却感到不时有凉凉的小风吹向我们,一点也不觉得热,我们就在里面炼功。白天他们叫我们擦窗,我对同修说:我们不是来这里给他们干活的。他们动手打一个同修,我立刻制止说:不许打人,你们为什么执法犯法,违背法律?他们马上撒谎说没有打人,并收敛了自己。

第二天我拒绝吃他们的饭,也不喝水,也不打扫卫生。两天后他们叫我回家,我说要走我们三人一起走,不放他俩我也不走。他们把我丈夫单位的领导叫来对我说:赶快认个错,马上带我走。我说:我们没有错,错的是他们,应该他们向我们赔礼道歉。我丈夫单位的领导让我替丈夫的工作着想,因为我丈夫在单位也小有官职,并且我这次被绑架后一直没来看我,还扬言要和我离婚。我心里清楚这是考验我对名利情是否能放下,深知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必须扎扎实实做到才行,我必须“坚修大法紧随师”这是我真正的心愿。我丈夫单位的领导见说服不了我就走了,他们更着急了并小声说:“怎么办,她不走怎么办?”我看见恶警还有镇政府的人都急的走来走去的,又过来一个人对我说:“你走吧。”我说:“她俩不走我不走。”无奈他们又找来我的亲戚给我来送饭,我也不吃。这时同修劝我说:“你还是回家吧。”过了几天我丈夫单位的朋友来接我,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回家以后,我妈妈在我家,我丈夫坚持要和我离婚,我妈妈当时哭着给我丈夫跪下来求我丈夫不要和我离婚,我爸爸刚去世不久妈妈又没有什么生活来源,当时我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象是被刀割一样痛。但我知道我必须清醒的知道自己是个修炼的人,我说:“妈妈别这样,您不用担心,我自己有双手,我不怕吃苦,我什么都能干。”我妈妈泪流满面拉着我给我丈夫跪下,并让我说几句好话,我理直气壮的说:“妈妈我做好人没有错,错的是他们,你别这样。”我丈夫一看甩门而去。我妈妈只好让我准备衣服跟她回娘家,我什么也没拿就跟着我妈妈回家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我妈妈出去买饭,我丈夫看见我妈妈问我吃没吃饭,并说下午来接我回家,就这样我又回到自己家中,丈夫也没说什么,我们又和从前一样和和睦睦的生活着。真象师父在法中说的“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第332页)

我走在正法的这条路上悟到,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要明明白白的把自己当作真正修炼的人,清醒的认识到自己是修法轮大法的,是最殊胜最伟大的!从此以后我妈妈也得法走上了修炼的路,在讲清真象中,我丈夫也主动去讲大法的真象,并说他一定也要修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