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邪恶的魔掌中走了出来


【明慧网2005年5月29日】* 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

儿时的我,因从小整天肚子痛,兄妹六人当中父母最疼爱我,尤其是父亲,对我的爱护使我永远难忘,记得父亲那满是老茧的双手整夜的给我理顺。全家人为我也付出了很多,我一痛,姐姐们都轮班背我出去溜达,就连大一岁的哥哥也常常背我出去。父母也想了很多办法,周边的医院,卫生室,我是他们的常客,民间的一些药方也用了不少,但都没有得到根治,这样一痛就是十多年,一直到上中学。

在童年的记忆中,最怕的就是病痛的折磨,最难忘的是父母的呵护,最渴望的是和其他孩子一样欢天喜地的在一起玩,没有受病痛折磨的人是体会不到渴望健康的心情。

结婚后虽然各方面的条件都很优越,却总感觉空虚,不知不觉的一些病也悄然而至,神经衰弱,关节痛,便秘,肩周炎,气管炎,一有感冒就会引起支气管炎,肺炎,年纪轻轻已是病痛缠身,真是遭罪的滋味苦不堪言,心情时好时坏,有时感觉活得太累。

98年我经人介绍有幸得法,书中的法理使我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的意义,返本归真。认识到病为何而来,人为什么有苦有难。人要想好病祛难,这些人必须修炼,返本归真(法轮功)通过学法轮功,我的病去了很多,3个月后,我把跟我多年的药罐子扔掉,并从此以后再不与它见面。我感受到了健康的快乐,家里人也看到了神奇,我的整个人生观都发生了变化,大法改变了我的一切,净化了我的心灵。是啊,在这人类社会道德极其下滑的今天,能有几人出淤泥而不染呢?法轮功是一块净土,教人向善,做事为别人着想。

* 坚定修炼屡遭骚扰

可就在我们全家人享受大法的美好时刻,99年镇压法轮功开始了,我也因此调入大田镇,当时家不让回,外来电话不让接,需要衣服由丈夫给捎,其实就是软禁。自7.21那天起,今天领导找我,明天党委找我,再就是派出所,公安找,必须人人过关,表态退出,记得让我写保证不炼了,我实在做不到,同事看我这样,其中有二人说“你跟你师父沾光了,我没沾,我给你写。”我当时快掉泪了,多好的同事,可他们哪知大法的神圣,不能有半点的玷污,我既感激又难过。邪恶为了达到它们的目地,可谓使尽了招数。

第二天晚上,我老家的全家人都来了,加上所领导一起施加压力,在酒席桌上,父亲(当时74岁)举起2.5两的酒杯对我说:“你不写,我今晚就喝死。”两杯下肚,我心里难过,姐妹们说我没有心,因为父亲对我付出最多。在人心的驱使下,我答应写不炼了,领导真是喜出望外,并马上打电话让人送来了纸、笔和印水。我知道这几个字意味着什么。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有两个小孩,一个夭折,另一个翅膀断了,我心痛极了,痛醒了,第二天没上班我就找主任要保证。她说:“不但不能给你,你还得按手印,今天交到市里去。”我说:“我不会按的。”她没办法又打电话把我丈夫从30里外叫了回来,替我按上,就是这样,他们还不肯罢休,一天主任和我被叫到党委去,到那一看,党委成员一个不缺,阵势逼人,桌子上放了一个录音机,党委书记问,我不答,他暴跳如雷,一手拍桌子,一手指问我,叫嚣着攻击大法和师父。一看录音没得逞,又让在负责人栏内签字,我说:“我们只是普通的炼功人,没有什么负责人,我就签我是炼功人。”(其实也不应该签)他马上跳了起来,叫你签哪栏你必须签哪栏,我没动,他大声叫:“带走”我的心没动,也就不了了之。

从此以后,我的生活,工作受到严重干扰,我于2000年11月26日只身一人去了北京,随后单位通知各个车站放人把守,并同时派两辆车追,结果追到车站,两辆车同时被交警扣下,因司机违反交通规则(事后知道)其实是师父在呵护着。紧跟上级派车去北京找我,回来后,这几天的费用及车费全由我家人拿,并全市通报,开除留用察看一年,还建议党委开除党籍,这一年中只发生活费,我单位的先進单位也给取消,这使所主任大为恼火,从开始的同情到最后的憎恨,其实他意识不到这场迫害全是江泽民一手挑起的。

一年后,让我写总结,我就着实的写了我是如何干好工作的,他们一看说不行,说不写对法轮功的认识,不说不炼了就不能给转正,这样一拖就是5个月,在这一段时间里,几乎每天都要过我丈夫这一关,软的,硬的,横的。其实自修炼以来,我经过的关虽然不少,但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悄然而过。按照规定一年半了,再不写就开除,最后这几天真有点受不了了,当时真想离家出走,因为什么原因也不可能让我说不炼了。我丈夫又拿出最后一招,我父亲又来了,这时我就直截了当的告诉我父亲,我说:“我选择了大法,您就让我走下去吧,如果在这条路上您不能帮我,您也就不要再给我设难了吧,因为它们给我设的难已经够多的了,您现在无论说什么,我都不会动摇的”。父亲看我意已定,说:“你真的不怕失去工作,我说:“您怎么知道我会失去工作,如果我做好了,一切都会好的,您会为有这样的闺女骄傲的。”最后父亲在我耐心的说服下,很无奈的说;“我知道你走的这条路很正,可是太苦了啊。”我说:“师父为度我们更苦。”

就这样家人实在没办法,找人对着我的笔迹写了一份保证交上,第二天市领导拿着保证找我谈话,问是不是我写的,我说“我是不会写的”事后可把家人气坏了,说“我费了这么多的心,你说一个是不就过去了吗?说你去死吧,你不死,我去死,(我知道不是真心的)在他的一再哀求下,答应明天再问就什么都不说,可就这一念,当我随手拿起师父的经文《路》时,几行醒目的大字映入我的眼前:“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我豁然开朗,修炼是严肃的,不能掺進任何人心去对待,关键时刻时,师父又一次点悟我。我心里说谢谢师父,我知道该怎样做。就这样我心不动,一切顺利,也没人来问我,工资也转了。

* 讲真象,救世人

在正法中修炼,我越来越坚定,对师父也越来越坚信,任何力量都不会使我动摇,所以在发真象材料时,也越来越胆大,其中也暴露出很多觉察不到的人心。

我所处的乡镇学员少,能真正走出来的更是寥寥无几,由于白天上班,晚上我住单位,还必须九点前返回,所以能做的时间太少了,接不到真象的太多了,因此我就利用我的工作之便,(金融出纳)班上直接向外发,或赶集下了班不做饭,先去发材料,认为这样涉及面广,力度大,其实已经起了干事心了,有漏了,还不知,终于有一天,我把一份真象材料(启明)递到派出所户籍员手中被举报。两个月后,610到我单位抓人,两个彪形大汉硬把我塞進车里抓進当地派出所,那时我心里全是法,一路跟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是在做最坏的事,去了以后,我一直发正念铲除,问我什么都不回答,那个610头子说:“你什么都不说,那你说‘大法好吧’”。我说;“有的人都不配听大法好了,如果你知道大法好,今天你决不会干这种事情,因为你接触的大法弟子那么多,我想每个人都会告诉你大法好和善恶必报的关系。”他说:“我不怕。”我一直发正念(被铐在铁椅子上)他说:“我知道你在发正念。”他们四五个人轮班问话,也没写上一个字。那时我心里只有两句话:“大戏谁是风流主 只为众生来一场”(《洪吟(二)》.<下尘>),就这样,僵持到下午,上级领导来了一看,很恼火,用审犯人的口气问话,我正言到:“你作为上级领导,我很尊敬你,我被他们无辜抓来了,你不问他们,你还问我,我不是犯人,在这里我不回答你任何问题。”就这样,领导抓起包转身出去。下午3点给我打开了手铐,進了办公室,在这里,包括派出所,公安局,单位领导和上级领导,我们進行了一场正与邪的较量,真是唇枪舌剑,没有一丝的顾虑,每个人的弦都绷的很紧,当他们说到你说的再好,共产党不让干的,就不能干时,不知什么力量,那个所长说了一句共产党说的也不一定都对,众人茫然。我深知那是善的力量,最后我上级领导说:“你是不是以为不敢开除你。”我说:“我知道人心坏了的时候,什么事都能干出来,不过,我希望你不要继续犯错误,尤其在法轮功问题上(因为已开除一个同修)就这样,领导对我丈夫说:“某某,你快领她走,不要在这里气人了。”第二天,我被调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并被罚款6000元,从此又开始了新的正法修炼环境。

* 丈夫终于退党

读师父《向世间转轮》经文,使我更進一步悟到救度世人的紧迫,必须从身边做起,因此自家的亲戚先做下来,可是到了丈夫这里,他说啥也不退,并扬言说:“剩下一个党员就是我,我绝不叛党。”我就多次给他讲共产党邪恶以及我们家受的迫害都是它一手造成的,让他细看《九评共产党》一次,两次,还是不退,并说:“让我签字没门,你让我签字,我就想起全家人求你签字的时候。”我耐心的告诉他,都是签字可意义不同,并告诉他,必须你自己愿意,没有人会逼你,等你明白的那一天,你知道和它在一起有多么耻辱。在我每次见到他都是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共产邪灵控制,让他正的一面复活。

2个月过去了,他终于从那邪恶的魔掌中走了出来,声明退党,我又一次无比感激师父的慈悲。

我知道我该做的事很多,我会用师尊赐予的法宝,正念正行救更多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