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同修不要再犯和我同样的错误


【明慧网2005年5月30日】我是97年末、98年初得法的。得法前,我患有腰腿痛、尿道炎(急性)等疾病,使我苦不堪言。得法后,一身疾病不治自愈。我感谢大法,感谢师父。一直到2003年的上半年,身体一直很好,没有一点不适。

可是就在2003年的下半年,有一天下楼时,把脚扭伤了,伤的很重,我喊师父才起来,象骨头断了似的疼痛。当时我想是执著心太强盛,儿女情太重的原因造成的,所以也就心甘情愿的承受了。三、四天就能炼功了,痛也坚持,认真学法,结果一个多月就能上外面走了,好的挺快。

可谁知就在第二年2004的3月份,中午发完正念后下地时,突然扭过的脚疼痛难忍,脚不能放平落地,只能用脚尖一点一点的蹦着走,两三个月也没好。正赶上家装修房子,远方亲属来电话说最近要来串门,就这样我万分的着急,就邪悟了,误认为脚扭完已经好了,现在疼是不是一天老盘腿盘的?把脚筋盘拧了,要不就是发炎了。心想光靠学法炼功恐怕不行,所以就把丈夫吃剩下的红药吃了,认为管筋骨的,吃了几天没见好。就又拍片子要看个究竟,结果大夫说是骨质增生。儿子不相信又找别的大夫看,说是扭次数多了没恢复而疼。儿子买回药也吃了。就这样我更加相信是病了。

但吃了几天还是不解决问题,走路照样疼,这时我才觉得不对劲,修炼这么多年,其它什么病没吃一点药都痊愈了,现在就为这个脚,怎么就能吃药呢?怎么就不能认真的悟一悟呢?这是修炼人的所为吗?于是我背着家人把剩下的药偷偷的扔了,不吃了。虽然不吃药了,但具体疼的原因还没悟到。一天突然遇到一位同修,我把吃药的事跟她说了,他说那不是邪魔迫害吗?你怎么能吃药呢?你不相信大法是神奇的吗?再想想,我头天晚上把师父经文揣兜里,准备第二天晚上给一个以前修过现在不修的姐妹看,想让她从新再修,可就在那天中午脚就走不了路了,这不明明是邪魔干扰我,不让我证实法救人吗?这个障碍我怎么就没悟到呢?我惭愧极了,真是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下决心扎实的学法,在法上提高,相信大法,坚信师父。后来脚一点一点好起来了。

可是就在最近几天又开始肿疼,我没多想就索性找找自己哪方面没做好,一想,可能在洪法方面犯了错误。我社区书记有女儿26岁,身患残疾,两只脚跟落不了地,走路也是用脚尖走,两只胳膊也不直,浑身无力。她妈知道我炼法轮功,我向她妈妈讲过真象,洪过法,她妈妈知道炼法轮功能祛病,于是就动员女儿跟我学功。我教她几天功法,又陪她读了两讲《转法轮》,我认为她能修下去,问我啥我就给她讲。后来她突然告诉说不学了,说她不想修炼,就想祛病,可又不让求祛病,又没有自由,不相信她的病能好。当时我还有些想法。后来我看书,师父说:有些人就是来治病的。很重的病人我们不让他进班,因为她放不下治病这个心,“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转法轮》)“他放不下有病的想法。他得了重病,很难受,他能放得下吗?他修炼不了。”(《转法轮》)师父讲的很明确,还好没造什么影响,这对我还是个安慰,反之那我的罪就更大了。这对我是个深刻教训。她不学了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我给她讲高了,把她吓住了。

经过这件事,我认真的总结了一下,自己在这几年修炼中还存在哪些不符合修炼标准的地方。我找出好几条,最明显的是打麻将的欲望。从99年以后脱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对自己的要求放松了很多,心想玩一角钱不算赌,过把瘾而已,玩半天,学法炼功也不耽误。直到去年才认识到一角钱也是赌,所以就不去玩了。但欲望的根还没去掉,每年过节跟孩子们玩,孩子回来晚了还生气,不满意孩子。这都不是修炼人的表现。再就是各种心也没去掉,尤其跟丈夫,总想弄个明白,争争斗斗的,没做到忍,有时忍也是委屈而忍。怕心也有,随着修炼慢慢去掉。

师父在梦中多次点化我,使我每次出去讲真象、贴不干胶、散发真象小册子,都很顺利。总感觉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把该做的事都做好。

我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虽然感到惭愧和不好意思,但更望与我有同样经历的同修以法为师,不要再犯我同样的错误。铲除共产邪灵的一切干扰迫害因素,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走好走正我们证实法的路。

本人水平有限,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