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强大的正念过好每一关


【明慧网2005年5月28日】我是1997年10月得法的。得法前患有肺结核。医院说:要吃药一年多,否则会肺穿孔而死。当看了《转法轮》后,师父讲的深奥的宇宙法理深深的震撼了我的心,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修炼,走返本归真的路,炼功学法没几天,咳嗽的症状就消失了,身体一身轻,能清楚的看到大大小小的法轮随着炼功音乐飘落在每个学员的头上、身上,真是美妙极了!

在1998年的一次过关中,由于不能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的心性,心性关过不去。上午11点,我在床上盘腿打坐,坐了20分钟后,忽然清楚的看到跟我面对面盘腿坐着一个穿黄袈裟的人。这是谁?我想着(因为我从未见过师父)。当时思想比较静,一刹那,明白了,这是师父。我好激动 ,赶快睁开眼,师父盘着腿缓缓的飘了起来,越来越远,从窗户出去了。我不顾一切放开盘着的腿,跑到窗户前看,心中激动地呼唤着:“师父,您慢点走,让我多看您几眼……”当时窗户是关上的,透过玻璃,我看到,师父越飘越远,最后進到云彩中去了,看不见了。我哭了,恨自己人的执著太重,没有听师父的话修自己,没有向内找,失去了提高心性的机会。“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真修》)

1999年7月20日,邪恶铺天盖地的卷来,我们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遭到了破坏。邪恶对大法的造谣、诽谤,使世人对我们产生了很多误解。我理直气壮的告诉我的家人和左邻右舍,这绝对是对我们的迫害和造谣,法轮功不象电视上说的那样,李老师所有的书都是讲让人做好人的道理。

本地公安非法给大法弟子办了为期两天的学习班,我被强迫参加。结束后,邪恶让每个学员必须写认识,写“不炼的保证书”。由于刚开始,同修们认识不清,单纯的认为是人对人的迫害,都写了,而我没写。师父讲:“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我们从师父那里、从大法中得到的太多、太多。当大法遭到迫害时,我们为什么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光想从大法中得到,不想付出这是什么心。”

1、 正念抑制邪恶

天安门造假“自焚事件”在电视上播出后的第三天,六、七个公安到我家说大法和师父的坏话,我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们,“自焚事件”是假的,是演员扮演的,让他们不要相信“自焚事件”。在这之前,本地6个大法弟子在发资料过程中被非法逮捕,我被牵涉到了,邪恶已非法对我下了拘留裁决书,只是我不承认,才迟迟未抓。当他们看到我对大法坚定的态度,说要拘留我,带我走。我严厉的说:“我不去,我没有错,你们迫害我,有朝一日我要告你们。”一个公安掏出手机,好象打电话要叫人,一看说:“什么信号都没有。”其他几个人掏出手机,都惊讶地说:“怎么,什么信号都没有了?”另一个又掏出传呼一看,说也没有信号了。他们好象受到了什么震撼,再没说什么,大步离开了我家。我心里忽然明白“是师父在保护我”。心中充满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无限敬意,同时也悟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一正压百邪”的深奥法理。

还有一次,在气温零下30度的晚上,我骑自行车到四、五公里外给同修送经文和资料,被同修的女婿(在监视同修)碰上了。没过两天,同修夫妇俩到北京证实法去了。她女婿就把我告到了公安局、610 。我不承认,邪恶押着我到他那地的派出所去辨认。走在路上我想:我不能让他认出来,就是排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同时也是对人的慈悲。因为他若迫害了我,他也造业了。同时求师父加持。到了派出所,同修的女婿足足看了我十几分钟。公安问是不是,他一直摇头,最后说:“哪都不象,不是。”这一关又在师父慈悲呵护下过去了。我感激涕零,“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象这样,基本类似的关还过了几次,就不一一例举了。

2003年,由于本地的邪恶比较猖狂,一部份同修被判刑、劳教,许多同修走不出来。我们的资料来源被切断了。我悟到:邪恶越疯狂,我们越要精進,要跟上正法進程,铲除邪恶。讲真象、救度众生一天也不能耽误。我用手写,用复写纸印,制作讲真象的资料。一个同修正悟后,也跟我做了起来。半年多后,同修出事被抓,承受不住邪恶的迫害,供出了我。当邪恶来抓我时,我却在不知中已提前搬家到了异地……在伟大慈悲的师尊安排下,我又汇入到了异地同修正法的洪流中了……

2、 只要坚信师父、大法,没有过不去的关

2004年11月的一天,我家住的房子暖气不热,房东让我们用他的煤生炉子取暖。安炉子时,丈夫无意中对我说:“要安好。否则,煤烟会打死你。”我也无意中说:“打死就不活了。”谁知,就这句话,让旧势力迫害我找到了可乘之机 。丈夫生了炉子上班去了。半小时之后,我擦着玻璃感到从没有过的头重脚轻、发恶心、想吐……我不知煤烟中毒是什么症状,只想:到床上躺一下就好了。谁知一躺下,就起不来了。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头脑迷糊不清,五、六分钟就醒来吐一次。女儿也出现了和我同样的状态。迷糊中,我意识到是煤烟中毒了。不知到了什么时候,丈夫回来了,他说已是晚上11点了。他应该1点下班,但心里老犯急,总觉得家里出事了,就提前回来了。他呼唤着我,抱起昏睡的女儿,打电话叫车要到医院去。我主意识一下清醒了:修炼近八年了,没吃过一片药。说也怪,丈夫和女儿不炼功、不学法,他们也跟着我8年没吃过一片药。走在最后神路上的我决不能让旧势力拉我下水。我坚决不去医院,我要铲除邪恶对我的迫害。在法理上我说服了丈夫,让他不要担心,相信我和女儿会好的。我挣扎着坐起来,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旧势力什么也不是……半小时之后,我清晰的感到我的耳朵、眼睛、鼻孔都往外发着浓浓的煤烟,我的身体渐渐恢复了正常,不再呕吐,不再昏睡了……师父讲:“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

通过这次大难,我再度认识到:在正法时期师父让我们时刻保持正念的重要性以及师父的洪大慈悲。佛恩浩荡,佛法无边。一切仿佛就在昨天,我更加觉得今后要抓紧时间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这样才不愧对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写到此,我想起几年前在修炼的路上自己的悲哀所在,如:没有上北京去正过法;还有一次正念不强,被邪恶骗去拘留15天;至今困魔关未彻底去掉等等,都有待于在今后救度众生、助师正法的路上按师父、大法的要求精進实修去掉它。

写这篇文章时,外面阴沉沉的下着大雪,这是2005年4月7日。师父的《洪吟(二)·梅》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愿跟同修共勉: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

以上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