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四川某地一些同修中存在的问题


【明慧网2005年5月7日】我家地处乡镇农村,我只读了小学,但有感受总想写出来。

“九评”下来了,一些同修怕心很重,别说散发了,就是自己的思想障碍都没有排除,认为是搞政治;还没有转过弯来,接着“三退”大潮又开始了。《明慧周刊》上登了不少这方面的文章,可一些同修很麻木,同修之间若有谁谈起,就叫人代写,没人谈就算了。代写的同修认为这是正法修炼啊,不是儿戏,所以提起笔来就不知道写什么了。还有的同修只给捎个口信,说自己愿意退,好象在给别人修一样。退什么?用真名还是化名?别人不知道。这些同修对自己的声明都没有一点严肃性,更别说帮助常人退出,带动天象变化了。“三退”开始后,我们地区“三退”人数一周只有二三十人,至今天才达到450人(包括不少常人)。说明很多得到新经文的同修自己至今还没有退。当然做的好的同修已经帮助一些常人退出了。

一些老同修修炼也快10年了,以前还能按大法修炼自己,可是现在好象还做不到这一点了。有同修对另外同修说话时高高在上,到同修家还执著要吃什么、吃什么,同修给做好饭了,还象小孩一样赖在床上不起来吃,弄得同修很麻烦,心也烦;还有同修一些方面做常人都超格了,特别是对利益的执著,同修的便宜都想占了,老想对别人“抠门”,一些同修顺从她的执著,什么都给她点,可背后却还说长道短,完全象常人那种状态了。

在资料的问题上,形势平静时,一些同修也接资料,可一有风吹草动,就不想接了,互相推委,好象这些资料是天上掉下来的,想要就接着,不想要就拿走。我们地区这几年“坐地等花开”,不出钱,不出力,资料源源不断的送来。时间长了,好象一切都顺理成章了,真的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从没想过这些资料是同修省吃俭用、冒着生命危险印制出来的。我看到某县一位70多岁的老人,没有退休工资,她捡废品,硬把100元交给资料点;城里有的退休工资很低,还要节省一部份做资料用,这也是我亲眼看见的。相比之下,我们农村是不太好挣钱,可也不愁吃,有的同修不是没有钱,而是属于自己的钱(不在家庭支付之列)还不少,可就是不愿贡献一点做资料用,几年来,同修送资料来她就看,不送来也不想,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世上干什么来了。

很多同修不重视炼功,到现在还不能双盘(指99年7.20以前的老同修),有的长时间不炼功,把炼功动作都忘了;有的想炼就炼一会儿,不想炼就算了。什么是修炼,师父讲了动作是辅助手段,可也是大法严谨的一部份。

有的同修被邪恶抓去后,赶快说“不炼了”,抓几次,说几次,按几次手印,也就放出来了。看到周刊上邪恶迫害死那么多同修,她却说:“他们业力大,我没有业力,所以我就没有这个难。”一点没有神的正念。写到这些,心情难免沉重,这样的整体何时才能提高啊?其实我也有很多不足,也希望同修指出。可是我不希望同修把我当做“工具”使:资料少了从我这拿,资料多了我就拿分不下去的资料,就我自己发到社会上去,需写什么就找我。不是对自己所做的有怨言,而是说大家关系没摆正,相互之间被一种东西隔着。

这次市里有同修说,我们当地应该建立资料点,同修们又推举我去学技术。我本人还不知道,可镇上大多数同修都知道了。有刚進门的新同修告诉我,叫我别去:“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出了问题她们很会缩头的。”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我知道该怎么做。可大家的整体、安全意识这么差,这资料点怎么建呢?这不是怨言,而是出一次事,对新同修和常人都会有很大的影响,比如我去年被非法抓捕,知道此事的常人便说一些不好听的话。当然常人是被欺骗了,但我们大法弟子如果堂堂正正有一个正常的生活状态,常人在听真象上才没有那么害怕。作为修炼人自己的怕心是要修去的。

希望有怕心、求安逸心等执著心的同修们,认真学法,做好师父教我们做的三件事,不要被人世间的一切所迷惑,不要忘记自己来到这个世上的真正意义和使命,不要在法正人间时才深深的痛悔。修好自己,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层次和文化都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