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邪恶自败


【明慧网2005年5月28日】2004年农历8月29日中午11点半左右,我丈夫和我大女婿正在家里准备吃饭,我抱着两岁多的外孙女正在院子里哄着她睡觉,突然有本村书记李文高带领八、九个人(其中莱阳610邪恶之徒于在祥、王雷、郭文兴、盖得傲、另有龙旺庄办事处、公安分局派出所共四、五个人。)这些人進门什么话都没说,就恶狠狠的叫我跟他们去有事要说。我说:“我没做什么坏事,没什么可说的我不去!”我丈夫问恶警郭文兴:“你们凭什么大白天進家抓人?”他说:“我是公安局的。”我丈夫说:“公安局的也要执行国家法律,公安局怎么的,公安局就可以随便抓人吗?”其中有一恶徒把孩子从我这夺了过去,当时把孩子吓的哇哇直哭,我女婿就和他们讲理,我也跟他们吵了起来,有一个恶徒说:“不要吵了,越吵越丢人。”我说:“丢人的是你们!”当时我的邻居有很多人都出来了。将中共邪恶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暴露无遗,叫大家看到是谁在伤天害理,又是谁在没有人性的胡作非为。有人说:“现在从上到下哪有讲理的,净是些土匪!”这时郭文兴,王雷等拧着我的胳膊连拖带拉把我绑架到了警车上,就这样我被绑架了。

我被绑架到莱阳市党校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狱,里面还有乔建美、张汉清、李希金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公安610与政府610狼狈为奸利用流氓手段做我们的所谓“转化工作”,在被抓的一个月中,家属和亲朋好友来看,邪恶之徒挑拨加恐吓说:“这些炼功人太自私了,只想自己炼功成佛不管家人死活,你们抓紧做工作超过一个月不转化就送到看守所,再不行就劳教,说莱阳批下8个劳教指标,现在还剩下3个了。”一个月过后又说变了,两个月不转就劳教。使亲人又哭又嚎有的都来下跪了。当亲人指责他们非法抓人,他们威胁亲人说你不要咋呼,他们在这里还炼呢。

面对各种迫害我们没有屈服,而是遵照伟大师父的谆谆教导正念正行,整体配合得当,有力的揭露与震慑了邪恶。使邪恶施用的一个个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学员的阴谋被彻底揭穿、曝光了。有一天恶警王文亮恐吓我说:“你不是劳教过一次了吗?不行再把你劳教三年,三年不行再三年,我看看你还能活几个三年。共产党时间多的是,非把你搞死不行。”王雷更是“职业病”,对谁都是吹胡子瞪眼的,就像饿狼一样。有一天,他气狠狠的说:“你们都不写就在这靠吧,反正是一个月交一千元,一年就交一万二千元。”看来邪恶就是为了搞钱。在2004年十一月一日那天宋顷光(政府人员)为了表白莱阳市政府的“远大目标”,告诉我们说哪个单位上交市政府要多少多少钱,就连610都要向政府交40万。610规定抓一个农村的大法学员交1000元;挣工资的2000元;这完全是中共与世间的大魔头江×ד经济上搞垮”的邪恶伎俩。以春节前交钱放人为条件,逼迫家中的亲人背着大法学员的面,偷偷的交钱给他们。

更有恶者,于在祥拿着我们师父的《转法轮》,随便断章取义、乱写乱画、乱解释。我们几个同修听了非常难受,都非常严厉的给它指出“你这样做罪大恶极,后果自负。”它气急败坏的说:“你们这些人连刑事杀人犯都不如,我从来也没见过你们几个这样的,连杀人犯都能承认自己的罪错,可是你们什么错都不认。”我们是大法徒,信仰的是真、善、忍,我们师父叫我们做的是道德高尚的好人,更好的人。我们不但没有错,我们走的是最正的路,做的是最伟大的事。

最后邪恶以彻底失败而告终,虽然四个月极尽了邪恶迫害所能,四个月不让我们见一次阳光,不让我们洗一次澡,不让我们理发。女大法学员天天被迫洗碗,男的冲刷厕所,不管怎样都动摇不了我们坚修大法的决心。犹大王朋说:“我在这里做了四五年的转化工作,从来也没见过你们这样的。我是彻底失败了!”盖淑芳、李金芝(走向大法反面的)也灰溜溜的离开了洗脑班。

我们做了一点点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这完全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对我们的呵护,是师父的威德,大法的威力在大法弟子身上的体现,更是师父正法洪势的必然!

以上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