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何苦难屈辱的情况下都不该自杀


【明慧网2005年5月29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大法学员。没修炼前我的身体很不好,更不知道德的珍贵。修炼后我所有的病都好了,心胸也开阔了。我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我深感法轮大法的博大精深,感谢恩师挽救了我即将走入危险边缘的生命。

然而,1999年中共邪党开始镇压大法,蒙骗众多的中国民众。我是大法的受益者,我知道大法的真象,我有责任维护大法和师父的尊严。1999年7月20日,我登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怀着善意告诉政府大法的真象了。可是信访办“接待”我们的却是警察。我被抓了,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警察勒索了家人5000元钱才放我回家。在那里不让我们炼功,不让我们睡觉,一蹲就是半宿,可那时我们只知道消极承受。

回家后我很快投入到讲真象、救度世人的洪流中。2000年9月我再次進京。我不想上信访办了,因为那里没有老百姓说话的地方,我要上天安门告诉全世界法轮大法好。当时我的女儿才一个多月,我实在不忍心离开她,但是我不能带着她,因为我知道中共政府的邪恶,我不想让她有一点伤害。为了让中国所有和我一样的母亲的子女能有信仰的自由,我已经顾不得个人的得失。刚到天安门,还没等我打出横幅,一帮警察就一拥而上,把我们连打带拽拖進警车,押進离天安门很近的一个地下通道。我们都不配合邪恶的审问,当天夜里我就被放了,安全返回家里。

2002年4月11日一伙恶警擅自闯入我家,把我的大法书抢走,又从我的怀里强行抱走孩子,将我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肉体的折磨自不必说,邪恶经常强迫我们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像,妄图给我们洗脑。由于学法不扎实加上在魔窟里肉体与精神遭受非人折磨,时间长了我的正念就减弱了,我把这种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一天晚上我不背邪恶的规定,恶警李秀锦就不让我睡觉,站了半宿。第二天上车间,它气急败坏的猛打我的脸。我们不写它要求的作业,李秀锦就把我们扣起来。我的精神好象要崩溃了,我们几人商量不要这个肉体了,不允许它们对大法这样破坏,我割自己的手臂,鲜血淌满了衣袖。后来我明白了我这是因为有怕心,没有了正念,把这一切当做是人对人的迫害。

师父说:“自杀是不对的。你真的非常坚强,你能够坚定得死都不怕你自杀干啥?是要看你坚定的那一面,但是自杀那怎么给你算呢?当然了,作为大法弟子我会全面的衡量,不能只看一件事,要从历史上看。可是呢,即使不会因此而怎么样,那不是污点吗?因为师父在法中都讲了自杀是有罪的,你怎么不按着法的要求做呀?!还不是一般的悟性问题,是不是哪?我说了,在那个邪恶环境下压力是很大,但是反过来讲,你们是干啥来了?你们是在承受常人的魔难来了吗?等待你们的又是什么呢?”(《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在这件事情上我的教训是深刻的,由于自己法理上不清反而放任了邪恶对我们的迫害。我被邪恶扣了25天,不让洗漱,晚上不让睡觉,开窗冻着我们。

我现在明白了天体要归正,宇宙要从组,而旧势力妄图达到它们为私的目地,利用最邪恶的生命削减大法弟子的意志,最终放弃修炼。这是强加给正法的,是对正法的破坏。弟子虽然这段路走得很艰难,但师父不知替弟子承受了多少。自己没能用正念对待魔难,对不起师父。

今后我要更理智,决不承认邪恶的任何安排。大法救度众生,我们有这样千载难逢的机缘,成为大法造就的新宇宙的生命,是何等幸运,没有师父我们怎么走得过来。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不能用人心对待修炼,正念要强。我要听师父的话,在救度众生的路上走正走好,溶入整体,展现大法造就的伟大生命的辉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