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 否定旧势力的任何安排


【明慧网2005年5月4日】前几天和一位大姐Z去外地,参加了那里的两次学法心得交流会。

会上,有一位老年大法弟子憋得喘不过气来,差点背过去。参加法会的同修马上集体发正念帮助这位老年同修铲除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的迫害,一会儿老人症状基本消失了。这时我和大姐Z结合自己的体悟谈了对刚刚发生的这件事情的想法,法会就从这里开始了。

大姐Z先问这位老年同修:你是不是觉得你憋得难受?老人说,是。连问了两三遍,老年同修都这样回答。大姐Z说:是你把它当成你了,其实那个使你难受的根本不是你,刚才发正念,我看到有一个黏糊砬碴的东西附在你的嗓子处,是那个东西使你难受。刚才我把它铲除了,但是还有个影儿在那个地方,因为你一直承认它是你。

我们平时都说,我有执著,我做得不好,我正念不足……,一直在强调“我”如何如何,就把那个东西当成了自己,一遍一遍的加强它,还不自知,一遍一遍的给它输送着能量。为什么我们发正念不好使呢?你可能也看清了那个执著,但就是承认它是你,抱在怀里不放,你怎么铲除呢?你能铲除你自己吗?你都承认那是你了,你在要它,你怎么铲除它呢?就象师父在法中讲的:“你自己想要的,法轮也不管,我的法身也不管,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

有一位同修,我给她指出来她一颗什么样的心,她说她早就认识到了,但是就是去不掉。你看前面还是她自己说的,但是后面那句话就不是她自己说的了,那个东西都控制得她让她承认去不掉它,她却还承认它是自己。我告诉她,我说你能去掉它,另一名同修在一旁也这样说,终于使她说:行。

虽然她没有明确的说“我能去掉它”,但是这件事给她留下了印象,第二天发正念时,她脑子里又冒出来“我有执著”,这时她马上意识到“不对,这不是我想的,我没有执著。”瞬间,一阵热流通透全身。

也就是说,平时我们要时刻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一定要分清哪是自己的,哪是强加的干扰或者不好的东西打过来的念头。有时走着走着路,脑子里就往出冒邪灵的歌,我马上就意识到:那不是我在唱,那是共产邪灵强加進来的,我要清除它,连同层层安排这件事的生命物质与因素一并清除!

……

大姐Z说着说着就到了当地同修定的整点发正念时间。发正念时,刚才那位老年同修意识到“那个使我憋得喘不动气的东西不是我”,大姐Z看到存留在老年同修那儿的那个影儿被彻底清除了。

法会继续开着,大家越来越意识到应该把握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修炼,知道了如何去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

参加法会的一位当地同修L,马上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晚上回家后,她开始正念铲除困扰她多年的腰疼,她很清晰的意识到那个使她腰疼的是一个不好的灵体,那不是自己的腰在疼,她这一念出来,一立掌,瞬间腰上禁锢着她的那个黑东西解体了,身体无比的轻松。

同修L又参加了第二天的法会,她一進同修家门就开始头疼,头上象是戴了一圈东西,这时她又一次意识到:“我头疼。不对,那不是我头疼,我要灭了它——那个干扰我参加法会的邪恶的东西”,她立起掌来发正念,瞬间头疼症状消失了。大姐Z也看到了她发正念的这个景象,对同修L说:“就在你一立掌的瞬间,我看到你金光万丈,身体越来越高大,白云就在你的脚下,那个使你头疼的东西也就越来越小,很快就被灭了。”

在这天的法会上同修L马上与同修分享了她的心得体会,大家的认识很快清晰起来。

“人的思想到底从哪里来?现在科学家也发现了,人的大脑并不是真正产生思想的根源。人的一念从哪里来?人们都认为是自己在常人社会中所学的、自己分析的。不是啊,常人在动那一念要干什么的时候,其实你的大脑根本就没有经过漫长的深思熟虑。有很多事情是马上就反应出来的,有很多话是张口即来的。到底这思维从哪里来?我们修炼人都知道,其实人的思想与许多空间的因素都有着关系,在重大事情上人类是被另外的生命控制所干出来的,在人类这表演而已。人肉身的表面——后天形成的身体,其实什么都不是。”(《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可是那个本源上的你,那才真正的是你。因为你的念头、你的思想、你想要干什么的动机发源地就在那儿,那才是真正的你。”(《法轮佛法(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

“人的最早生命是来源于宇宙中的。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转法轮》)

从读师父的法,我们知道我们真正的自己是完全同化“真、善、忍”的,一切不符合“真善忍”法理的那都不是我,尤其是我们处在正法时期,师父告诉我们,“我在1999年的7.20就把7.20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北美巡回讲法》)那么现在我们所表现出来的不符合法的一思一念,我们就要时刻分清:它不是我,我要铲除它。

我们去外地是我和大姐Z商量好了的,但是,去之前遇到很大的干扰。我和一同修因为一些事情产生了一点儿隔阂,搞得我很苦恼,头疼、腰疼一起涌了过来了。一开始我没意识到,我还在反复的问自己:“我哪里有执著?”,陷入了找自己执著心的执著中,在承认旧势力安排的执著中找执著、去执著,结果是越找越执著,越执著越头疼、腰疼,甚至产生了不去了的念头。但是我想,定好了的,我怎么能随便变了呢?我怎么能被它带动呢?于是打起精神来,挣扎着出了门,但心里还是堵得慌。

上了车后,我跟大姐Z交流起来,我忽然意识到,我陷入了找执著之中,其实那个执著存在吗?我这不是上了邪恶的当,中了邪恶的圈套?!你承认了它存在,它就在你的空间场中停留、左右你,你不承认它,它就什么也不是。我一下子跳出旧势力安排的这一切,否定了它,心里豁然开朗,身体一阵轻松。此时,我看到了一个理,正法修炼的法理就好象有了形一样呈现在大脑中,我明白了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我们都说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可是遇到问题的时候却总是说:我有这执著那执著,我有这颗心那颗心,我怎么不好,我哪里难受,就把那个不好的东西当作是自己了,去呀去呀,铲呀铲呀,却不怎么管用。为什么?就是因为你把它当作你了,你抱着不放,嘴里却说我不要它,虽说做着三件事,却是在旧势力安排的思维中在做,在旧势力安排的一思一念中去否定旧势力。这怎么能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表现呢?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也不承认的、是否定它为我们安排的一切的,我们怎么还能够承认那个表现出来的执著、那个肮脏的心、那个表现的身体的不舒服或者病业状态是自己呢?师父不是7.20后就把我们都推到最高位置了吗?!现在所表现的这一切不是旧势力钻我们认识上的不足的空子强加于我们的各种形式的迫害吗?!我们如果哪一步没有否定它们的安排而做好,它又会让我们认为我怎么这样啊,给我们造成错觉与假象,认为那是我了,让我们在自责中消磨精進的心、拖垮我们的意志,多么的邪恶啊。

我们就是在旧势力为我们安排的一思一念中分清它,否定它,铲除它,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思想念头都从根本上否定,铲除使我们产生那不符合法的念头的邪恶生命、物质与因素,连同安排、指使它们的层层空间的生命物质与因素一块铲除,直至本源。我们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的,在否定排除它们的安排中走好我们的路,真正在正法中修炼,堂堂正正的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鼓掌)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得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所走的路,这种既修自己、同时救度众生、又配合了宇宙的正法要求、解体清除对正法起负面作用、对大法弟子行恶的黑手烂鬼与各种旧势力安排的干扰迫害因素,这就是大法徒所走的完整的修炼、圆满、成就伟大的神的路。”(《也棒喝》)

根据参加外地同修交流会和外出的整个过程中所思所想整理,真正想整理成文字时,发现很难以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悟,勉强为之,希望对同修能有所帮助,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